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我們將進入第五平行宇宙……」

林浩坐在玄武號飛船中,看著麵前的火麟飛,小胖墩,天羽,龍瑩,龍戩,泰雷,夜淩雲六個人輕聲講道。

「第五平行宇宙……」

龍瑩坐在林浩的對麵,那美麗的眉眼,帶著幾分憂愁。

「也就是說,我們馬上就要直麵冥王了嗎?」

夜淩雲站在林浩身側,神色之中似乎帶著一絲絲擔憂之色。

「冥王……」

天羽抬頭望著玄武號飛船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那個冥王很強嗎?為什麼你們一個個都如此哀愁?」

小胖墩看著抬頭看天,低頭看地板,眉頭緊蹙三人組,疑惑地問道。

「那不是強不強的問題,冥王是一位超級強者,與我不同,冥王是思想與實力冇有任何弱點的,超級強者,他可以稱呼為現如今的七大平行宇宙之中公認的第一強者……」

夜淩雲聽了小胖墩的話後,搖了搖頭。

「我們也並非哀愁,是一想到麵對的會是冥王,就感到哀愁……」

龍瑩歎了口氣,似乎有些左右為難。

「隻是不知道,接下來的路,我們該怎麼走。」

天羽接著夜淩雲與龍瑩的話,講道。

「啊?!」

「七大平行宇宙第一強者?」

「冥王他這麼強的嗎?」

「你們這麼說的話,連我可都開始哀愁到不知道前路該怎麼走了呢!」

小胖墩聞言,神色一愣,他完全冇想到冥王居然這麼強大。

「已行的事情後必再行,已有的事後必再有……」

「既然你們現在無法確定自己的未來該如何走,總之一往無前地走下去就好!」

「有些事情是你們註定要去麵對的,有些事情從來都不是你們可以逃避的……」

林浩坐在椅子上,看著天羽,龍瑩還有夜淩雲講道。

「我們知道了……」

天羽,龍瑩,以及夜淩雲相視一眼,三人最終朝著林浩點了點頭。

「嗯?!」

「龍瑩和夜淩雲感到頭痛我還可以理解,畢竟他們以前是冥王手下的護法,現在背叛了冥王,多少名聲上說不過去,不過天羽你感覺頭疼是為了什麼呢?」

一直都很敏銳的小胖墩發現了問題,他朝著天羽問道。

「啊,這個……」

天羽不知道該如何回到,她不知道,自己告訴了眾人自己的事情,眾人還會接納她嗎?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天羽她太善良了,所以天羽她這是在為彆人找想,你要是有天羽一半的善良,你就可以理解天羽了~」

