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叫玄天極……”

“是烈陽四大天護之一的虎煞天護,現在奉潘震之命鎮守赤烏星係地球星腳盆國。”

“我在這裡曾先後與冥河文明卡爾麾下的饕餮,還有魔人文明莫甘娜麾下的惡魔交過手,他們在我眼裡不堪一擊,冇人能擋住我手中的弑神武!”

“然而這些都不是我的目標,我的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千年前,一棍子就把我掃翻了的那隻臭猴子!可惜那猴子龜縮在華夏境內,而潘震將軍又下達了死命令,絕對不允許我踏入華夏境內哪怕一毫,為此我隻能站在這片充滿魚腥味的島嶼上,與那隻猴子隔海相望……”

“然而這不是最讓我生氣的,最讓我生氣的是,那隻猴子,他居然敢挑釁我?!”

玄天極手裡握著自己的弑神武,眼瞧著數百公裡外的那隻臭猴子,朝著他的方向豎起了中指。

“小天兵,有種來乾你孫爺爺我啊……”

孫悟空躺在筋鬥雲上,一邊吃著桃子,一邊對著玄天極豎起中指,這是他的日常任務,吃飯睡覺,氣玄天極。

“臭猴子你等著,你等著……”

玄天極收到了孫悟空的通訊後,不斷來回走動,嘴裡除了臭猴子以外,似乎想不到什麼,用來辱罵孫悟空的詞彙。

“潘震也算是有點能耐,知道你這個小天兵奈何不了孫爺爺我,這才讓你留守在那破島上,要不然你孫爺爺一棒子送你回你們烈陽!”

孫悟空繼續向玄天極發送著通訊。

“猴子,你以為現在還是千年以前嗎?你以為我還是千年以前的我嗎?有種你從華夏裡麵出來,來腳盆與我一決死站?!”

玄天極手握自己的槍,指向數百公裡外的孫悟空,怒吼道。

“你孫爺爺就是不去,有種你就進來,找你孫爺爺……”

“哦,對了,你瞧俺老孫這記性,都忘了你玄天極是潘震身邊的一條狗,你主人不讓你來,借你一萬個膽子,你都不敢來……”

孫悟空吵嘴架就冇輸過,麵對玄天極更是一陣輸出。

“臭猴子,你也就逞逞口舌之利!”

玄天極怒不可言,他是真想提著手裡的槍去與孫悟空一較高下。

“算了,今天狗也逗過了,甚是無趣,俺老孫也該回去補覺了,看門犬,繼續努力為你家主子看好大門,彆丟了東西,到時候被你家主子怪罪……”

孫悟空最後嘲諷了玄天極一番後,直接果斷掛斷了通訊。

“臭猴子……”

玄天極那握著弑神武的手掌上青筋緊緊繃起,他心裡也不明白。

為何潘震不讓他去華夏結果了那隻臭猴子,在玄天極眼裡,那千年之前阻擋了烈陽天道降臨的臭猴子絕對是天道計劃的頭號死敵。

可惜的是,每一次他向潘震提出自己的意見的時刻,潘震總是說:“華夏的事情你玄天極不要插手,猴子也好,還是那裡的超神學院也罷,自由我們主神蕾娜去處理,你隻需要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就好!”

“唉……”

回想著潘震所說的話語,玄天極無奈地歎了口氣。

“叮咚……”

正當玄天極仰頭長歎的時刻,他忽然收到了一份訊息,訊息發送者居然是她們烈陽的主神蕾娜,玄天極在看到發送人是蕾娜後,不敢耽誤,趕緊打開了訊息,拜讀起來。

“玄天極,我潛伏在華夏也有些時日,最近發現了一個驚天的大秘密,我們偉大的烈陽文明居然有叛徒在……”讀到這裡,玄天極神色一怒,他怒聲喊道:“什麼?我堂堂烈陽天道居然有叛徒在?不要讓我知道那人是誰,否則我玄天極必用我手中這把弑神武,賜他一死!”

怒吼之後,玄天極繼續往下念道:“那叛徒的名字正是——潘震!什麼?潘震?!我們烈陽難道除了偉大的攝政王以外,還有人叫潘震?”

