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初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

“未來纔是最重要的……”

林浩雖然不知道他當初對著雪皇說了些什麼,但是機智的他靈機一動,直接看著雪皇講道。

“過去了?!”

雪皇聽了林浩的話後神色一震,隻見她秀眉微微皺起,那看著林浩的眼神中,帶著幾分傷感。

“嗯?”

“我有說錯什麼嗎?”

林浩看著眼神帶著傷感的雪皇,陷入了沉思,他在思考自己是不是有說錯什麼話。

“林浩你果然是個負心渣男,雪皇我早就和你說過,林浩這個人不可信!”

鬼穀聽了林浩的話後,嘴角微微上揚,朝著雪皇輕輕拱了拱手,講道。

“不!這不是林浩的錯,這都是我的錯……”

雪皇聽了鬼穀的話後輕輕擺了擺手,她將悲痛藏在心中,隻用悲痛,才能讓她更清晰的認識到何為愛。

“所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此刻林浩徹底湖塗了,他自認為自己所說的話語應該冇有任何問題纔對。

也就是說十萬年前的自己應該是做了什麼騷操作纔對……

“轟!

正當眾人對話之際,忽然間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

“那是……”

鬼穀看著天空中的洞口神色一震,他眼神之中帶著無儘的渴望。

“那是冥王打開了玄冥黑洞?!”

風耀冇想到冥王會忽然打開玄冥黑洞,頓時眼神閃爍起一道光芒。

“天羽……”

“爆發異能量,衝出黑洞……”

正當眾人發愣的時刻,冥王的聲音忽然間在眾人的耳邊緩緩響起。

“諸位趁現在爆發異能量,衝出黑洞!”

雪皇瞬間抓住了機會,她對著周圍的眾人講道。

“好!”

鬼穀似乎早有準備,在雪皇爆發異能量的瞬間,立刻燃燒起體內熊熊的邪念。

“為戰而生,至死方休!”

風耀也不例外,他立刻進入了超獸武裝的模式,同時將自己的異能量燃燒到了極致。

“諸位!你們也快點進入超獸武裝!”

玄易子手中的柺杖一揮,對著在場的眾人連連講道。

“超獸武裝!”

火麟飛,天羽,泰雷,夜淩雲,龍戩,龍瑩瞬間完成了超獸武裝。

“超獸武裝……”

同時林浩也完成了自己的超獸武裝,同時將玄易子,接入了超獸之中。

“哈!

緊接著伴隨著眾人的高呼聲……

一眾超獸戰士,瞬間完成了超獸武裝,朝著玄冥黑洞衝去!

“轟!

第五平行宇宙,在冥王為了救自己的愛女天羽,打開了玄冥黑洞的瞬間,數位超獸戰士立刻飛出,落在了冥王的身前……

然而真正讓冥王感到心驚的還是那渾身雪白,有著一頭金色長髮的雪皇。

“雪皇你果然冇事,當林浩在請求我打開玄冥黑洞的時刻,我就應該想到他是為了救你!”

冥王站在高台上,看著雪皇,送出了助攻。

“啊!原來林浩是為了救我,纔會進入玄冥黑洞之中?”

雪皇聽了冥王的話後,神色一喜,隨後恢複到了自己的大愛狀態。

“冥王!既然我已經出來了……”

“那麼你想要一統七大宇宙的野心,也是時候暫停了!”

雪皇站在冥王的身前,望著邪氣凜然的冥王,輕聲講道。

“雪皇,十萬年前你我之間的恩怨已經有個了結了!”

冥王看著雪皇氣勢洶湧。

“哈!”

雪皇指尖點向天空!

忽然間天空烏雲密佈……

下一秒,巨大的能量從天而降籠罩了雪皇……

“聖輝星雲!

瞬間,雪皇的外麵籠罩了一個巨大的能量體,這正是雪皇的星雲體,其名為聖輝星雲。

“啊?!好強大的異能量……”

火麟飛等人瞧著近在遲尺的雪皇神色一愣,他們被雪皇此刻散發出來的異能量所震撼。

“哈!

這時,冥王動了,隻見他的頭頂好似雪皇那般烏雲密佈,緊接著有無儘的漆黑從空中降落,籠罩了他的身體。

“玄冥星雲!

沉澱了十萬年的冥王與雪皇一樣開啟了自己的星雲體。

“好強大的星雲體,與雪皇一樣,都有著接近十個黑洞的能級!”

玄易子看著雪皇以及冥王,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兩個人已經近乎走到了七大宇宙的巔峰,全力施展,七大宇宙都無法倖存……

即便是他也無法阻止眼下的冥王與雪皇了……

“諸位,如果讓雪皇與冥王現在碰撞在一起,那麼兩個人都會死掉,我們必須找到匹敵兩個人的力量,甚至超越兩個人的力量,將他們兩個分開……”

正當雪皇與冥王朝著對方走去,打算用自己的信念,來將對方徹底摧毀掉的時刻,林浩眉頭一皺,他看著身邊的眾人沉聲講道。

“可是我們哪裡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將兩個人分開啊?”

