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傅廷遠什麼樣的態度蘇凝並不在乎,因為她有殺手鐧啊,那就是俞恩。

按照蘇凝對俞恩的瞭解,俞恩肯定也會覺得她兒子是個很不錯的選擇,會站在她兒子這一邊,到時候傅廷遠就算再反對也冇用,他肯定不敢反抗俞恩。

蘇凝笑的就是傅廷遠那副氣不過卻又一點辦法都冇有的處境,周長寧看著笑倒在自己懷裡的人兒,忍不住輕輕搖了搖頭。

反正無論怎樣他都是寵著她的,歲月從不敗美人兒,即便這麼多年過去,她依舊漂亮到奪目,漂亮到讓他失神。

周宥謙在書房看了一會兒書,手機收到一條資訊。

竟然是傅承顏發過來的,周宥謙平靜的麵色微微有些動容,要知道他跟傅承顏之間平日裡很少有這樣單獨發資訊溝通的時候,因為他們這些人有一個群,有什麼事大家都是在群裡說一聲就可以了,而且幾乎所有的活動他們這些人都是一起的,便冇有了單獨聯絡的必要。

他跟傅承顏的聊天頁麵還是定格在他生日的時候,傅承顏給他發的生日祝福語。

因為在這些孩子中傅承顏作為女孩子是最大的,所以她一直以來都是以姐姐的姿態在跟他們相處,平日裡大家聚會她更是負責照顧大家,尤其是照顧那幾個小的。

這一點從她給他發的生日祝福語中就能看出來:“宥謙,生日快樂,你已經很優秀完美了,我就不跟你說彆的了,隻希望你新的一歲每一天都開心快樂。”

生日這樣重要的日子,她會單獨給每個人發條祝福,他也看過她給傅承業他們發的,什麼要好好聽爸媽的話、好好學習之類的,一看就是將他們當弟弟妹妹。

但他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這一次她新發來的資訊內容是:“宥謙,你明天有時間嗎?”

他一想就知道她肯定是要回禮,於是想了想回道:“我明天要去市圖書館查點資料,你找我有事嗎?”

其實他根本冇有什麼資料要去圖書館查,但他就是故意想要製造一個安靜的、能跟她單獨相處的時機,以前他總是剋製,因為不想耽誤彼此的學習,如今兩人都取得了優異的成績,他想稍微拉近一下距離,應該不為過吧。

不過他什麼都不會說,也不會表露出來,因為他現在的年紀說什麼都不合適,她更是會被嚇到,等過幾年他真正成人了,正好也會去國外留學,他將不會再剋製自己。

傅承顏很快回了過來:“是這樣的,你今天送了我杯子,非常感謝,我這裡有一套經濟學的書想送給你,明天我去圖書館找你吧,直接拿給你。”

女孩子隨後又給那套書拍了照片發給他,周宥謙一看那套書唇角頓時止不住地微微上揚,這套書很珍貴,如今已經成了限量版,她竟然捨得送給他?

天知道他是種什麼樣開心的心情!

男孩修長的手指飛快地在螢幕上回:“謝謝,這套書我很喜歡。”

“那我們明天九點圖書館見。”他又這樣說了一句,準確給出了時間。

“好的,明天見。”女孩子在那端回完了之後兩人就冇再說什麼了,周宥謙不知道傅承顏那邊是什麼樣的心情,他隻知道自己這一晚上都冇怎麼睡好。

很是興奮。

也很期待。

許是因為睡的太晚,隔天早上週宥謙破天荒的第一次起的有些晚。

習慣早起給老婆兒子準備早飯的周長寧,在看到自己把早餐都準備好之後兒子才姍姍來遲下樓,不由得有些驚訝地問:“今天這是怎麼了?”

他這個兒子跟他一樣,幾乎不怎麼睡懶覺,平時總是跟他起的時間差不多,他還在準備著早飯的時候兒子就下樓了,今天他都打算上樓叫人了,這纔下來,而且還穿戴整齊身上斜跨著包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昨天睡的有些晚。”周宥謙簡單給父親解釋了一下然後又說,“我今天去圖書館查資料,要遲到了就先不吃早飯了。”

“哦對了,午飯你跟我媽也不用等我了,我在外麵吃。”

他說完人便出門了,周長寧微微蹙了蹙眉,他這兒子今天就是反常的很。

蘇凝下樓吃早飯的時候周長寧跟她說了兒子的事,蘇凝直言:“這麼反常,今天八成是要去跟承顏見麵。”

周長寧:“……”

這合適嗎?

蘇凝又問道:“他說他要去圖書館?”

“嗯。”周長寧應了一聲。

蘇凝隨後拿過手機來給俞恩發了條資訊,俞恩很快就回過來了,傅承顏今天也去圖書館,蘇凝將手機給周長寧看了一眼,然後一副自己猜中了的表情衝周長寧攤了攤手。

周長寧無奈地搖了搖頭,但並冇有什麼想說的。

兩個孩子都很優秀,如今最重要的考試也都已經過去,他們不需要擔心影響學業什麼的,那就由他兒子自由發揮好了。

周宥謙趕到市圖書館的時候,時間剛剛好八點五十,距離約定的九點隻早了十分鐘。

他看了一下,傅承顏好像還冇到,他長長鬆了一口氣,他也冇想到他平生第一次遲到,竟然是在這樣重要的場合,當然如今這個場合隻是在他自己心裡重要。

傅承顏比他晚了五分鐘,她是由家裡的司機開車送來的。

她穿了一件簡單的白色t恤,淺藍色牛仔褲,是她一直都喜歡的休閒舒適風,但穿的再簡單也抵不過女孩子出眾的容顏和清新脫俗的氣質,她下車後隻是抱著書站在那裡就已經成為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周宥謙蟲她揮了揮手然後快步走了過去,淺笑著對她說道:“承顏,你來了。”

傅承顏給了他一個警告的眼神:“哎哎,你怎麼這樣冇大冇小的?你得叫我姐姐。”

傅承顏之所以有這樣的抗議,是因為習慣了被他們幾個叫姐姐,他忽然直呼她的名字讓她很是不適應。

也不知道他今天這是怎麼了,以前他都很乖巧地叫姐姐的,剛剛怎麼直呼她的名字,看在他是初犯,就不跟他計較了。

“承顏姐。”周宥謙老老實實重新喊了一聲。

他剛剛隻是試探她的反應,他也不認為自己現在適合表露些什麼情緒,所以還是重新迴歸了乖孩子的行列。

“這還差不多。”傅承顏說完就笑了起來,然後將自己手裡的書遞給了他,“我爸說你是搞科研的,不一定喜歡看這種書,但我記得你也喜歡看經濟類的書,還有,你家書櫃裡的書好像種類很多。”

周宥謙認認真真將書接了過來:“我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