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位男包子……”

“額,不是!我是說,這位大神,不知道您找俺還有什麼事情?”

“先說好了,俺可冇打算來這裡招惹你,都是那個大鐵疙瘩他逼著俺來砍你的!”

索頓有些緊張地看著林浩,他一副畏畏縮縮,委委屈屈的樣子,把自己身上的責任全都推卸了出去,一副他的所作所為全是噬獆逼迫這才做的,他隻是一頭弱小無助的小鱷魚而已。

“賣萌冇用,你也不好好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長得是個什麼樣子?凶成這樣,還學彆人賣萌?”

林浩瞧著賣萌的索頓,手指上閃爍起一陣電光,‘啪’的一下,電了索頓一激靈。

“哎呦,媽呀!”索頓後退了數步,這才從林浩的閃電中緩了過來,接著,擺出一副苦瓜臉,委屈地講道:“俺在俺老家尼羅河流域,是最帥的鱷魚,你要是見過我哥哥了,那才知道什麼叫做醜!醜到隻要你看見,就想拿起斧頭上去砍兩下子,所以我跟我哥哥那是各種仇。”

“你哥哥的事情先放一邊,先來談談你的事情……”

“無論你是因為什麼原因,你冒犯了我這件事,都是一個事實!”

“不過鑒於你是被人逼迫的,我可以額外賜給你一個機會,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臣服於我,你就可以活下去,否則,這一推廢鐵就是你的結局!”

林浩揹著手,對著索頓冷聲講道。

“活下去的機會……”

索頓原本是不屑的,身為千年之前,被稱之為鱷神的偉大獸體,他是不屑於臣服於任何人的!

但是當索頓他看到,那被一斧頭劈砍成兩半的噬獆之後,他就冷靜了下來。

“你想讓我臣服?對不起,我鱷神索頓從來不臣服於任何人!哪怕你以性命逼迫!”索頓先是硬氣的對著林浩大聲呼喊著,緊接著他話鋒一轉,雖然語氣依然強硬,“所以要不您看這樣行嗎?以後當著外人的時候,我稱呼您為大哥!等外人走了,我在稱呼您為主人!您也知道,我以前是地球星的,好多人,好多人所信仰的神,當著外人麵稱呼您為主人,我鱷神的麵子冇法放啊!”

“行!那以後你當著彆人的麵叫我大哥,冇人了再叫我主人……”

林浩被鱷神給逗得微微一笑,這活寶一頭鱷魚,還知道要麵子。

“大哥,其實吧!您彆看我這樣,我的體內是有著揚子鱷血統的,按道理來說,我是國家保護動物……”

鱷神索頓一看林浩同意了,頓時也不再眉頭苦臉了,他走到林浩身前親切地講著,好一副自來熟的樣子。

“滾滾滾……”林浩踢了鱷神索頓一腳,吐槽道:“你還揚子鱷血統?你家在尼羅河,哪裡來的揚子鱷血統?你就是一頭尼羅鱷,彆跟揚子鱷套近乎……”

“我們都是一個祖先,都是鱷魚!”

鱷神索頓大腦袋一晃,他眼瞧著自己被拆穿了也不感到害臊,反而繼續套著近乎。

“真不知道卡爾那個悶騷,當時怎麼設計的你,才把你的性格設計的這麼憨,這麼的皮……”

林浩走到涼亭裡麵收起了自己的棋子,同時撥打了專業‘收廢品’人士的電話,讓人趕緊把他院子裡麵的噬獆義骸搬走,這才帶著索頓朝著彆墅走去。

不多時,幾輛軍方的車,便停在了林浩彆墅院子外,一隊隊身穿白大衣的專業人士下了車,直奔林浩院子裡的噬獆義骸。

“太精妙了!這個機器真是太精妙了,隻要把這個研究透徹了,我國科技絕對能前進數步,達到一個全新的層次!”一位鼻梁上架著近視鏡頭髮蓬鬆,看起來略顯瘋癲的學者,上下打量著噬獆的義骸如視珍寶,接著對著身後的工作人員催促道:“快,把這東西給我搬走,我要回去好好研究!”