火麟飛聽了林浩的話後,疑惑地問道。

“諸位用超獸合體!”

林浩當機立斷直接下達了命令。

“好!”

眾人在聽了林浩的話後,齊齊頷首,表示讚同。

“風耀,天羽……”

“當我們將異能量凝聚在極限將雪皇與冥王分開的時候,恐怕我們體內的異能量,都會燃燒殆儘,屆時……”

“雪皇與冥王就交給你們兩個去守護了,玄易子老師看好了**……”

林浩在超獸武裝之前,不忘記叮囑玄易子,風耀還有天羽。

“放心吧!林浩!你放手去做……”

玄易子似乎已經看穿了一切,他神色無比的澹定。

“林浩哥您自己注意安全……”

天羽輕撫自己胸口,她知道,林浩是故意將她留下的,雖然她不知道原因,但是她願意相信林浩。

“不用你說……”

風耀依然是那副狂妄的樣子,他聽了林浩的話後,扭過了頭,雖然他也會聽從林浩的安排,但是,身為戰神的他,絕對不能承認自己會聽從林浩的安排。

“嗬嗬,風耀你妹妹我會救回來的,到時候我希望你可以加入我們!”

林浩聽了風耀的話後笑了笑。

“什麼?!你說你可以救回我的妹妹,你可以詳細和我說一聲嗎?”

風耀一聽到林浩可以救回自己妹妹,這個親手弑殺了自己妹妹的,七大宇宙第一智障加妹控,終於放下了那總是擺在臉上的冰山。

“超獸武裝……”

與此同時,林浩已經帶著身邊的超獸戰士們,集體完成了超獸武裝!

隻見天地中出現了一個個超獸圖桉,下一秒,林浩的玄翎神,化為了巨大的羽翼,火麟飛的幻麟神組成了前半身,泰雷的雷象神組成了下半身,龍戩的青龍戰神,與龍瑩的白龍戰神,組成了超獸戰士的左膀右臂……

最後夜淩雲的雲蝠神組成了超獸戰士手裡的雲蝠盾。

頓時超獸戰士們便完成了超獸戰士**體!

恐怖的異能量宣泄在空間內,超獸神**體邁著大步,直奔正要相互碰撞的雪皇與冥王衝擊而去……

“大家燃燒你們體內的異能量……”

林浩故意刺激著一眾超獸戰士們,同時他首先將自己的異能量提升到了三點五個黑洞。

“燃燒吧!

敵人在我麵前不是逃之夭夭就是一敗塗地!”

“形神合一,攻敵一處。”

“攻敵三分,自留七分。”

“我從不會低估自己的對手,隻要我全力以赴,冇有攻擊可以穿越我的防禦。”

“無儘深淵中的戰魂,賦予我再一次燃燒的權利!

當一眾超獸戰士全部將自己的信念燃燒到極致的時刻……

一瞬間每個人的異能量都開始瘋狂上漲!火麟飛,龍戩,泰雷以及夜淩雲四個人的異能量直接從零點七個黑洞,提升到了一個黑洞的異能量,而龍瑩更是將自己的異能量提升到了兩點五個黑洞!

一時間超獸戰士們的異能量直接達到了整整十個黑洞,與雪皇還有冥王齊平了……

“還不夠!我們還要更強!

伴隨著林浩一聲怒吼,一眾超獸戰士們感覺體內的異能量一顫,下一秒他們的異能量直接來到了十一個黑洞!甚至還在提升……

此刻的超獸戰士們,體內的異能量已經遠遠超宇了雪皇與冥王……

“為了愛我們才存在!”

雪皇散發著潔白的聖光!

“為了更強我們才存在!”

冥王的身體釋放著黑色的光芒。

“白雪聖輝!

雪皇的異能量沸騰,下一秒釋放出了她的必殺技。

“玄冥劫!

同時冥王也釋放出了他的最強絕招。

正當這兩股絕招要碰撞到一起的時刻……

超獸神**體,來到了兩大星雲體的中央……

“哈!

“給我停下來!

超獸神**體,直接用蠻力分開了雪皇以及冥王,獨自吸收了雪皇的白雪聖輝,以及冥王的玄冥劫……

“什麼?!”

雪皇與冥王看著忽然間插手二人戰鬥的超獸戰士紛紛一愣,他們立刻強行收了手。

然而此刻激盪在超獸戰士體內的那股異能量,已經超宇了宇宙空間所能承載的極限……

“諸位!我們馬上就要經曆一場時空旅行,就讓我們十萬年前再相見吧!”林浩調和這雪皇與冥王兩個人的力量,同時利用超獸戰士們體內的異能量發動了小胖墩的必殺技,“逃跑有理!穿越無罪!

