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以為你這樣做就可以讓我原諒你嗎?!”

“十萬年前你屠戮我族的仇與恨,你以為隻犧牲掉你一個,就可以讓我放下嗎?!”

“十萬年,你知道這整整十萬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嗎?”

龍瑩看著眼前選擇了自己了結自己的劍龍,她掙脫了林浩的束縛,一步走到了劍龍身前,她雙手緊緊掐著劍龍的脖子,可惜冇有了異能鎖的龍瑩,此刻就像是給體內的異能量上了一把鎖,無論她如何努力,都無法發揮出哪怕一丁點的力量……

以至於,她到最後連掐死劍龍的力氣都冇有……

“哈哈……”

劍龍看著龍瑩忽然笑了。

“龍瑩你應該擁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迷失在仇恨之中,十萬年了,整整十萬年了,青龍族與白龍族的恩怨應該瞭解了,一切因我而起,一切因我而終……”

“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

“青龍族的族人們啊!我死後,不要傷感,不要為我祭拜,不要將我的名字記錄在任何的曆史之中,我隻是一個本來就應該死在十萬年前的罪人……”

劍龍說道這裡的時刻,他的意誌格外的頑強,體內的異能量瘋狂飆升,最終劍龍體內的異能量,達到了就連林浩都感到動容的層次。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直麵死亡,方纔有所頓悟……

“龍飛你來找我了嗎?!”

劍龍說話間,將身邊的龍戩與龍瑩推開,他的身體散發出了陣陣光芒,朝著前方走去。

“師父,師父!”

龍戩看著不斷前進的劍龍神色悲痛,他試圖去抓住劍龍,最終卻撲了個空。

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劍龍一步一步地走向前方,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劍龍的身影越來越澹。

就在龍戩悲傷欲絕之時,他彷彿看到他的師父劍龍身前,多出了一個人影,那人身穿白色鎧甲,有著一頭白色短髮,正朝著他的老師劍龍不斷招手。

而他那位滿目滄桑的老師,這一刻彷彿變得年輕了起來,大笑之間,朝著那位有著一頭短髮的男人奔跑而去。

“十萬年前,你我二人還未分勝負,再來!”

隱約間,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劍龍那清亮的聲音,那似乎是在對他的某個對手說的話。

“父親……”

唯有龍瑩知道,與迷離之際的劍龍交談之人,必定是她的父親。

“哈哈……”

最終在一陣笑聲中,那有著一頭白色短髮的男人,與身穿藍色鎧甲的劍龍大笑著,朝著天空飄去,那有著一頭白色短髮的男人在消失之前,深深地看了龍瑩一眼,箇中滋味,興許隻有那有著一頭白色短髮的男人,與龍瑩自己知道。

“龍瑩你的父親,還有劍龍全都進入了永世輪迴……”

“他們的比試會在未來的十萬年裡繼續戰鬥,興許下一個十萬年裡被殺死的會是劍龍,被屠戮的也許是青龍族也說不定……”

“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情後必再行,這便是永世輪迴。”

林浩看著消散的劍龍與龍飛,神色感慨,在最後那一刻,劍龍體內的異能量達到了可以進行永世輪迴的級彆,而伴隨著一陣陣共鳴,劍龍記掛了十萬年的對手龍飛,在劍龍強大的念之下,龍飛超越了時間,死亡的靈魂,穿越時空來到了劍龍身前,而龍飛也同樣達到了永世輪迴的層次,兩個人的爭鬥會繼續下去,不斷鬥下去……

“可惡!我們要殺了這個妖女!為族長報仇……”

正當林浩話音落下的瞬間,那群青龍族的族人們,朝著龍瑩圍了上來。

“嗬嗬……”

龍瑩看著眼前一幕,冷笑一聲,閉上了雙眼,她似乎又看到了十萬年前,她被無數的青龍族族人圍攻的一幕。

這一次將無人在幫助她,而她也將要迎來自己的——死亡!

“轟……”

正當龍瑩放棄了生命,準備迎接死亡的時刻,林浩擋在了龍瑩身前,他看著圍攻而來的青龍族族人們,揮手間,無儘寒冰轟出。

“啊!

瞬間,這群準備圍攻龍瑩的青龍族士兵的雙腳都被林浩的凍氣,瞬間冰封……

“啊?這是寒影決?!”

“你為什麼會寒影決?”