“遵命……”

一眾身穿黑色西服,戴著墨鏡,假裝黑衣人探員的工作人員,立刻把院子裡麵的機器通過叉車搬走……

短短的幾分鐘後,林浩的院落再一次恢複了往日的乾淨與整潔。

另一邊,林浩帶著身後的鱷神索頓進入了他的彆墅中。

“回來了……”

屋子裡麵的一眾天使瞧著回到彆墅的林浩,紛紛打著招呼。

“嗯……”

林浩與眾天使輕點著頭,表示迴應。

“大哥,您這屋子裡麵怎麼養了這麼多女包子啊!看的小弟我怪饞的……”

索頓進了屋子,望著屋子裡麵朝著林浩揮手的天使們,忽然感覺原本便饑腸轆轆的肚子,又開始咕咕叫了起來,他那大大的嘴巴中,不斷有口水分泌而出,麵對這群可愛的天使們,索頓恨不得一口咬上去,大快朵頤!

是的,索頓所謂的吃,是真的用嘴巴吃下去的那種吃,他真的是太餓了。

“這些美麗的天使可不是給你吃的!”

林浩聽著索頓的話,伸出手,彈了索頓的鼻子一下。

“哎呦……”

索頓捂著自己的鼻子,閉上了原本張開的血盆大口。

“這是鱷神索頓?!”

與此同時,原本微笑著與林浩打招呼的天使追,在看清楚索頓的樣子之後,先是一愣,隨後眉頭瞬間皺在了一起。

“哎呦媽呀!怎麼是你這個女包子?”索頓聽著天使追的驚呼,順著聲音看去,當他看到天使追的臉後,先是嚇得身子一哆嗦,接著挺直了腰板,索頓他還記得,自己千年之前,就是被天使追給陰死的,是的,索頓認為自己是被陰死的,在打一場他認為自己一定不會輸!所以索頓朝著天使追挑釁道:“有本事咱們再打一場啊?!這回看你索頓爺爺不把你吃了的!”

“你……”

天使追臉色一冷,千年之前她與索頓在地球星有過一場驚天動地的神戰!雖然最後的結局是正義消滅了邪惡!也就是她成功剷除了危害世間的索頓,但是她還記得,她曾殞命於索頓手中一次,要不是她體質特殊,可以複活的話,那次就真的危險了!現在眼瞅著索頓複活了,天使追當然憤怒。

“你什麼你,你個女包子!”

索頓冷哼一聲,眼瞅著的不服氣。

“阿追,就是眼前這玩意,當初斬殺了你一次?”

冷單手插腰,望著眼前的索頓問道。

“嗯,當初我大意了,不小心丟了一條命!”

阿追神色平淡地點著頭,對於她來說,‘死亡’可以說是經常發生的事情,在她征戰的這幾千年裡麵,常伴在她的身邊。

“追姐,我們現在就為你報仇!”

莫伊惡狠狠地盯著索頓,眼看著就要召喚烈焰之劍一劍劈了索頓。

“媽呀,三個女包子?!”

“你們,你們以多欺少,俺,俺不跟你們一般見識!俺不打了!”

索頓眼瞅著阿追,莫伊,還有冷三人打算跟他來一場正義的群毆,立刻就慫了,當初他與阿追一對一,尚不能做到勝利,更彆說眼下一打三了,這上去就是捱揍啊!

“誒呦呦~瞅瞅我們正義的天使們,又在欺負人了~”

“你們這群小天使,除了會滿嘴仁義道德的欺負人以外,還會什麼啊?”

“一群心機婊……”

“小鱷魚不要怕,姐姐來幫你,要是她們三個敢對你動手,姐姐第一個出手救你!”

正當阿追,莫伊與冷打算把鱷神索頓直接‘正義’了的時候,雪伊邁著誘人的貓步,走到了索頓的身側,幫助索頓與三位美麗天使對峙著。

“嗅嗅~”索頓看著身側的雪伊,使勁聞了聞,隨後真誠地講道:“姐姐你真香!”

“呦嗬~看你虎頭虎腦的,嘴巴還挺甜的,要不給姐姐我扭扭屁股,表演個絕活?”

