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斯予能感覺得到蘇唯在最初以為他經曆了什麼,而他低落的情緒感染到她的時候,她確確實實是有些心軟的。

她態度不像是從前那麼的強硬。

但是他再一次用現實狠狠地打擊了她。

他這次像她承認了紀諾承就是他的孩子,這相當於將她心裡最後的那點點希望都打碎。

儘管她在一開始也認為孩子就是他的,但是他卻一直不肯承認,她心裡會有個聲音會告訴她,也許他說的是真的,9也許那個孩子真的不是他的。

人就是這樣子。

但如今他親口承認了,一切就又不一樣了,這相當於他之前所說的所有話都隻是在狡辯而已。

如今在蘇唯嚴重,他之前不過是在自欺欺人,而且,還妄想欺騙她,現在會對她承認,不過是因為他已經瞞不下去了。

陸斯予覺得自己當初在蘇唯的麵前那些信誓旦旦都成了笑話。

他冇有一刻覺得自己如此可笑。

他甚至覺得,他都這樣的情況了,他還有何顏麵再來到蘇唯麵前,他還有何顏麵再對她振振有詞。

可是,儘管他是這麼想的,但是他的情感卻還是操控著他過來,他太想過來看到蘇唯了。

以至於他根本就冇有任何理智可言。

他覺得,他這種情況,還要蘇唯留在他身邊不是很可笑麼?

他都和彆人有孩子了,他將蘇唯置於什麼境地?

他應該要放棄她的,將爾爾還給她,和她離婚纔是最好的結果。

這樣的念頭不是冇有,也曾一度主宰著他的思想,但卻還是不能將他心底深處對蘇唯的占,有,欲給打敗,他來到這裡。見到了蘇唯,一切卻又不一樣了。

他的想法忽然又變成了,他不能放手,不能讓蘇唯離開他。

真是矛盾,他自嘲的笑了笑。

陸斯予開車回去,發現彆墅門口停著陸老太太的車。

他愣了愣。

屋內,在陸老太太的陪伴下,陸莞爾的情緒好轉了許多。

她終於恢複了歡聲笑語。

陸老太太也是因為擔心她,所以今天特地過來陪陪她的。

見陸斯予回來了,樣子很不對勁,陸老太太讓蓉姨帶陸莞爾先回房間去休息。

“剛剛去哪了?見睡了?”陸老太太問。

陸斯予靠在沙發上,手指揉著眉心:“奶奶,原來紀諾承真的是我的兒子。”

陸老太太挑了挑眉,覺得奇怪:“你之前不是一直不肯承認那孩子就是你的麼?如今怎麼肯承認了?”

“由不得我不承認,事實就擺在眼前。”

陸老太太瞭解他:“你自己去做了親子鑒定?”

陸斯予點頭。

“紀瀾希怎麼說?”

陸斯予抿著唇:“就是她親口對我說孩子是我的,所以我纔會去做一次親子鑒定,結果顯示那還孩子就是我的……”

“她之前不是一直不承認麼,怎麼忽然就改口了?”陸老太太冷笑幾聲:“她是看到你和蘇唯鬨得越來越僵了,想要從中得到點什麼吧?所以纔會挑在這個時候承認!”

陸老太太覺得自己真是看不上紀瀾希的做派,做事閃閃躲躲的,不夠光明磊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