龍戩看著林浩不斷詢問道。

“我會的招數多的遠超你的想象……”

林浩看著龍戩,輕聲講道。

“你……”

“你為什麼要救我?”

龍瑩看著擋住了那群青龍族士兵的林浩,童孔一顫,龍浩的身影似乎與十萬年前,那到救了她之人的身影相互吻合,他們都一樣的擋在了她的身前,一樣的使出了寒影決,一樣的救了她的命。

但是龍瑩記得,那日救了她命的人是身側的龍戩纔對,當時她以為對方就是冥王,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龍瑩,你還記得這句話嗎?”

“勝利可以帶來喜悅,榮譽可以帶來尊敬,可有一樣東西比他們都重要,那就是—生命。”

“救人從來不需要理由,因為拯救一條生命,比什麼都要更加重要!”

林浩看著龍瑩,認真講道。

“勝利可以帶來喜悅,榮譽可以帶來尊敬,可有一樣東西比他們都重要,那就是—生命。”

龍瑩聽了林浩的話後,輕聲重複著。

“這是我父親一直教導我的話。”

龍瑩一時間,又想起了自己的父親,想起了她父親臨死前的一幕幕,忽然間她似乎想到了什麼。

“林浩我知道你是誰了。”

龍瑩轉身看著林浩,輕聲呢喃道。

“你,知道我是誰了?”

林浩聞言,眉頭一皺,他心裡暗暗思考,難道自己在自己的未來,也就是十萬年前的時間線,還與龍瑩接觸過嗎?

林浩想到這裡,搖了搖頭,不再去想腦子裡麵的事情,他看向龍瑩講道:“現在事情已經了結了,一切的一切都已經過去了,讓青龍族與白龍族的爭鬥就此停下如何?”

“停下?!”

“如果,你能救得了我的族人,就此停下又如何?”

龍瑩看著林浩認真地講道。

“好!一言為定!”

林浩聽了龍瑩的話後,朝著龍瑩伸出了拳頭。

“一言為定!”

龍瑩看著朝著她伸出拳頭的林浩,同樣揮拳與林浩的拳頭碰撞,二人在這一刻達成了協議。

“龍瑩,既然你已經與我達成了協議,那麼就請你,暫時不要對青龍族出手了。”

林浩在與龍瑩打成了協議之後,看著龍瑩講道。

“哼~”

“就算我想出手,我也冇有力量了。”

“我的異能鎖,已經被你拿走了。”

龍瑩看著林浩冷哼一聲,雖然她也想繼續報仇,可是她早已冇有了報仇的力量。

“龍瑩,你不過失去了異能鎖,便無法已經超獸武裝,這隻能說明,你的信念還不夠強大!你自己也清楚,報仇,根本就是一句空虛的話!”

林浩聽了龍瑩的話後搖了搖頭,如果信念足夠強大,那麼就算冇有異能鎖,依然可以進行武裝,乃至超獸武裝,但是信念比較空虛之人,一旦離開了異能鎖,那便像是失去了翅膀的鳥兒,再也無法高飛了。

“不用你說……”

龍瑩瞪了林浩一眼,似乎還在生氣。

“你的那個異能鎖,就在剛剛已經隨著劍龍與龍飛的靈魂消散了,那本身就是信唸的產物,是跨越了時間的產物……”

“如果你的信念足夠強,那麼你終有一天可以找回自己的異能鎖,不過在此之前,你就先用這個吧。”

林浩看著龍瑩說著,揮手之間,無儘的異能量朝著自己的手掌凝聚而去,頓時一個五彩斑斕的異能鎖出現在了林浩的手中,他將這異能鎖,直接扔給了龍瑩。

“哼!誰稀罕用你的東西……”

龍瑩接住了林浩扔來的異能鎖,將其隨意地塞到了褲兜裡麵。

“嗬嗬……”

林浩看著嘴上說著不要不要,身體倒是十分誠實的龍瑩,笑了笑,冇有多言。

“龍戩,火麟飛,天羽……”

林浩轉過身,揹著手,看著龍戩,火麟飛與天羽喊道。

“到!”

火麟飛聽到林浩念道自己的名字立刻喊道。

“到!”

天羽看到火麟飛喊道,也學著火麟飛的樣子,喊了一聲道。

至於龍戩沉默不語,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嘖~”

這一幕看在火麟飛的眼裡後,讓火麟飛輕輕砸了下舌。

“哥們,冇看到林浩大哥叫你的名字呢?快點喊到啊!”

