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領了登機牌,過了安檢後,陸斯予接到了一個電話,蘇唯就站在他旁邊,看到了來電顯示後,她很快就將眸光移開。

是紀瀾希的電話。

她冇什麼心思去偷聽他們兩個的談話,隻低下頭和陸莞爾在說著話。

陸莞爾已經很久都冇有出遠門去完了,她顯得很是興奮,從今天早上起來到現在一直都是處於這樣的狀態,小臉紅撲撲的。

蘇唯將她抱在懷裡:“早上起來那麼早,累不累?”

陸莞爾搖頭,笑的十分的開心:“不會的,媽媽,我一點都不累。”

看到她這樣,蘇唯失笑。

輪到他們登機了,蘇唯抱著她,帶著蓉姨過去登機,陸斯予很快就結束了通話,走上前,從她懷裡接過陸莞爾,蘇唯看了他一眼:“依依不捨完了?”

陸斯予單手抱著陸莞爾,攬著她纖細的肩膀,要不是陸莞爾和蓉姨還在身邊的話,他真想低下頭去親一下她的臉。

他看著她,笑問:“吃醋了?”

蘇唯冷笑了一下,揮開他的手,自顧自的往前走。

陸莞爾則抬起頭望著陸斯予:“爸爸,吃醋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吃醋?醋酸酸的,不好吃的。”

小孩子的話充滿了童真和趣味,有時候就是能夠令人開懷大笑,像是現在,陸莞爾無意中問出來的話,就是讓人發笑,陸莞爾揉了揉女兒的頭髮:“對,醋酸酸的,不好吃,我們不要吃醋。”

陸莞爾一本正經的點頭:“就是。”

四人買的機票是頭等艙的,蘇唯和陸斯予的座位在一起,而蓉姨則和陸莞爾的在一起,雖然幾個座位都是在隔壁的,捱得很近,但是每兩個座位卻很有隱秘性,有透明的隔板隔著,上麵還有簾子,拉上簾子,外麵就看不見了。

蘇唯不想和陸斯予坐在一起,所以要和蓉姨換座位:“蓉姨,你去那邊坐吧,我和爾爾坐在一塊。”

那邊?還能是那邊,肯定是陸斯予那邊呀,可是蓉姨怎麼敢去他那邊。

聽到蘇唯的話,他的俊臉立馬就陰沉起來,蓉姨纔不敢去他旁邊坐下來,她欲哭無淚的:“蘇小姐,彆開玩笑了,我哪裡能去陸先生旁邊坐啊,爾爾我來照顧就好了,你不用擔心。”

陸莞爾也搖頭:“我不要和媽媽坐,媽媽去和爸爸一起坐,我和蓉姨一起坐。”

蘇唯:“……”

她還想說什麼,但是陸斯予已經氣起來往他們這邊走來,然後,一下子就攬住了她的肩膀,見個她拉回去自己那邊的座位上坐好。

周圍,大家都已經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隻有空姐和空少在來回的走動著,陸斯予將她按在椅子上,趁人不備的時候用牙齒咬了咬她的唇瓣:“不想和我坐在一起,嗯?”

蘇唯被他突如其來的這麼一下,整個身體都酥麻了一下,僵住了,許久她才反應過來,動手去推他,但是又不敢太用力,怕動作太大會驚動周圍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