不等天羽解釋,火麟飛便插嘴,代替天羽想好瞭解釋的台詞。

「額?!是這樣子的嗎?」

小胖墩總感覺哪裡有些怪怪的,但是他暫時又冇有找到。

「當然是這樣……」

火麟飛輕輕頷首,隨後看向了身後的天羽。

「天羽你不要害怕,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火麟飛都會保護你的~」

火麟飛朝著天羽表達著自己的決心。

「哼!我不同你保護,我自己會保護好我自己的!」

天羽身為目前超獸戰隊之中,除了林浩以外的第二強者,有著自己保護自己的安全的自信,天羽相信,即便是她遇到了獅王,也不是冇有一戰之力。

「……」

龍瑩看著天羽與火麟飛二人沉默不語,目前她體內的異能量已經飆升到了一點八個黑

洞,即便是與獅王比起來,也不相上下。

但是,如果讓她對上冥王的話……

「火麟飛以你現在的實力麵對冥王完全不夠看!」

「你現在不過零點六個黑洞的異能量而已,冥王擊敗你,如同擊敗一隻蒼蠅一般簡單。」

龍瑩望著火麟飛無奈講道。

「啊?!冥王這麼強大的嗎?」

「那林浩哥,你對付冥王有勝算嗎?」

火麟飛一聽這話,立刻看向了身邊的林浩。

「冥王是貨真價實的七大平行宇宙第一強者,整個宇宙內,想要找到與冥王掰手腕的人,大概隻有一個人,那就是十萬年前的七大宇宙第一強者雪皇!」

林浩冇有回答自己對付冥王是否有勝算這個問題,而是十分巧妙的把這個話題避開了。

「什麼?連林浩哥都不是冥王的對手?」

火麟飛在聽了林浩的話語後臉色煞白。

「那我們豈不是完蛋了?」

火麟飛眉頭皺起,額頭上不斷有汗珠落下。

「麵對冥王,我們隻有團結一心,利用超獸神七合體的力量方能戰勝!」

玄易子手握柺杖,看著眾人提點道。

「對啊!我們可以使用超獸神七合體!」

「既然**體就有如此威力了,如果我們七個合體的話,就算是冥王也不會是我們的對手吧?」

火麟飛神色一喜,他現在還回憶著超獸神**體的時候,那股彷彿可以毀滅宇宙的恐怖能量中。

按照超獸神合體的邏輯,七合體一定會比他們**體還要強大……

「這……」

夜淩雲眉頭一皺,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可不可以與林浩等人完成合體。

「既然如此,我們先把異能量互相調配到一個頻率如何?!」

火麟飛望著在場的眾人講道。

「好!」

一眾超獸戰士們,包括林浩在內所有人,齊齊頷首。

同時林浩想要試一試,可不可以利用超獸戰士之間的共鳴來提升自己體內的異能量。

「那麼我們開始吧!」

「記住噴泉的高度不會超過它的源頭,我們體內的異能量也絕對不會超過我們的信念,隻要我們信念堅定,體內的異能量一定會有所增長!」

林浩第一個坐在了地麵上,他盤腿而坐,緊閉雙眼。

「好……」

其餘眾人聞言,也紛紛坐在了林浩周圍,他們紛紛調動自己的異能量,與眾人體內的能量不斷共鳴。

「嗡~」

一時間,眾人的身體上頓時閃爍起一陣陣光芒,這些光芒圍繞著眾人不斷轉換,不斷輪迴……

包括小胖墩在內,所有人的異能量都在相互轉換輪迴……

「這就是輪迴……」

玄易子看著調動異能量的眾人滿意地點了點頭。

幫助弱小,隻是超獸戰士很淺很淺的道理!

隻有明白了超獸戰士的真諦,他們這些超獸戰士方能走上更遠的道路!

「嗡~」

「諸位我們已經到達第五平行宇宙……」

不知眾人的異能量輪迴了多少個周天,伴隨著Lisa姐的提示聲,眾人終於到達了第五平行宇宙。

「哈!敵人在我麵前不是逃之夭夭,就是一敗塗地!」

火麟飛聞聲,第一個從地麵坐起,此刻他體內的異能量直接提升了零點一個黑洞的異能量,達到了零點七個黑洞。

「飛翔是享受自由的最高境界。」

羽睜開雙眼,她同樣提升了零點一個黑洞的異能量,總異能量達到了一點五個黑洞。

「攻敵三分,自留七分……」

「形神合一,攻敵一處」

龍戩與泰雷起身站起,他們二人的異能量同樣來到了零點七個黑洞。

「勝利可以帶來喜悅,榮耀可以帶來尊敬,可有一樣東西比他們東重要,那就是生命……」

龍瑩的目光顯得比以前更加柔和,而體內的異能量也變得更加純粹,更加強大,她現在距離兩個黑洞的異能量僅差最後的零點一個黑洞了……

「我們飛翔得越高,在那些不能飛翔的人眼中,就越是渺小。」

夜淩雲緩緩睜開雙眼,體內的異能量也隨之而來到了零點七個黑洞,是的,他體內的異能量直接與火麟飛他們持平了,這正是超獸戰士的強大之處。

「嗡~」

與此同時,林浩也睜開了雙眼,要說所有人裡麵誰收穫最大,非林浩莫屬,在戰勝了夜淩雲之後,在與超獸戰士調換吸能量,從而進一步得到了超獸戰士們的異能量之後,林浩的異能量又前進了零點五個黑洞,現在的他是當之無愧的,冥王與雪皇之下,第三強者。

「奇怪了,我怎麼冇感覺啊?」

小胖墩同樣睜開了眼睛,與眾人不同,他似乎冇有感覺到自己的異能量有所提升,事實上小胖墩的異能量,已經到達了超獸武裝的極限,他多餘的那部分力量,林浩替牙吸收掉了。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戰!」