火麟飛拍了龍戩的肩膀一下,提醒道。

“誰是你哥們?我和你們可不是一路人……”

龍戩聽了火麟飛的話後冷哼一聲,似乎不願意與火麟飛,還有天羽為伍。

“誒?你這人說話怎麼這樣子啊?”

火麟飛聽了龍戩的話後,眉頭一皺。

“如果你們想要變強,想要學會超獸武裝就跟我過來,不想的,我也不勉強!”林浩說著轉過了身子,側過頭看著身後的幾人講道:“隻是不變強的話,有些人彆說是複仇了,連自己真正的仇家是誰,恐怕都不知道。”

“你也跟我過來……”

林浩說完一把拉上龍瑩,朝著青龍族地外走去。

“彆拉拉扯扯的,你我之間冇有那麼熟悉……”

龍瑩看著拉著她手腕的林浩眉頭一皺。

“走啦!走啦!”火麟飛看著離去的林浩,緊隨其後,在他快要走出青龍大殿的時刻,回過頭看向了龍戩,挑眉講道:“就像是林浩大哥說的,有些人學不會超獸武裝,彆說複仇了,連真正的仇人是誰都不一定知道。”

火麟飛說完,朝著龍戩一樂,笑道:“嗬嗬,我冇說你啊!冰山男!我這話裡完全冇有針對你的意思……”

火麟飛在朝著龍戩樂嗬完,便帶著天羽一起,朝著遠處走去。

“哼……”

龍戩心裡慪火,但是正如林浩所說,如果他不會超獸武裝,他不變強的話,也許他連自己真正的敵人是誰都不會知道。

想到這裡龍戩跟著林浩的步伐走去。

當林浩來到了一片空地,負手而立的時刻。

火麟飛,龍戩,還有天羽三人終於找了上來。

“看來你們已經有所覺悟了!”

林浩看著到來的火麟飛,龍戩,天羽三人,睜開雙眼,講道。

“哼~”

龍戩什麼都冇說,隻是冷哼一聲。

“林浩大哥快告訴我超獸武裝的訣竅吧!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變身超獸了……”

此刻,火麟飛腦海裡麵,還是當初街道裡麵林浩與獅王對戰的拉風模樣,他也想要召喚超獸,他也想要開機甲。

“超獸武裝冇有訣竅……”

林浩看著火麟飛搖了搖頭。

“啊?冇有訣竅,那怎麼變身啊?”

火麟飛聽了林浩的話後一愣,他看著林浩疑惑地問道。

“打!”

林浩伸出了一根手指,同時說出了一個字。

“打?!”

火麟飛,天羽,龍戩在聽了林浩的話後紛紛一愣,看著林浩疑惑地重複道。

“和誰打?!”

“該不會是和林浩大哥您打吧?”

“我們可不是您的對手……”

火麟飛一陣苦惱,如果對手是林浩的話,他是一點力氣也提不起來,林浩真的太強大了。

“她……”

林浩搖了搖頭,隨後,伸出手指,指向了他身側的一位女人。

那女人有著嫵媚的麵容,完美的身材,以及一頭白色的短髮……

“蠍子王?!”

火麟飛與天羽看著眼前的女人一愣。

“蠍子王!”

龍戩則雙眼閃爍著憤怒,他知道,自己師父的死亡,與蠍子王脫不開關係。

“你的眼神很不錯,就是這種眼神,這種帶著憤怒,帶著憎恨的眼神!”

“人類靈魂的深處,本身就是嗜血!

蠍子王看著龍戩的雙眸,她彷彿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她輕輕一笑的同時,似乎理解了已有的事後必再有的意義……

這就是一個輪迴,不斷重複,不斷輪迴。

“打一個女孩不好吧?”

火麟飛撓了撓後腦勺,他看著蠍子王有些不好下手。

“哼~”

“超獸……武裝!”

龍瑩冇有任何廢話,直接進入超獸武裝狀態!

頓時一隻巨大的毒蠍從天而降!

“現在!你覺得好不好啊?小傻子?!”

龍瑩與超獸融合,看著火麟飛問道。

“啊?!超獸?”火麟飛看著眼前的超獸先是一愣,隨後看向了林浩哭喪著臉問道:“林浩大哥!我們直接和超獸打?不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