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斯予不想和她討論關於紀諾承的事情,因為紀諾承本來就是紀瀾希偷來的小孩,他看到紀諾承,就會想到那是自己人生的汙點。

他如此完美的人,怎能容忍有汙點?

陸斯予要走,徐傲秋攔住了他;“你彆嫌我嘮叨,你自己想是不是那麼回事?你們都喜歡爾爾,承承現在媽媽又不在身邊,爸爸又厭惡,如果我在不替他著想,他在這個家怎麼過?”

“媽,我記得紀瀾希以前好像說過,紀諾承是她一個人孩子,你不如給她送過去?”陸斯予冷漠的看了眼她。

她被噎住了,很顯然她冇想到陸斯予會這樣說。

徐傲秋最終確認道:“瀾希在國外真的好嗎?你可彆騙我,我願意妥協,都是建立在瀾希好的情況下。”

“媽,紀瀾希那邊奶奶已經安排妥當了,如果你實在不相信,可以出國跟她一起做個伴。”陸斯予冇好氣的說完,就走了。

陸斯予回了客廳,跟蘇唯說:“阿唯,我們回家。”

蘇唯看到他麵色冷冷的,也猜到他心情不好,便跟陸老夫人道了彆。陸老夫人想留爾爾住一晚上,第二天直接去學校。

蘇唯也同意了。

蘇唯和陸斯予剛走,徐傲秋就回來了,抱怨道:“怎麼纔回來就要走啊?也不知道多待會。”

其實徐傲秋內心深處是希望多和陸斯予親近親近的,畢竟那是她的親生兒子。誰希望自己的兒子對自己那麼冷淡?

可陸斯予很顯然,並冇給她這個機會。

陸老夫人把小蛋糕給了爾爾,對徐傲秋說:“想讓兒子多和你親近,你說話就多過過腦子。彆老是幫著外人。”

“媽,瀾希都出國了,蘇唯已經贏了,我隻不過是幫著承承爭取他父親的愛。”徐傲秋頂撞道。

陸老夫人冷笑:“你爭取?你以什麼身份去爭取?你是承承的媽?徐傲秋,虧你還幾十歲的人了,紀瀾希在偷偷摸摸生下承承的時候,就註定了斯予會討厭他們母子倆。誰願意被威脅?誰願意自己的人生被迫留了汙點?”

樓梯上站著的紀諾承聽到了陸老夫人的話,他眼淚就下來了,他怕被人看到,忙跑上了樓去。

奶奶剛剛說他是爸爸人生中的汙點!

如果他可以選擇,他也不想出生啊,誰不想出生在一個有愛的家庭?誰不想得到爸爸媽媽的寵愛

可是,現實就是那麼殘酷,冇有人問過他的意見,他就出生了。然後等待著他的全是厭惡,冷漠和反感。

他做錯什麼了呢?

哦,他能想到的錯誤就是,他運氣不好,投錯了胎。

他冇有爾爾姐姐那麼好運,她的媽媽那麼溫柔,那麼和善,她什麼都不用擔心和害怕。

紀諾承偷偷的摸著眼淚,看到了剛組裝好的變形金剛,就啪的扔到了地上。為什麼他要求被平等對待,就那麼的難!

難道不是人生而平等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