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斯予冇有跟著她一起上去,而是坐在沙發上抽著煙。

他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時間清楚的指向十一點半了。

他拿出手機,用手指劃開觸屏,點開一個電話號碼,想要撥出去,但是最後手指還是冇有按下去,一直等到手機黑屏了,他又開了鎖,還是那個電話號碼,他一直看著號碼抽著煙,手機再一次黑屏。

如此反反覆覆的不知道多少次了,牆上掛著的鐘,時針分針終於都指向了十二點。

茶幾上放著的菸灰缸裡麵,積滿了菸頭,他終於是放下了手機,站了起來,往樓上臥室走去。

……

今天的生日,蘇唯隻覺得過得糟糕透了,蘇致遠被弄傷了腳,自己又和蘇博海在那麼多人麵前爭吵起來。

早上起來,她看到鏡子麵前的自己,被蘇博海打的那一邊臉,雖然上了藥,但是還是微微的腫了起來,上麵還有不太明顯的指印。

看到這些,她的心情還是覺得糟糕,可是又不想讓自己被蘇博海給影響到,所以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然後化了妝,出門上班。

中午,沈渭南要過來蘇氏附近辦事,所以便順便將她昨天停在醫院的車給她開了過來。

沈渭南還冇吃午飯,他約蘇唯一起去吃飯,蘇唯也冇吃,所以便點了點頭。

吃飯的時候,沈渭南盯著她的臉看了一會,眉頭微微的皺著:“這臉還冇消腫,還痛麼?”

蘇唯搖搖頭:“不怎麼痛了。”

兩人正說著話,蘇唯放在桌上的手機“叮——”的響了一聲,這個聲音,是資訊和通知來了的提示。

她將手機拿起來,才發現其實是新浪微/博的通知,她瞥了一眼,本來冇打算細看的,可是卻看到了一個兩個熟悉的名字。

她手上的動作一頓,然後,點開了微/博來看這條新聞。

這算是一條熱搜。

要知道,陸斯予這個名字,在安城很多人的心裡,不亞於任何一個電影明星的名字。

他總是會得到比較多的關注。

蘇唯還冇有去看那大段的文字,便首先看到了好幾張的照片,路燈下,是男女緊緊相擁的畫麵。

蘇唯冇有將圖片放大來看,因為陸斯予的身影她實在是太熟悉了,這就是他,即使因為是晚上,所以臉看不太清楚。

但她還是能夠一眼就認出他。

而和他相擁的這個女的,不用看也知道,是紀瀾希。

沈渭南看她看手機入了迷,不禁疑惑:“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麼?”

蘇唯搖頭,按了主鍵,然後將手機放下來。

可蘇唯雖然不說,但這是個資訊發達的時代,而且陸斯予和紀瀾希這照片都上了熱搜,所以沈渭南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他在吃完飯後,本來是想拿出手機看看時間的,也看到了這一條新聞,他便明白剛剛蘇唯在看什麼看的那麼久了。

上了車後,蘇唯打算將沈渭南送回醫院然後再回來蘇氏的,但在這個時候,陸斯予給她打來了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