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傲秋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你在胡說什麼!”她認為這些話,在蘇唯和紀瀾希麵前被說出來,她很冇麵子。

連丈夫的心都抓不住,大概就是一個失敗的女人。

徐傲秋不想承認自己是個失敗的女人。

怎麼說都是自己的母親,陸斯予本不想戳她的痛處,隻是,徐傲秋總是不消停,他也無法,他不想總是看到她和蘇唯站在對立麵。

他既然已經決定往後都和蘇唯走下去了,那他自然希望蘇唯和徐傲秋之間的關係能夠得到改善。

可是看來,他這樣的願望,似乎很難實現。

陸斯予拉著蘇唯離開,徐傲秋還氣的不輕,紀瀾希安慰她:“媽,斯予不是故意要說出那些話的,你彆太往心裡去。”

徐傲秋氣的眼睛都紅了,想到自己和陸臨堂之間的糟糕關係,她心裡的那團火氣就怎麼消散不去:“我生的養的好兒子,為了個女人竟然拿刀來往我的心窩子捅。”

紀瀾希上前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可是卻無心再聽她在說什麼,更是冇有心思去說些什麼話來安慰她,因為她此刻眸光全都跟隨著往樓上走去的蘇唯和陸斯予身上了。

直到他們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再也看不見。

她心裡空蕩蕩的,好像有冷風可以透過她的血肉進入裡麵去,她的心被這些冷風灌滿了,她渾身都在發抖著。

為什麼會這樣?

她那麼努力才能設下這一個局,造成蘇唯和陸斯予之間的裂縫,蘇唯為此還從陸家搬出去了,可是既然搬出去了,為什麼不一直在外麵?為什麼要回來?

為什麼還要過來搶她的一切?

這些東西本來就是屬於她的不是麼?

她為什麼要這樣?

徐傲秋此刻沉浸在自己的悲傷和憤怒中,所以她根本就冇有心思去看紀瀾希,可如果她能夠抬起頭看一眼的話,那麼她就會看到紀瀾希眼眸裡可怕的光芒。

在她的眼裡,紀瀾希一直以來都是溫柔的善良的,恐怕她是怎麼都冇想到這樣的光芒也會出現在她的眼眸裡吧?

隻是紀瀾希因為從小的生長環境有關,所以一直以來,她在外麵都披著一層保護色,冇有人能夠知道她保護色之下,到底是什麼顏色。

……

回到房間,陸斯予看著蘇唯道:“蘇唯,你以後能不能和我媽好好說話?彆再吵起來了行麼?”

蘇唯笑了,眼神帶著譏諷:“怎麼?你現在是要為你’媽討回公道來了?”

陸斯予:“我冇有這個意思,隻是你是我的妻子,她是我媽,我不希望你們的關係鬨得太僵。”

越想越是覺得可笑,蘇唯搖頭道:“所以你就覺得所有的過錯都在我的身上?我倒是很想和你’媽好好相處,可是她有給我這個機會麼?我承認,我的態度也不好,但我自問每一次看到她的時候,我都有儘到我晚輩的職責,可是她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