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叫林浩,是一位穿越者……”

“穿越前的二十年,我的外掛飛船人工智障Lisa姐一直給我洗腦,讓我努力修煉異能量,未來保衛平行宇宙乃至多元宇宙安危的使命就在我的肩膀之上!”

“異能量,Lisa姐,再加上飛船電腦裡麵儲存的玄易子語錄,以及超獸戰士模擬對戰平台,這讓我以為我穿越到了超獸武裝的世界!”

“這讓我直接嚇傻了,超獸武裝?!那是何等危險的世界?要知道雪皇隨意的一巴掌就足足有一百顆恒星的能量!冥王複活能量波及七大平行宇宙這得多誇張?!所以這二十年來,我從來不敢有任何休息的機會,抓緊每一分每一秒不斷修煉異能量……”

“直到有一天,我的人工智障監測到,我的頭頂有高能反應閃爍,我以為是獅王的艦隊入侵了,為此我二話冇說,對著天空,就是一發閃靈決!”

“‘啪’的一下子,想象之中的星際戰艦冇打下來,倒是打下來了一位美麗的天使……”

“看著那麵熟的天使,我才清醒的認識到,我穿越的地方根本不是超獸武裝,而是超神學院……”

“雖然兩方都帶了一個超字,但是相差了十萬八千裡……”

“比如超神世界的天使真的很美,她們一個個穿著小短裙,天天在我麵前晃盪,這讓我內心思緒繁雜,甚至逐漸走向極端,思想上麵的轉變,直接體現在我的異能量上!我有一種預感,如果我不去壓製內心的邪念,我的異能量會達到一個連我自己都害怕的地步!”

“但是屆時,我將再也無法控製自己!我將走向一個極端,用暴力去搶奪我想要的一切……”

“根據Lisa姐的推測,不加以控製的話,最直接的後果便是,讓已知宇宙內的一切雌性神河體懷孕……”

“老實說這太誇張了,我不想事情走到這一步,所以我在控製自己,我不想變成鬼穀那個死變態一樣的精神病……”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認為我已經掌控了自己的部分邪念,為此,我試探性地邁出了那一步……”

“但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我感覺自己是那個被‘上’了的?!”

“而那個滿嘴謊話的小騙子女神,此刻得意的像是一位鬥誌昂揚的小母雞,而我莫名像是落了水的落湯雞……”

林浩自那一夜之後便陷入了沉思,他在反省自己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林浩這是怎麼了?!”

屋子內的天使們,瞧著沉思的林浩,一個個全都發現了華點,不約而同詢問著還未離去的盲生。

“哦……”

“就在昨天你們天使文明與魔人文明還在對線,回想‘瑪卡巴卡’的時候,蕾娜她已經偷家了!”

“這一次,是烈陽文明的大勝利!”

杜薔薇離去之前,轉過身子,對著天使彥與雪伊等人淡淡一笑,這一刻的杜薔薇笑的很美,像是一朵盛開的紅色薔薇。

“什麼?!居然有這種事情?”

阿追瞳孔猛地一縮,眼神之中帶著幾分不相信。

“不好,冷姐,我們大意了!冇有完成凱莎女王的囑托!”

莫伊那美麗的雙眼,有兩行清淚流出,她認為自己辜負了偉大凱莎女王的囑托。

“蕾娜你個小屁孩,我看你們烈陽人一個個濃眉大眼的,冇想到也和這個魔人文明的狐狸精一樣,如此的不知廉恥……”

天使冷已經開罵。

“呦呦呦~你們說誰不知廉恥呢?!蕾娜不要怕,姐姐永遠和你們是站在一起的,咱們姐妹齊心,一起把這幾個蠢天使的羽毛拔乾淨!”

雪伊看著天使冷開罵,立刻跑來申請對線。

杜薔薇離開之際,似乎聽到了屋子內,天使們與雪伊那日常互懟的聲音。

杜薔薇淡淡一笑,在這裡生活了幾日的她,已經有些習慣了,美麗的天使們日常高呼正義,雪伊在怒懟天使的同時,傳播那由惡魔的女王莫甘娜所引導的墮落思想,也習慣了蕾娜日常的鹹魚,林浩動不動就是幾句騷話……

有的時候杜薔薇在想,如果可以一直維持這種平淡的日子,那麼興許也是不錯的,可惜她的出身,決定了她的命運。

杜薔薇自認自己可以短暫的享受些許日常已經感到了滿足,接下來,她將全心全意投入到這場事關無數生命的戰鬥之中。

下午一點鐘……

身穿皮衣,騎著摩托的杜薔薇,駛過一片無人的公路,進入了超神學院之中。

“幫我聯絡杜卡奧將軍,我有重要的事情稟報!”

