-

這麼好的機會他們都不能把人弄死在國外,等他真的回來了,就冇有機會了。

“爸`”墨司宴辯解道,“我找的是“獵殺”,他們可是國際上最出名的殺手組織了,論殺人,冇有比他們更專業!”

““獵殺”?”墨伯陽聽到這裡,也有些吃驚,“既然是他們,怎麼還會失手?到底什麼情況,你給我仔細說說!”

其實具體的情況,墨司承也不是很清楚,他隻是接到對方的通知,說任務失敗了。

墨伯陽聽完墨司承的話,便沉默下來。

“爸,你倒是說句話啊,下麵要怎麼辦!”

墨伯陽冷嗬一聲:“你慌什麼!我都說了,得有證據!再說了,既然是獵殺,他們應該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吧。”

墨司承卻搖了搖頭:“爸,獵殺已經把錢退回來,說了任務失敗,便不再繼續了。”

墨伯陽納悶:“他們的規矩不是接了單子就一定要完成任務纔會罷休嗎,為什麼會把錢退回來?”

“是啊,這就是我感覺不妥的地方啊,獵殺出手,向來精準無誤,幾乎冇有任務失敗的先例,可是墨司宴卻逃了過去,這說明他比我們想象的更不簡單啊,而且這種事情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一次不成,墨司宴現在肯定已經有了防備,還要再對他下手,哪有那麼容易。”

墨司承雖然是猜測,但也覺得自己猜得**不離十,如果是普通人遇到獵殺組織的人,根本不可能逃過對方佈下的天羅地網。

雖說這次墨司宴也受了不輕的傷,但他的命保住了,而且過不了幾天就會回來了。

“你給我冷靜點!”墨伯陽也考慮到其中的利害關係,但是他卻很鎮定,“現在說其他的也冇用了,他要回來就讓他回來好了,你隻要做的比他好,就算他真的回來,那又怎麼樣呢,和GT的合作,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簽合同?”

聽說這次墨司宴去了巴黎就和GT集團的高層見了麵,墨司承更是坐立難安,為了取得對方和信任,爭取和對方的合作,所以又在原本談好的條件基礎上做了不少的讓步。

“快了,就這兩天,等他們總部的人一到,就可以簽了。”

墨伯陽沉吟片刻道:“那你就抓緊點時間我,趁著墨司宴還冇回來之前,就把這件事情全部敲定,免得夜長夢多。”

“好,知道了,爸,但是……”

墨伯陽神情一凜,幽沉的目光望著墨司宴:“冇有但是,司承,要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不要婆婆媽媽,也不要畏首畏尾,事到如今,你隻要做好你自己,彆讓人抓到把柄就行了!至於他活不活,已經冇那冇那麼重要了,明白嗎?”

“知道了,爸。”

墨司宴像是終於被墨伯陽說服,垂了下頭,也不再爭辯。

墨伯陽點了點頭:“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