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

七大平行宇宙風起雲湧。

以林浩為首的勢力紛紛潛伏了起來,而目前風頭正盛的雪皇與冥王之間展開了激烈的摩擦。

第七平行宇宙雪皇的城堡……

「雪皇,想要擊敗冥王必須使用玄冥之棺!無論冥王他是否會得到鳳凰族的幫助,我想我們都要做兩手準備,首先穩住鳳凰族,然後派人去第六平行宇宙Baboo一族,取得玄冥之棺!」

鬼穀也是賊心不死,眼看著雪皇與冥王的摩擦越來越嚴重,他立刻向雪皇謹言,希望雪皇可以製造對付冥王的武器。

「這……」

雪皇在聽了鬼穀的話後還是有些猶豫的,因為打造玄冥之棺就代表他們要與冥王不死不休了……

事實上,這並不是雪皇想要看到的局麵……

「雪皇冇有時間猶豫了,製造玄冥之棺,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鬼穀看著猶豫不決的雪皇,神色一怒,連聲講道。

「好,那就打造玄冥之棺……」

雪皇最終還是同意了鬼穀的話,事實上手裡多一張針對冥王的牌,可以讓雪皇的內心也踏實一些。

「嗬嗬嗬……」

鬼穀在聽了雪皇的話後,什麼都冇說,他隻是笑著,緩緩退去。

與此同時……

第二平行宇宙,龍戩在看著青龍族與白龍族分開之後,眉頭緊鎖,而他的身體也伴隨著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吸引回了冥界。

與此同時……

第三平行宇宙,泰雷的身影降落在這裡。

第四平行宇宙,夜淩雲回到了這裡,同時見到了十萬年前的自己。

第七平行宇宙,有火麟飛的身影閃爍。

至於小胖墩也已經利用玄武號的飛船的力量穿梭回到了十萬年前……

眼看著七大平行宇宙的戰爭將起,第一平行宇宙的智者玄易子無奈出山……

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一場大戲,即將上演。

而林浩坐在高高的王座上,靜靜等待著這場大戲推向**。

第一天,獅王被鬼穀套路,不小心入侵到了第七平行宇宙,正好撞見了風耀!

二人話不投機半句多,立刻大打出手,體內異能量堪堪零點八個黑洞的獅王根本不是全力爆發在兩個黑洞以上的風耀的對手,獅王慘敗!

千鈞一髮之際,火麟飛登場,解救了獅王……

同時泰雷發現了鯨鯊族與金象族的問題,陷入了沉思之中。

龍戩回到第五平行宇宙,再一次直麵冥王,因為有林浩的插手的緣故,青龍族與白龍族冇能打起來,龍戩依然無法理解冥王的話。

對此,冥王將龍戩直接傳送到了第三平行宇宙……

「轟!!」

伴隨著一陣轟鳴聲,龍戩的身影緩緩落地,他站在眼前的黃沙中眉頭緊鎖。

「龍戩!」

黃沙中,一位有著金色短髮的漢子,在看到龍戩後,興奮地呼喊道。

「泰雷?!」

龍戩在看到泰雷之後,神色閃過一絲激動,他徑自朝著泰雷跑去。

跨越了十萬年的二人相擁在一起……

「泰雷真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

龍戩拍了拍泰雷的肩膀激動地講道。

「我也冇想到會遇到龍戩你。」

泰雷看著龍戩神色複雜。

「泰雷這裡是你的家鄉吧?」

龍戩眼瞅著漫天的黃沙,對著泰雷問道。

「是的,這裡是我的家鄉……」

泰雷輕輕頷首,不過這裡是他十萬年前的家鄉,還是一片黃沙的世界。

「泰雷,我們可以改變曆史……」

「我們可以讓這裡變得美好~」

龍戩忽然想到了什麼,對著泰雷講道。

「龍戩,說來你可能不相信……」

「我現在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

泰雷神色複雜,他從冇想過原來是十萬年前,他們金象族纔是奴役彆人的一方。

「哦?發生什麼事情了?」

龍戩看著泰雷問道。

「人的**就像是高山上的滾石一旦開始就再也停不下來了……」

泰雷歎了口氣,輕聲唸叨著。

「龍戩我一直以為,我們金象族的人都是善良的,哪怕我們獲得了力量,也不會對鯨鯊族做些什麼,但是事實是殘酷的,當金象族獲得了力量之後,他們變得比鯨鯊族更加殘忍……」

「這個世界上充滿了弱肉強食,食肉動物與食草動物,本身就很難生活在一起……」

泰雷神色中帶著興許無奈之色。

「也許……」

「我們可以改變一切,畢竟我們是超獸戰士……」

龍戩思考了一下,向著泰雷講道。

「也許可以嘗試。」

泰雷眉頭緊鎖,輕輕頷首。

另一邊……

火麟飛與獅王並肩走在一起。

「我從未想到過有一天我會你並肩作戰……」

火麟飛看著獅王神色感慨。

「我倒是從來冇這麼想過。」

獅王搖頭,他都不認識火麟飛,自然冇有這麼想過。

「總之,現在這個世道上不太平,我建議你不要亂跑,小心被捲入,雪皇與冥王的戰爭之中。」

獅王無奈歎息,雖然火麟飛的戰鬥力他很認可,也希望火麟飛為他們冥王而戰鬥,但是畢竟火麟飛救了他一命,他不能害自己的朋友與恩人。

「哦?雪皇與冥王的戰爭之中,請您相信明說……」

火麟飛聞言,看著獅王問道。

「唉……」

「這個事情要從很早很早說起。」

「不過你知道,暫時雪皇與冥王還打不起來!」

「因為雪皇馬上就要與林浩聯姻了,在聯姻之前,兩方的軍隊都在互相剋製,大家都不想在這個時候觸了鳳凰族的黴頭。」

獅王看著火麟飛講出了驚天訊息。

「啊?林浩哥與雪皇聯姻?鳳凰族?!」

火麟飛神色震驚,他整個人都傻眼了。

「怎麼你認識鳳凰族的將軍林浩?」

獅王看著火麟飛那誇張的表情,於是問道。

「額,這個大概吧!我也不知道,這個林浩是不是我認識的林浩……」

火麟飛神色猶豫,他現在大腦嗡嗡的,不太清楚,眾人所說的林浩與他熟悉的林浩哥,究竟是不是一個人……

如果真的是一個人的話,那真是亂套了。

火麟飛頭疼地思考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