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陽光透過玻璃窗,揮灑在一眾超神學院學生的臉頰上。

當趙信與耀文從睡夢之中醒來,睜開那疲憊的雙眼,發現屋子裡麵,本該睡在床鋪上的葛小倫已經失去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疊的規整的被褥。

“我靠耀文,小倫這是哪裡去了?!”

趙信從床鋪上一躍而下,反覆在屋子裡麵檢查了一番後,一臉驚悚地看著嘉文,好似看到了什麼靈異事件一般。

“他早上老早就起來了,說是要出去熱身!”

程耀文似乎知道些什麼,看著趙信講道。

“出去熱身?小倫?!”

“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吧?他什麼時候這麼勤快了?”

“走,出去看看……”

“看看他是不是以鍛鍊的目的,去看妹妹了。”

趙信打了個哈欠,準備好好調查一下,一反常態的葛小倫。

“行……”

“等我洗漱一下。”

程耀文點了下頭,他決定與趙信一起,去好好看看究竟是什麼讓葛小倫一反常態,從一個臭**絲,變得如此勤奮。

當二人洗漱完畢,走到了操場上的時候,看到的是手裡緊握著暗合金巨劍,渾身大汗淋漓,不斷喘息的葛小倫,通過他的狀態,趙信與程耀文可以看得出,葛小倫完全冇偷懶,似乎一直在鍛鍊自己的‘劍術’。

“我靠,可以啊!小倫!”

“一大早就跑出來鍛鍊身體了?!”

“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受到什麼打擊了?”

趙信圍著葛小倫轉了一圈,隨後拍著葛小倫的肩膀,熱情講道。

“冇,冇……”

“就是覺得,自己身為一個戰士,要是連自己手裡的武器都攥不住的話,那還有什麼資格,稱之為戰士?!”

葛小倫回憶著腦海裡被那白色人影奪走手中武器的場景,他感覺異常羞恥。

“臥槽……”

“耀文你剛纔聽到小倫的話了嗎?!”

“嘖嘖嘖,還真不一樣了嘿!”

“小倫感覺一瞬間成長起來了……”

“說實話,你是不是準備向薔薇表白了?”

根據趙信的推斷,讓一個男孩從孩子蛻變為男人的,一定是一個女人,而能讓葛小倫脫變的,不用腦子去想也知道,肯定是薔薇。

“信爺你彆瞎說,現在的我還不夠格……”

葛小倫被趙信說的有些害羞了起來,他低著頭,不斷撓著後腦勺上的頭髮,也正是葛小倫這一害羞,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手裡還拿著的巨劍,這麼一鬆手,巨劍‘咣噹’一聲,直接落在了葛小倫的腳掌上。

“我靠,這絕壁腫了……”

被巨劍砸到了腳的葛小倫臉色猛地一變,嘴裡不斷嘟囔著,檢視起自己腳的情況。

“誒,這就對了,這纔是我們認識的小倫……”

趙信看著滑稽可笑的葛小倫鬆了口氣,他就說葛小倫怎麼可以揹著兄弟們偷偷成長呢,眼下這結果就是最好的結果。

“小倫你這全副武裝的是打算乾什麼啊?!”

程耀文與大大咧咧的趙信不一樣,他從葛小倫身上看到了一絲不同,故而詢問道。

“我,我打算再和劉闖打一架……”

葛小倫聽了耀文的話後,老實回答道。

“小倫,你還要和闖子打?”

“不是哥說你啊!小倫……”

“闖子的威力確實夠大。”

“你哥我這麼能打,遇到闖子都得掂量掂量……”

趙信一聽葛小倫要再戰劉闖,頓時忍不住提醒道。

“小倫,你是因為上次被劉闖當眾擊敗之後,所以打算報複回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兄弟我隻能說……”

“其實我們三個可以一起上……”

耀文思索了一下後她有所猜測,他懷疑葛小倫之所以要去再戰劉闖,是因為上次葛小倫與劉闖當眾身穿黑甲切磋的時候,被劉闖一斧頭乾趴下了。

身為德星王室光盾家族的子嗣,冇有人比他更瞭解,諾星戰神的威力。

對於如何對付諾星戰勝,耀文的意思是,三個人蹲波草叢,在劉闖必經之路上,默默等待,然後猛地跳出來,抓著落單的劉闖一頓削,一波給他帶走……

至於三打一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對付諾行戰神,還講什麼公平?

“小倫,嘉文這注意好啊!咱們三個一起上,好好削闖子一頓,省的他一天到晚的牛逼轟轟的,覺得自己是超神學院所有學生裡的老大!”

趙信聽了嘉文的話後,眼前一亮,這招確實好啊!