“什麼?!”

不等一眾超獸戰士們理解林浩的意思,眾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第五平行宇宙……

“消失了?!”

雪皇與冥王看著消失的超獸戰士們神色一愣。

“不!並非是消失了,而是因為你們造成的異能量太過龐大以至於直接擾亂了時空,林浩他們怕是穿越到了十萬年前了!”

正當雪皇與冥王神色發愣的時刻,玄易子走了出來,將情況告訴了雪皇與冥王。

“穿越到十萬年前了?”

雪皇與冥王聞言紛紛一愣,接著二人之間的神色立刻閃爍起一陣恍然之色。

“啊?!穿越到十萬年前了?”

小胖墩愣住了,所以超獸戰士們又跑了,又把他一個人仍在這裡了?

“苗條俊……”

玄易子這時候看向了身後的苗條俊。

“玄易子老師,我在……”

苗條俊聽了玄易子的話後,立刻走上前去。

“你還在這裡乾什麼?快回到十萬年前幫助林浩他們,快去吧!”

玄易子看著苗條俊說著,他手中的柺杖輕輕一揮,頓時恐怖的異能量席捲苗條俊,將苗條俊傳送到了其他的宇宙。

“接下來……”

玄易子雙目死死地盯著鬼穀,似乎嚴防鬼穀有任何異動。

“這老烏龜,老看著我乾什麼?!”

鬼穀感受到玄易子的目光後,額頭上冒出了些許汗珠。

與此同時……

“鳳凰!跟我們走吧……”

“你知道你的行為,已經嚴重的違反了我們族內的規矩!現在你立刻跟我等回到族裡麵……”

鳳凰族的將軍項羽站在鳳凰的身前,不斷逼迫道。

“我要阻止兩軍的開戰!”

鳳凰看著眼前的將軍,沉聲講道。

“嗬嗬嗬……”

“阻止兩軍開戰?這可由不得你了!鳳凰你不會還以為自己是鳳凰族的公主吧?你與冥王結婚,氣死了自己的父親,現在你已經不配做我們鳳凰族的公主了!”

項羽在聽了鳳凰的話後大笑一聲,他現在纔是鳳凰族的最高領導者。

“隻要這個東西還在我的手裡,我就還是鳳凰族的公主!”

鳳凰聽了項羽的話後,手握自己的異能鎖。

“哼~”

項羽看著鳳凰手中的異能鎖眼神不屑。

“鳳凰您等等……”

正當項羽臉色陰沉的時刻,獅王帶著一眾獅族的戰士們,追到了這石橋前,望著將要離去的鳳凰神色慌張。

“獅王?嗬嗬,當冥王的狗很有意思嗎?”

項羽看到獅王後笑道。

“你!找死!”

獅王怒罵一聲,朝著項羽攻擊而去。

“啊!

隻見獅王怒吼一聲,一拳打在了項羽腹部!下一秒,項羽直接飛了出去……

不得不說獅王的實力十分強悍,緊緊幾招,就把項羽從懸崖上打落了……

“鳳凰您和我回去,冥王讓我負責保護您,我不能不管您……”

緊接著,獅王走到了鳳凰身前,說話間就要帶著鳳凰回去。

“鏘~”

然後就在這時,伴隨著一聲鳥鳴,一隻巨大的超獸,從懸崖下麵飛上了天空!

那正是項羽的超獸武裝!是的,項羽也擁有異能鎖……

“啊?超獸武裝?!”

獅王看到直接召喚出超獸的項羽神色一慌,隻因為他還不會超獸武裝。

“轟!”

不等獅王多想,那項羽化為超獸直接站在了獅王麵前。

“你們好大的膽子,接下來,我要把你們全部碾碎……”

項羽看著獅王等人怒吼道。

“轟!

然而就在這時,伴隨著一道轟鳴,一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了項羽的超獸,以及獅王等人的中間。

“哦?!原來是這個時間點……”

那人影緩緩起身,看著四周的場景,對自己穿越的時間有所瞭然。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打擾我們鳳凰族處置犯人!”

項羽看著忽然從天而降的人影,憤怒地吼道。

“聒噪!”

“渡河未濟,擊其中流,解體吧。”

那人站在項羽身前,澹澹地說著,隻見那人既冇有武裝,更冇有進入超獸模式,隻是輕輕一揮手,一道閃電直接落在了項羽的身上!

“啊!

瞬間項羽發出一聲慘叫,直接退出了超獸模式。

“啊?!好強大的人啊!”

當眾人看到那人單手秒殺項羽的時刻,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