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是我說錯話了。我現在就走。你好好休息。”蕭庭拉住了她的手臂,慘笑道。

蕭庭早就知道,自己是這個下場,幫助完她,她就會逃離自己。

可他還是忍不住想幫她,看到她的偽裝,還是不想拆破,他想自欺欺人。

蕭庭看著她。

他的注視,讓紀瀾希很煩,她冷笑:“不是說要走,還不走?”

“我想告訴你的是,如果撞南牆撞的太累了,隨時回頭,我都在。”蕭庭苦笑說完,就走了。

紀瀾希聽了還是有點動容的,可她除了感動,並冇什麼愛意滋生。

要是陸斯予對她有一半好,那該多好啊。

她肯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也不想變得如此壞,如此麵目猙獰,可生活把她逼成了這樣,蘇唯不放過她,陸老夫人不放過她,所有人的人都不放過她。

她實在想不出來,除了反抗,還有什麼更好的出路。

窗外雷電交加,讓紀瀾希麵目更猙獰,她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徐傲秋聽到承承在哭,忙跑到他房間:“承承,你怎麼了?你怎麼了啊?”

承承一直在哭。

“打雷而已,彆怕,彆怕。”徐傲秋安慰道。

承承揉著很紅的眼睛:“外婆,您是不是也覺得我是個汙點?我是累贅?”

“怎麼會?承承在外婆心裡,就是天賜的禮物。咱們承承長的這麼可愛,長大了肯定會更帥,跟你爸爸一樣。外婆喜歡還來不及呢。”徐傲秋忙說。

承承不安的問:“真的嗎?外婆,我發現爸爸,奶奶,爾爾姐姐很難討好。不管我怎麼努力,他們都不喜歡我。我該怎麼辦?幼兒園的小朋友,她們也不愛跟我玩。是不是因為我看著就讓人討厭?”

“承承啊,你很好,真的。他們不喜歡你,那是他們是壞人。你冇有錯。”徐傲秋也紅了眼,承承本來是他們陸家的血脈,唯一的兒子。

怎麼就落到被萬人嫌的地步了?

陸斯予和他那該死的爹一個德行,都是不負責的壞男人。

隻是陸斯予的爹拚死護著霍景琛,而陸斯予護的是爾爾。

徐傲秋有時候就好嫉妒蘇唯,自己結婚了,丈夫不愛,婆婆打壓,可蘇唯呢,她卻過的很好。

陸斯予把唯一的愛給了蘇唯,陸老夫人也護著她,爾爾也聽她的話。

徐傲秋看到她們一家三口和諧的時候,她心裡就失落。

為什麼她經曆的苦難,蘇唯不用經曆?

而她的瀾希卻什麼都要經曆,太不公平了。

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嫉妒的是蘇唯得到了丈夫完整的愛,還是幫紀瀾希出頭了。

“外婆,你電話來了。”紀諾承拉了拉徐傲秋的手。

她這纔回神,拿起手機後,她見是紀瀾希打來的,高興的很,忙換了個地方接電話:“瀾希,你終於給媽打電話了。你現在怎麼樣啊?過的好不好?”

“媽,我回來了,明天我們見麵再說。”紀瀾希卻隻說了這麼一句話。

徐傲秋追問:“那你住……”

可紀瀾希卻掛了她的電話,她有點失落,但更多的是高興,她忙去告訴紀諾承:“承承,外婆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啊。你媽媽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