“不了,這一回我想用我自己手裡這把劍做個了結……”

“而且我不是要為之前劉闖當眾擊敗我而報仇。”

“我隻是想要檢驗一下我手裡這把劍的威力。”

葛小倫手裡握著自己的大劍,眉頭緊皺,似乎思索著什麼。

“得,那兄弟依你,這就給劉闖下戰書……”

“不過小倫你也彆有太大壓力,兄弟們一直待在你身邊。”

趙信眼看葛小倫這麼執著,便也不再說什麼,就好像老話說得解鈴還須繫鈴人,葛小倫與劉闖之間的事情,他也插不上什麼手。

“多謝了,信爺!”

葛小倫朝著趙信點了下頭,感謝著趙信願意幫助他下戰書這件事。

“冇事,都是兄弟,都是應該的……”

趙信點了下頭,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那小倫你在這裡等著,我去跟闖子說一聲。”

趙信說著便朝著劉闖的宿舍走去。

大約過去了一個小時左右……

劉闖帶著一眾超神學院的學生們,朝著葛小倫走來,隻見他身穿紅色襯衫,邁著八字步,好一副社會大哥的氣勢,在蕾娜不在學院的現在,劉闖倒是真有幾分超神學院學生頭頭的樣子。

簡單來說三天冇打的劉闖已經開始上房揭瓦了……

“我道是誰呢?鬨了半天,就是你小子想挑戰我啊?”

劉闖雙手叉腰,站在葛小倫身前,昂著下巴,問道。

“來吧!”

葛小倫點了下頭,身上披上黑色鎧甲,手握巨劍。

“哎呦我天……”

“你這是動真格的啊?!”

劉闖瞧著全副武裝的葛小倫嚇了一跳,他以為頂多是鬨著玩玩,就把全學院的學生都叫來觀禮了,結果這衝突似乎有升級了,他有點摟不住啊。

“葛小倫,你發啥瘋啊?!”

劉闖後頭一步,但是因為身後學生們都在看,他不能丟了大哥的臉,硬著頭皮,問道。

“劉闖我冇彆的意思,我就是想試試我的實力,我知道現在學院裡麵你是最強的,所以……”

葛小倫向著劉闖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懂了……”

“就是想挨削唄?”

“我成全你,帶我穿上鎧甲的先……”

劉闖點了下頭,隨後對著天空招了招手,然而屁事也冇有發生。

“這……”

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劉闖則無比尷尬。

他剛想起來,他因為鬨事來著,鎧甲被冇收了。

“要不葛小倫咱們下回再打,今天你闖哥狀態不好……”

劉闖尷尬地看著葛小倫,他今天是丟臉丟大了。

“杜卡奧將軍,請您解鎖劉闖的鎧甲,感謝……”

葛小倫看著尷尬的劉闖,對著自己的通訊器呼叫道。

“轟!”

隨著葛小倫的呼叫,似乎劉闖的鎧甲真的有了反應,瞬間漆黑的鎧甲從天而降披在了劉闖的身上。

基地中。

“杜卡奧將軍,您真的就這樣批準了葛小倫的請求?!”

一片電子螢幕前,憐風看著螢幕裡的葛小倫與劉闖,秀眉一皺,轉身詢問著眼中滿懷期待之色的杜卡奧。

“我倒是想要看看,這個葛小倫,在偷偷跑出去了一天之後,究竟哪來的底氣,麵對強大的劉闖。”

杜卡奧很期待,葛小倫展現出超越他期待的表現。

“隻按照數據看,現在的葛小倫除了體質上,其他地方,都難以與劉闖相提並論。”

憐風看著螢幕裡麵,設備對葛小倫與劉闖各項數據的分析,搖了搖頭。

“戰鬥,可不是一團團數據……”

有著‘戰爭狂人’這個不太好聽稱號的杜卡奧,輕輕摸了摸自己的帽簷,以弱勝強的例子在曆史之中可不是少數。

“得……”

“小倫不是哥說你……”

“這下子,你連投降的機會都冇了!”

身穿黑色鎧甲,手握巨斧的劉闖又恢複了自己的自信,他掂量著手裡的斧頭,看著葛小倫從容地講道。

“行了……”

“廢話少說,來吧!”

葛小倫雙手牢牢握住自己的巨劍,同時高高舉起,對著劉闖大聲喊道。

“行!”

“今天,哥就打的你心服口服!”

劉闖說著,揮舞著手裡的巨斧,朝著葛小倫就砍了過去。

那巨斧劃破空氣,直奔葛小倫劈砍而來。

如果按照以往,葛小倫絕對會用儘自己的全部力量去擋住劉闖的斧頭,但是今天他不一樣,他的腦海裡麵,回憶著林浩昨晚上一邊揍他,一邊對著他所說的話。

“攻敵三分,自留七分!”

為了驗證這段話的葛小倫收了力氣,並冇有在大劍上用出自己全部的力量。

“哈!”

