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跡,秦塵輕鬆闖蕩天陣山的舉動,在現場的無數陣道大師們眼中,就如同神跡一般。【無錯章節小說閱讀,google搜尋】

「秦城主在陣道上的造詣竟這麼可怕的嗎?」

「兩個時辰,僅兩個時辰而已,居然都已經闖到了第八層了。」

「變態,太變態了,就算這秦城主是破塵武皇的弟子,也不可能這麼變態吧?」

「前世的破塵武皇以巔峰武皇修為,耗費七七四十九天闖過天陣山大陣,已經十分牛逼了,因為破塵武皇前輩隻有巔峰武皇修為而已,雖然實力超越一般九天武帝強者,但這天陣山上的任何一道攻擊,都能重傷他,可就算他將闖蕩天陣山的過程和理解告知秦城主,也不可能讓秦城主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闖過前八層吧?」

經歷歸經歷,理解歸理解,但並不代表別人也能闖過去了。

就好像煉丹一般,告訴你丹方,告訴你煉製的手法,告訴你煉製的火候,以及什麼時候加入什麼靈藥,哪怕是把任何一個過程都實質化的告訴你,可你若是冇有真正達到這個地步,依舊是煉製不出來的。

因為丹藥煉製過程中需要煉藥師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完全參與到煉製的過程中,而並非知道流程就可以的。

陣法也一樣。

哪怕是告訴在場的每一個九級陣法師,天陣山的九九八十一座大陣都是什麼陣法,陣紋是什麼,陣基在哪裡,都有什麼破綻,如何能闖過去,哪怕是任何一個細微的點,都告知他們,他們也是根本闖不過去的。

因為,陣法每時每刻都處於變化之中。

可能你知道這陣法的破綻,知道如何去破解這陣法,但是你如何捕捉變幻的陣紋都做不到,如何去破?

這纔是陣法最恐怖的地方。

「此人太變態了,就算是破塵武皇已經將經驗全都教導給了他,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闖到第八層,還是難以理解。」

眾人震撼,這樣的一個陣法大師,卻根本不屬於他們器殿,讓無數器殿的長老們,苦澀尷尬不已。

作為大陸最頂級的陣道之地,他們心中,有愧。

而在眾人震驚中,秦塵已然闖過了天陣山的第八層,跨入到了最核心的第九層。

天陣山的陣法根本攔不住他的腳步。

「轟!」

第九層的大陣,乃是混合陣法,

而且都是天底下最可怕的大陣。

秦塵剛一進入,無儘的陣光升騰,他像是置身在了一片虛空,虛空四周,無儘的星辰旋轉,幻化做一個個黑洞,吞噬四週一切力量和光芒。

並且,這些星辰絢爛,看不到任何出路,無論秦塵如何飛掠,這些星辰都無窮無儘,化作了星空的牢籠。

「嗬嗬,鬥天星宿大陣!」

秦塵輕笑,這大陣,是目前天陣山上最頂級的困陣之一,並且蘊含絕殺手段,非同一般。

但秦塵卻無懼,他行走在這片星空中,自身像是化為了星辰的一部分,無可阻攔。

竇天澤臉色發白,「不行,連鬥天星宿大陣竟都無法阻止他的腳步,這樣下去,隻要闖過第九層的大陣,此子定能出現在我麵前,屆時……」以秦塵展現出來的陣道造詣,竇天澤不懷疑對方一旦擊敗自己,將能奪回這天陣山的陣道控製權。

再聯想到秦塵在天雷城斬殺蕭動炎老祖的傳聞,竇天澤心底一寒,手中倏地出現了一顆黑色陣盤,這陣盤,通體漆黑,散發陰冷的光芒,竇天澤打出一個手訣,迅速開啟這黑色陣盤。

「前輩!」

竇天澤做完這一切後,對著陣盤恭敬行禮。

嗡!隻見黑色陣盤之上縈繞起了道道黑色的光澤,這些光澤彷彿擁有生命一般,陣盤瞬間像是活過來了一樣。

「器殿的小子,何事驚擾老夫!」

一道森冷的聲音響起,這天陣山核心之地有陰風颳過,讓人不寒而慄,這陣盤之中,竟有一名強者寄生。

「前輩,我等已經被髮現了,現在事態緊急,還請前輩出手相助。」

竇天澤焦急道,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

這陣盤中盤踞的,正是一名異魔族的陣道大師,此人當年肉身破碎,便寄生在自己祭煉的一枚魔心陣盤之中,當年為了拉攏竇天澤,異魔族便派出了此人來勸降。

而竇天澤之所以能夠掌控天陣山的陣法核心,也與此人的教導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否則的話,就算竇天澤隱藏的極好,以他一個太上長老,又怎麼可能強行掌控天陣山的核心。

天陣山的控製核心,非常人能夠輕易掌控。

「哼,區區一個人族的陣法師就攔住你了?」

那陣盤中的強者被喚醒,麵露不悅,唰,虛空一閃,天地間已然出現了一百零八枚通體漆黑的陣盤,這陣盤上散發陰冷光芒,邪惡無比。

「此乃本座祭煉的九嬰噬魂陣,你將此陣,佈置在你天陣山,便可高枕無憂了,以你人族的陣道造詣,就算是冥想一輩子,都休想窺破本座煉製的大陣,此陣一出,不出一時三刻,你所說的那小子,定會被這大陣吞噬靈魂,化為灰飛。」

那異魔族強者陰冷的聲音中充滿了傲然和自信。

這是自然的,在它眼裡,天武大陸實在是太弱了,並且發展的也遠不如它們異魔大陸,在陣道之上,它異魔一族,足以碾壓天武大陸的任何陣道大師。

「多謝前輩,多謝前輩!」

竇天澤狂喜,瞬間催動這一百零八枚陰冷陣盤,按照天罡地煞方位,瞬間扔入前方的虛空。

「快了,秦城主已經闖入到了第九層大陣,隻差一點,就能進入天陣山核心之地了。」

下方,古華茂等人緊張激動的看著在第九層大陣中安然行走的秦塵,一個個雙拳緊攥,萬分期待。

可突然間——嗚嗚嗚!天陣山上,忽地有鬼哭之聲縈繞,而後眾人便看到一道道陰冷的魔氣頃刻間席捲開來,迅速暴湧,一下子籠罩住了天陣山上秦塵的身影,將他吞冇了進去。

原本一直清晰呈現在眾人眼中的秦塵,瞬間消失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