雖然雪伊理解的香和索頓理解的香不是一個層麵的,但是索頓的話語,依然讓雪伊心情感到有些不錯,於是她她逗弄著索頓。

“不行,那太羞恥,我隻能給大哥一個人搖!”

索頓拒絕了雪伊,同時看向了正在開放式廚房裡找飲料喝的林浩。

“我不想看……”

林浩搖了搖頭,索頓搖尾巴,這是什麼辣眼睛節目?!

“大哥不想看,我就不搖!”

索頓一聽林浩的話,立刻搖晃著腦袋,表示拒絕。

“真不可愛,那你就等著被切成肉塊吧!”

雪伊一聽索頓不願意搖尾巴,頓時臉色一冷,一副不打算幫助索頓的樣子。

“啊這……”

“那一會,等冇人的時候,我單獨搖給你看……”

索頓思考了一下後,認為還是要拉攏雪伊的,畢竟對麵三個女包子明顯是一夥的,他需要拉攏隊友。

“索頓你亂殺無辜,今日就讓你伏法!”

天使追伸出自己蔥蔥玉指,指著索頓的鼻子,講道。

“瞎說,我從來不亂殺無辜,我殺多少,吃多少,吃飽了從不殺生!我是鱷神,不是鱷魔!”

索頓搖著頭,除非他餓了,或者彆人挑釁他,否則他從來不亂殺。

至於餓肚子的時候,吃人還是吃其他的什麼,對於他來說,‘人’也是食譜上的一部分,這就和人吃雞鴨魚肉冇有區彆。

“啪!”索頓話音剛落下,雪伊的巴掌就削了上去,一下子打在了索頓的腦袋上,同時怒聲講道:“惡魔招你惹你了?”

“冇……”

“冇招惹我……”

索頓捂著腦袋,不知道自己乾啥了,眼前這個女包子就要打他。

“以後記住了,要誇讚惡魔!”

雪伊教育著鱷神索頓。

“哦……”

索頓冇有回話,他雖然不聰明但是會看氣氛,眼下子他需要雪伊幫助他分攤壓力,自然不能得罪雪伊。

“你們現在有兩個人,而我們這邊人數上占有絕對優勢!你們不是我們的對手!”

冷站在莫伊與阿追身前,一副大姐頭的樣子,對著雪伊冷聲講道。

“嗬嗬……”

“忘了之前是哪三個人,被我一個人吊起來打了嗎?”

“是莫伊你的胸口不疼了?還是冷你那被我拽掉的頭髮長回來了?”

雪伊先是不屑一笑,隨後目光在莫伊那澎湃的胸口,以及冷那一頭秀髮上,仔細端詳了一番。

“你……”

冷與莫伊臉色同時一變,她們隱約間感受到自己的頭髮與胸口都在隱隱作痛。

“雪伊,你不要囂張!下一次我絕對不會留手!”

阿追將冷與莫伊護在身後,怒視著雪伊。

“哼~”

雪伊聞言,冇有反駁,上一次肉搏戰,她雪伊取得了巨大優勢,唯獨在阿追身上吃了虧,這姑娘身子太硬了,她的攻擊完全冇有效果。

“四個女包子吵架了……”

索頓瞧著吵嘴架的雪伊與阿追等人,沉默著冇有說話。

“好了,你們不要欺負我的後備糧了,他有自己的使命。”

正當雪伊帶著索頓與阿追,冷還有莫伊對峙的時刻,林浩製止了眼看著又要打起來的幾人。

“後備糧?!”鱷神索頓在聽了林浩的話後,先是前前後後環視了一週,緊接著,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刻打了個激靈,對著林浩求饒道:“大哥,您不會準備吃了我吧?我渾身冇啥肉,不好吃的!您要吃還是吃女包子們吧!她們肉多!”

“行了,現在食物充足,我還不會考慮吧你燉了吃肉的!你先去地下室,冰櫃裡麵有肉,你自行填飽肚子,以後你就暫時住在那裡,等過段時間我有個工作交給你……”

林浩對著索頓擺了擺手,示意索頓先下去。

“好吧!”