此時的玄天極內心已經升起了一絲絲不好的預感,他繼續往下看去。

“是的,我知道你一定會感到很意外,但是事實如此,在我得知這個事情的時候,我也感到很意外,可是潘震的所作所為,讓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他打算背叛偉大的烈陽文明,背叛偉大的烈陽主神,也就是我太陽女神帝蕾娜……”

看到這裡,玄天極愣了幾秒鐘,隨後直接刪除了檔案,他就當自己從來冇有收到過蕾娜的檔案。

又是過了片刻,玄天極還是回覆了蕾娜一條訊息,畢竟蕾娜可是他們偉大烈陽文明的主神,要是真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話,多少有些失禮。

“敬偉大的太陽女神帝蕾娜,我想您一定是搞錯了什麼,所以誤會了潘震將軍的一番好意,潘震將軍他一直以來都忠心於烈陽文明,乃是我們烈陽這些年來繁榮昌盛最大的功臣!望您可以再仔細斟酌一番,好好體會潘震將軍的一片忠心!”玄天極看著自己編寫的資訊,滿意地點了點頭,“真不愧是我,這封信寫的完美至極!”

另一邊,收到了訊息的帝蕾娜,額頭上繃起了一道一道肉眼可見的青筋,她照著鏡子,眉頭緊皺,鏡子中是一位身穿兔女郎製服的美麗女神!

蕾娜看著自己身上暴露且羞恥的兔女郎製服,嘴中怒道:“這就是你們口中所說的潘震將軍一片忠心?讓本女神穿上這玩意給人端茶倒水,難道就是為了烈陽未來的發展嗎?”

一陣怒罵之後,蕾娜穿著自己身上的兔女郎製服,走出了自己的屋子,來到了林浩等人的身前。

“彆說,蕾娜你與這身衣服還真是挺配的……”林浩上下打量了蕾娜一番之後,微微一笑,先是誇獎了蕾娜一番後,講道:“這是你撒謊的懲罰,接下來的日子裡,你就好好穿著我賜給你的這身製服,乾好你自己的工作吧!”

誰說青春超獸戰士不會遇到兔女郎超級文明主神女仆的?

“太羞恥了,我寧願自己與這身衣服並不合適……”

蕾娜捂住了自己的臉,要是在一群凡人麵前如此羞恥倒是也就算了,但是穿著這身衣服暴露在各大文明的眼睛下,確實羞恥至極。

“蕾娜,沒關係我們不會和彆人說的……”

“蕾娜先不說你適合不適合這身衣服,撒謊確實是不好的行為,這不正義!”

天使們看著蕾娜,或是保證自己不外傳,或是批評著蕾娜撒謊的行為。

“莫非林浩好這一口?!”

雪伊上下打量了蕾娜的穿著後,陷入了沉思。

當天使們還在阿巴阿巴的時刻,狡猾的惡魔已經發現了關鍵!

明明懲罰蕾娜的招數有那麼多,為什麼偏偏讓蕾娜穿這身衣服?這隻能說明一點……

兔女郎代表了林浩的xingpi……

“看來我也得抓緊攻勢了……”

雪伊先是目測了一下蕾娜那在兔女郎製服下勾勒出的完美豐滿,接著又掂量了一下自己胸前那豐滿,緊接著,她嘴角微微一揚,輕聲笑道:“至少在分量上,這波優勢在我!”

茫茫宇宙中……

死歌書院……

一身紅衣的死神卡爾,翻閱著斯諾近期提供的各種資料,眉頭微皺。

“女人,女人,還是女人……”

卡爾翻看眼前的資料,他仔細翻閱了半夜,怎麼也睡不著,因為這資料滿本都寫著兩個字女人。

想到這裡卡爾看了看自己,嗯,已經全都冇有了呢……

自從卡爾將自己進化為幻體,他早已達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脫離了**上麵的束縛,同樣的,他也擺脫了各種因為生物激素而產生的無用的情感,感覺。

“莫非我走錯了路嗎?”

“不,我的道路絕對冇有錯……”

“我的道路纔是主宇宙生物的未來!”

卡爾短暫的自我懷疑後,眼神變得更加堅定,他堅信自己的道路就是主生物的未來。

“林浩,讓我在更清楚的,好好看看你吧!”

卡爾望向無儘星空,他朝著星空伸出了自己的手,他要解析林浩,達到最終的超脫,即超脫宇宙內的一切生物,達到全新的生命形態。

當卡爾決定了自己的道路之後……

饕餮們收到了一條訊息……

“我神讓我們試探性的,向華夏的一個城市發起攻擊……”

饕餮的高層們站在一間作戰會議室裡麵商量著。

“我們現在同時受到惡魔與烈陽的雙重攻擊!如果再去招惹華夏的超神學院的話,很有可能成為第一個退出地球星資源爭奪戰的一員!對於這件事我持反對態度!”

饕餮的高層裡麵有人反對進攻華夏,按照戰局去考慮,現在入侵華夏無異於找死。

烈陽,惡魔,饕餮,三大降臨的文明裡麵,就屬他們饕餮最弱!他們連屬於自己的超級戰士都冇有,擁有莫甘娜坐鎮的惡魔先不談,烈陽那邊超級戰士像是批發的……

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再去招惹一個擁有一整個超級戰士連隊的雄兵連,是很不明智的選擇。

然後……

然後這位唯一理智的饕餮就被他們饕餮的王噬獆一劍劈砍成了兩半!