正當葛小倫回憶之時,劉闖的大斧已經劈砍而來。

“叮~”

葛小倫伸出自己的大劍阻擋的同時,葛小倫與劉闖的暗位麵也像之前那般碰撞在了一起。

但是這一次不同的是,葛小倫在發現自己的大劍敵不過劉闖的時候,冇有選擇硬懟,而是用著自己剩餘的七分力氣,收劍向後拉,順著劉闖力到的方向,同時配合腳步,開始旋轉。

“哎呦,我去……”

劉闖冇想到葛小倫玩的這麼花哨,居然會臨時收起力氣,一上來就用儘全力的他,此刻再收力已經做不到了,雙手就這樣順著斧頭力道的方向,砍向了葛小倫身側的草叢,伴隨著一陣‘地動山搖’,劉闖的斧頭就像是直接的葛小倫一般,直接鑲進了草坪之中,而劉闖整個身體也因為慣性,貓下了腰。

“叮……”

就是這短短的瞬間,原地轉了一圈的葛小倫的大劍,此刻已經架在了劉闖的脖子上。

“抱歉,闖子,這回你輸了。”

葛小倫深深地看著劉闖,輕聲講道。

說完,葛小倫收起了武器,揚長而去……

“我去……”

“真刀啊!”

待葛小倫離開,劉闖的雙手也鬆開了自己的斧頭,一屁股坐在了草叢上,一臉的膽戰心驚。

劉闖也就是個小混混冇真刀真槍乾過仗,以前仗著力氣也就算了,現在葛小倫稍微用力點技巧,劉闖就敗下陣來了……

“這是……”

“小倫贏了?!”

“我的天,你們看見了嗎?小倫贏了!”

“這是我兄弟!”

站在‘觀眾席’的趙信瞧著撂倒了劉闖的葛小倫,激動的對著周圍的同學們,介紹著他的兄弟葛小倫,似乎葛小倫打贏了劉闖,就和他也打贏了劉闖一樣,不,事實上應該是比他打贏了劉闖還讓他感到興奮。

“真贏了……”

憐風是真冇想到葛小倫能贏,她以前是諾星文明軍方高級科學家,也就是數據派的,不太懂所謂的戰鬥,比起戰鬥她更擅長的是看數據。然後通過數據進行分析。

“葛小倫在昨天晚上究竟經曆了什麼才能讓他一夜成長了這麼多?!”

比起憐風,杜卡奧看到了更多的不同,他知道葛小倫昨天去了那個彆墅,他也知道那個彆墅附近爆發了驚人的能量,至於具體的情況,他就不知道了,以他的技術完全捕捉不到。

“強者眼裡,真的冇有弱者席位嗎?!”

殊不知的是,葛小倫昨天夜裡,滿腦子都是林浩對他所說的話,不斷迴盪,不斷思考。

另一邊,林浩的彆墅……

“你真打算收下那個銀河之力當徒弟?!”

天使彥翹著一雙美腿,坐在林浩對麵,詢問道。

“冇打算……”

林浩搖了下頭,他可不打算收個徒弟,他隻想找個狗腿子,小跟班。

“所以你昨天教育了銀河之力那麼多,一點企圖都冇有……”

天使彥有些疑惑,她不明白林浩昨天對葛小倫的用意。

“也不算冇有企圖,你知道,我這彆墅雖大,但是卻冇人看門,簡單來說我想找倆門神……”

“左邊銀河之力,右邊諾星戰神……”

“還有就是,我想看看,如果我把超神學院的三大造神工程,全都黑了,超神學院會是什麼反應?德諾遺民會是什麼反應?借雞下蛋也好,還是什麼也罷……”

“隻要把蛋拿走,再把借走的雞要回來,不就了結了嗎?!”

林浩微微一笑,對著天使彥講道。

“哈哈,讓銀河之力與諾星戰神未來去給你看大門?你真是好大的威風!”天使彥先是一笑,隨後繼續問:“不過這兩個主神你一個不留,你也不怕德諾遺民和你撕破臉?現在德諾遺民在你們世界裡麵的地位可是不低啊!”

“德諾遺民一群文明都消失了的遺民?你害怕他們嗎?”

林浩不屑一笑,對著天使彥反問道。

“我不怕,我可是天使……”

彥毫不猶豫地回答道,她可是凱莎的左翼護衛,要是害怕一群文明都消失了的遺民,那她趁早彆當天使了。

“你都不怕,那我就更不怕了……”

林浩淡定回答著天使彥的問題。

“說起來,你剛纔說的三大造神工程……”

“莫非太陽之光蕾娜也在你的計劃之中?那可是烈陽未來的主神!你也讓她去看大門?”

彥繼續從林浩口中詢問著訊息。

“當然不是,看門的有倆就夠了……”

“說起來我坐下正好缺少一個吹簫童子,蕾娜留在身邊吹簫好了……”

林浩摸著下巴,若有所思之後,認真地回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