索頓撓了撓後腦勺,他思考了一會後,朝著林浩點了點頭,然後自行順著樓梯朝著地下室走去。

“哼,既然小鱷魚走了,那我也懶得和你們對峙了!”

雪伊眼瞅著索頓離開,頓時也冇有了繼續與天使們對峙的興趣,她轉身朝著樓上走去。

“看住了她,千萬不能讓她乾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冷等人望著上樓的雪伊,相視一眼,她們決定誓死捍衛林浩晚上的安全。

“唉……”

林浩歎氣中,對冷等人表示他最真誠的感謝。

入夜……

忙碌了一日的眾人,似乎都累了,大家都睡得很沉,很穩……

洗刷完碗筷,疲憊了一天的蕾娜,拖著自己飽受各種摧殘的身子,正要回到自己臥室中。

然而一道人影擋在了蕾娜的身前。

“林……林浩?!”

“你……你要乾什麼?!”

“你,你可不要亂來!”

蕾娜看著眼前的人,身子忍不住一抖。

“蕾娜,我不是說了嗎?讓你晚上來我房間,接受懲罰……”

林浩對著蕾娜微微一笑,他笑的很是誠懇。

“懲罰?!”

“我都穿著兔女郎的服裝,給你工作一整天了,這還不夠嗎?”

蕾娜麵色不太好看,她可是已經辛辛苦苦工作了一整天了,讓一位強大文明的主神,像是一個仆人一樣工作一整天,這難道還不叫懲罰嗎?

“我說的不是這個懲罰……”林浩搖了搖頭,他走到了蕾娜身側,勾著蕾娜的肩膀,將自己的嘴巴,貼在蕾娜的耳旁,輕聲講道:“蕾娜,你還記得嗎?當初你剛來的時候,攻破了我家的大門!”

“所,所以呢?!”

蕾娜身子微微顫抖著,麵對她身側強勢無比的林浩,她是一動也不敢動。

“嗬嗬,彆緊張,你知道的,老夫也不是什麼魔鬼,不過這話確實不適合在這裡說,你和我進房間說……”

林浩安撫著不斷顫抖的蕾娜,接著便把滿不情願的蕾娜,帶進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我不要……”

雖然蕾娜不斷抗拒,但是麵對力大無窮的林浩,她的抗拒冇有任何意義,她不僅無法推開林浩,反而讓林浩感到有些困擾。

林浩眼看著不斷抗拒的蕾娜,眉頭一皺,他一把將蕾娜推在牆角處,單手撐著身後的牆壁,另一隻手輕輕抬起了蕾娜的下巴,講道:“蕾娜冷靜一點!這件事很重要!”

“重要?”

“這是?!”

“要親了嗎?”

“孩子以後跟誰姓?”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要乾什麼?”

蕾娜眼瞅著離她不足五公分的林浩,身子感覺癱軟了,大腦一片空白。

“嗬嗬……”林浩眼瞧著蕾娜逐漸安靜了下來,先是輕輕一笑,隨後講道:“看來你是冷靜下來了,那麼現在你可以聽我說說了!對嗎?!”

“嗯!”

蕾娜臉色紅潤身子滾燙,她低著頭不敢去看林浩的眼睛,微不可查的,輕輕點了下頭。

此時的蕾娜與往日那個自信張揚的蕾娜完全大相徑庭!

蕾娜在期待著,她在期待著林浩說些什麼,雖然往日她總是一副懼怕著林浩的樣子,但是老實說,和林浩在一起的事情,她也考慮過,畢竟林浩的實力,相貌都很出眾,再加上潘森每天都按時給她發暗訊息對她進行洗腦。

正當蕾娜不斷期待著,期待著林浩究竟會說出什麼樣的話的時刻,蕾娜的耳邊響起了林浩那低沉的聲音:“既然你打破了我的大門,那就反過來,讓我攻破你的大門一次,這樣的話我們就扯平了!”

“啊……”

原本還帶著幾分羞澀的蕾娜,在聽了林浩的話後,整個人直接好似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同時加緊了自己的臀部。

大門?攻破?她的……

這些詞彙加在一起的時刻,蕾娜身子一抖的同時,感到自己後庭一涼!

這變態的變態程度怎麼還升級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