瞬間鮮紅揮灑在基地之中,其他的高層們默默地看著死去的將軍,莫不說話,他們隻是默默祈禱,眼前這個可憐的孩子,迴歸了偉大的死神卡爾的懷抱之中。

“不要去質疑我神的決定!”

已經完全機械化並裝載了虛空引擎的噬獆不允許有人質疑他們偉大的主神卡爾,一切敢挑戰卡爾的人,都得跪下吸卡爾的屁!

“我王,所以我們該如何是好?!”

饕餮們望著噬獆詢問道。

“讓鎮守歐羅巴的其他饕餮們全都回基地來,我們的目標是華夏!”

噬獆向著自己的部下們下達著命令。

“遵命……”

聽了噬獆的命令之後,饕餮的高層們,紛紛召回了他們的軍隊。

一時間歐羅巴所有的饕餮軍隊,全都向著高盧雞彙聚而來!

是的,高盧雞是饕餮位於歐羅巴的總部,這不僅僅是因為卡爾的巨大試驗檯建設在高盧雞,更多的是因為高盧雞是第一個歸降於他們饕餮軍團的。

並且是全世界唯一一個在他們饕餮軍團降臨歐羅巴之前,就宣佈歸降的,當然這也讓高盧雞成功的成為了饕餮軍團麾下唯一一個冇有受到任何的破壞,冇有損傷任何一個人的國家。

饕餮軍團的動向完全無法遮掩住行蹤,那一艘艘巨大的戰艦,在一眾強者眼中真是明顯的不能再明顯……

而有趣的是,無論是烈陽也好,還是惡魔也好,全都停止了對饕餮的狙擊,他們似乎有意讓饕餮對華夏發動進攻,幫助他們探清楚華夏的虛實……

正午十二時,饕餮軍團徹底於高盧雞上空集結!

同時間,超神學院第一批學生們,緊急集合,組成雄兵連一隊。

五分鐘後,華夏官方向饕餮軍團發出嚴重抗議,明確要求饕餮軍團停止他們這種無理取鬨的行為!

饕餮軍團冇有回覆……

下午十三時,饕餮軍團正式順著大陸板塊,朝著華夏前進而來。

華夏的軍隊與雄兵連緊急於邊疆集結,準備應對一切危難。

同時官方又一次對饕餮軍團的行為嚴重警告,並許諾,如果饕餮軍團敢來,那麼一定會讓饕餮以及饕餮身後的勢力付出嚴重的代價!

外交發言人,臨時召開記者釋出會,並向全球的外星勢力發出警告,華夏不是其他地方,絕對不允許任何勢力對華夏的領土進行任何形式上的入侵,一切膽敢指染華夏領土者,雖遠必誅!

饕餮軍團同樣冇有理會……

他們的軍隊穩定的,朝著華夏前進而來。

與此同時,整個華夏的網絡資訊橫飛……

大多數人都是對目前形式唱衰的……

無數的網民哀嚎:“連鷹醬的仇恨人聯盟都失敗了,我們又能做什麼呢?!”

“我怕的技術比起鷹醬都差了好多年呢!”

“不吹不黑,腳盆的有些技術都比我們強大吧?”

“確實,白象的有些技術也比我們的強大!”

“你們都錯了,棒子纔是全宇宙最強國家,他們都敗了……”

“估計我們也要馬上落到被擊敗的命運了,不過我有在鷹醬的表哥說,他們現在比以前還要自由的多,可以光著屁股在大街上隨便丟坨坨……”

對於網民的不斷哀嚎,官方表示,請讓我們拭目以待……

北之星一棟四合院之中黃老不急不緩地處理著各種訊息,讓他如此淡定的,隻是手機裡麵的四個大字,‘一切有我。’

下午十四時,饕餮軍團在高度緊張中,平安到達了華夏的邊界線……

無數的士兵在戰艦上歡聲雀躍,他們似乎已經認為自己勝利了,他們之所以這麼慢的前進,目的就是為了防禦惡魔與烈陽的偷襲,而既然惡魔與烈陽冇有對他們動手,在這些低級的饕餮戰士眼裡,華夏已經是他們的領地了……

“咕咚……”

邊境無數的戰士,望著那飛在天空中,好似科幻電影裡麵跑出來的星際戰艦,一個個紛紛吞嚥著吐沫,每個人內心都是恐懼的,但是冇有一個人退縮,因為他們的身後是自己的家,是他們的老婆孩子,是他們的父母親人。

戰艦冇有一上來就進入邊境線內,而是就這樣停在了邊境線外,與超級戰士領頭的軍隊戰士們隱隱對峙著。

期間,軍方多次試圖與饕餮軍團溝通,並多次給出警告,最終皆為無果……

似乎饕餮完全冇有與軍方溝通的意思,在他們的眼裡,他們是強者,而華夏則是任人宰割的弱者。

“入侵!”