火麟飛握緊了拳頭,現在的他與剛纔的他實力上已經判若兩個人,現在的他充滿了自信。

「阿飛,你就提升了零點一個黑洞,要不要這麼自信啊?」

小胖墩看著火麟飛問道。

「嘖~」

「胖墩,你能不能給我一點麵子?!」

「你這麼說的話,我可是很尷尬的啊!」

火麟飛在聽了小胖墩的話後,無奈地講道。

「好吧……」

小胖墩笑了笑,不再給自己的好友火麟飛拆台了。

「接下來超獸戰士們,你們所要麵對的,纔是最大的考驗!」

玄易子眉頭微皺,超獸戰士們雖然實力上都有所提升,但是在他看來,現在的超獸戰士們,還是很難戰勝冥王的……

火麟飛,龍戩,泰雷,夜淩雲的異能量都是零點七,加起來就是二點八個黑洞,天羽是一點五,龍瑩是一點九,六個人的異能量合二為一,那就是六點二個黑洞的異能量,這份異能量已經很強了,但是對付冥王還是不夠,林浩的實力深不可測,但是常態也隻有三個黑洞的異能量,就算超獸神七合體也未必會是冥王對手……

而真正的問題是,超獸戰士們並非齊心協力的,當真正麵對冥王的時刻,超獸神不一定可以完成七合體。

「唉……」

玄易子想到這裡歎了口氣,一切都是命運。

與此同時……

第五宇宙的地球……

「轟!!!」

兩股龐大的異能量從玄冥之棺中沖天而起!

那異能量無比誇張,整個七大平行宇宙,都被這股異能量所衝擊,發生了劇烈的震動。

「冥王!您醒了?!」

站在玄冥之棺外,一直靜靜守護的獅王望著眼前沖天而起的異能量,眼神之中帶著一絲絲興奮。

「嗯……」

「我雖然已經醒了,但是鳳凰,還在沉睡……」

「她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醒來!」

頭戴麵具,身披鎧甲的冥王,從玄冥之棺中飛出,站

在了獅王的身前。

「額……」

獅王僅僅是站在冥王的身前,就感覺到呼吸忐忑,心臟狂跳!

冥王又強了,比起十萬年前更強大了……

「一味的退讓,讓我的家人,讓我的族人受苦,十萬年前我什麼都無法守護!」

「整整十萬年了,我將給這個宇宙,帶來全新的秩序!」

冥王站在獅王身前他的雙眸閃爍著瑩瑩光輝。

「冥王超獸戰士們……」

獅王站在冥王身前,神色緊張。

「無礙!我已經知道了……」

「當我到達高處,便發覺自己總是孤獨的,無人同我說話,孤寂的嚴冬令我發抖,我在高處究竟意欲何為。」

「自從厭倦於追尋,我已學會一覓即中,自從一股逆風襲來,我已能抵禦八麵來風,駕舟而行。」

冥王話音落下的瞬間,有恐怖到極點的異能量,從冥王的體內釋放而出。

「讓他們來吧!」

冥王說著坐在了自己的王座之上。

「呼~」

另一邊,第五平行宇宙,冥王的宮殿外,玄武號飛船穩穩的降落在了這裡,一眾超獸戰士們陸續走了下來。

他們一路暢通無阻,似乎有人故意放任他們前行。

「天羽……」

正當一眾超獸戰士們,朝著冥王宮殿走去的時刻,那宮殿之中傳來了一道聲音,朝著眾人呼喚而去。

「父親……」

天羽聽了這到聲音,神色閃過一絲複雜,但是很快便被激動所代替,她一路小跑朝著冥王的宮殿奔跑而去。

「父親?!」

眾人聽了天羽的話後紛紛一愣。

「冥王是天羽的父親?」

火麟飛更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進去看看便知……」

林浩倒是淡定無比,他帶著眾人,朝著宮殿裡麵走去。

「林浩,玄易子,還有超獸戰士們,還有不見……」

冥王坐在王座上,身邊站著天羽,當他看到走進宮殿的林浩,玄易子等人後,微微一笑,望著眾人打著招呼。

「果然,他不是冥王……」

龍瑩望著坐在王座上的男人,神色中帶著一絲失望,不過這也證實了她之前的猜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