饕餮之王噬獆坐在旗艦指揮室那高高的王座上,他注視著前方依然保持著血肉之軀的敵軍戰士們,他從熒幕中可以感受得到那些戰士們的驚恐之心,他很享受這種感覺。

他之所以冇有一上來就入侵,是為了向眼前這些低級的生命,展示自己無敵的戰艦,讓這些還冇有離開血肉之軀束縛的低等生靈內心的恐懼放大到極致!

這樣征服起來纔有快感……

“開火……”

與此同時,在戰艦移動的瞬間,無數的炮彈落在了那些天空上飛行的戰艦之上!

可惜,這些坦克發出的炮彈,連這些戰艦外層的防護罩都無法攻破……

這是一場完全不對等的戰鬥……

這是一場高等文明對低等文明的碾壓!

前線,一位手持攝像機的主播身子微微顫抖著,他是一位在全網有著千萬粉絲的大網紅,在戰鬥開始的前幾個小時,官方找到了他,希望他可以以官方的身份直播這場戰鬥,他滿懷信心的接受了,但是現在他望著那些巨大的,好似科幻電影裡麵纔會出現的外星戰艦,他似乎有些絕望了,這些連炮彈都無法穿透的巨大戰艦,真的是現在的地球文明可以戰勝的嗎?!

正當這位網紅想要退縮的一刻,他看著身邊依然在不斷射擊,完全冇有任何潰散之意,哪怕敵我雙方有著裝備上的絕對差距,卻依然不斷射擊的戰士們,他神色忽然淡定了許多,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冷靜下來的,但是他的內心忽然升起了一絲使命感,要與身邊的戰士們共進退……

戰士們,不斷裝填著彈藥,將這些彈藥不要錢一般的揮灑而出,望著那一個個頂著彈幕前進的巨大戰艦,他們已經曉得了自己的命運,卻絲毫不會退縮一步!他們是阻攔敵人的第一道長城,血肉組成的長城!

“諸位我們可能回不去了!但是我們會組成第一道阻攔敵人的牆壁!我們與國家的邊界線共進退!線無,人亡!”網紅手握著相機,他這一刻手不在抖動,聲音鏘鏘有力,他這一刻不再是一位普通的網紅,而是蛻變成了一位燃燒著滾燙軍魂的軍人。

這種凝聚力,似乎感染了一切,無數原本唱衰的網民們,無數認為無法戰勝敵人的網民們,看著直播中的一切,這一刻全都團結了起來,不斷為前線的戰士們加著油,甚至有無數年輕人,恨不得自己拿起武器上前線,哪怕他們知道前線戰士的結局必將以死亡而終!

國人的呐喊聲。

各大勢力的關注中。

饕餮軍團戰士們得意的笑聲中。

那戰艦終是觸碰到了邊界線……

也正是在那些戰艦靠近邊界線的瞬間,無儘的雷霆從天而降,恐怖的雷幕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保護罩,將整個華夏領土完全包裹住……

“警告!警告!前方高能反應……”

“有超強磁場反應,係統將於五秒鐘後徹底失去控製,五,四,三,二,一……”

那靠近邊界線最近的戰艦之中被摧毀的一乾二淨,剩餘的饕餮軍團的係統全部失靈,原地墜落。發出一陣陣轟鳴……

當一位位饕餮士兵灰頭土臉的轟開自家戰艦的艙門,從戰艦之中走出的時刻。

一隊隊身穿黑甲的士兵來到了他們的麵前,領隊的是一位手握大斧的壯漢。

“奶奶的,終於輪到我出手了!我這大斧早已饑渴難耐~”

劉闖活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他手握大斧,直奔離體最近的饕餮戰士。

另一邊,林浩彆墅外麵的涼亭中,他揮手間釋放出了強大到足以抵抗爆星攻擊的恐怖雷幕。

“卡爾你果然不出我所料,開始忍不住搞些小動作了……”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們的遊戲正式開始好了……”

林浩坐在涼亭裡麵,此刻他的麵前是一盤佈滿黑白兩色棋子的棋盤,林浩微微一笑,拿出一枚棋子,放到了白色的棋子下,成功讓白色的五顆棋子連成了一條線,贏下了這一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