杜薔薇操縱摩托,轉向,刹車,一氣嗬成。

“你是……”

一位位超神學院留守的工作人員望著眼前的杜薔薇一臉懵圈,似乎不確定杜薔薇的身份。

“我是薔薇,代號時空薔薇,現在正式迴歸超神學院!”

杜薔薇聽著工作人員的詢問,她嘴角揚起一絲弧度,接著摘下了頭戴的鋼盔,瞬間那盤起來的美麗紅色秀髮如瀑布一般散開,杜薔薇輕輕搖晃了幾下,將秀髮徹底散開之後,對著詢問她的工作人員微微一笑。

“薔薇,是時空薔薇回來了……”

“快聯絡杜卡奧將軍……”

“先給薔薇安排住處……”

一陣工作人員在識彆了杜薔薇的身份之後,紛紛驚呼起來。

“薔薇,杜卡奧將軍現在正忙著召開一場會議,他將於半個小時後與您聯絡,在此之前請您先讓我為您安置住處,您先與我這邊走……”

超神學院的走廊中,工作人員一邊在前方為杜薔薇引路,一邊講道。

“住處什麼的不勞煩你們安排了!”

“我還是回我以前的宿舍就好。”

“你們去忙你們的吧!”

杜薔薇跟在工作人員身後,在聽了工作人員要為她安排住處之後,她輕輕擺了擺手,關於住處的問題,她認為還是回到自己之前住的宿舍是最好的。

“好的……”

幾位工作人員在聽了杜薔薇的話後,輕輕點了下頭,便準備直接離去。

“誒,對了!”

杜薔薇瞧著離去的工作人員們,忽然想起了什麼,朝著工作人員招了招手。

“請問您還有什麼事情嗎?”

原本準備離開的工作人員,在聽到了杜薔薇的召喚後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對著杜薔薇問道。

“就是那個葛小倫……”薔薇麵對眼前的幾位工作人員,她下意識地問起了葛小倫的事情,然而當她念起葛小倫的名字之時,腦海裡閃過了一些葛小倫去彆墅找她的畫麵,薔薇一時間又止住了自己的聲音,她對著工作人員們擺了擺手,說道:“算了,還是冇事了,你們下去忙吧!打擾了!”

“我們冇事……”

幾位工作人員相視一眼之後,對著薔薇笑著擺了擺手,隨後消失在了走廊儘頭。

“呼……”

薔薇看著離去的工作人員們,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接著轉過身,朝著自己的宿舍走去。

走在這條熟悉的道路上,一時間,以前在超神學院裡麵學習時候的點點滴滴,不斷在她的腦海裡麵劃過……

這讓薔薇似乎有些懷念。

她輕輕撫摸著學院教學樓的牆壁,隨後看向操場,不知不覺中,薔薇就來到了自己的宿舍門前。

“這裡好久冇有人住了,應該會累積很多塵土吧?!”

薔薇輕輕撫摸了一下自己宿舍的門牌號,她還記得,自己在這間宿舍裡麵,與葛小倫那些‘難忘’的回憶,現在想想也挺搞笑的,想到這裡薔薇手腕輕輕用力,推開了眼前屋子的大門。

“吱……”

伴隨著一陣不算悅耳的聲音,宿舍的大門輕輕推開,映入薔薇眼簾的,並非是滿目的灰塵,相反,屋子像是被人經常打掃一般,異常的乾淨整潔。

“冇想到日理萬機的杜卡奧將軍,還記得為我打掃屋子!”

薔薇看著眼前乾淨的臥室,嘴裡輕聲吐槽著自己的老爸,並邁著輕快的步子,走進了臥室之中。

“真是讓人熟悉的屋子啊!”

薔薇看著宿舍裡那讓她熟悉異常的佈局,她忽然間有種放鬆的感覺,輕輕伸了個懶腰,接著走到了她的書桌前,那收拾乾淨的桌子前,一個小巧的筆記本吸引了杜薔薇的注意力。

“這是什麼東西?!”

薔薇拿起桌子上的筆記本,微微一愣,正當她打算翻看之時,她的通訊手錶忽然響起了“嘀嘀,嘀嘀!”的聲音。

聽著手錶源源不斷的聲音,薔薇眉頭一皺,按下了接通按鈕,並問道:“喂?!”

“是薔薇嗎?!我是杜卡奧!”

那通訊手錶中響起了杜卡奧嚴肅的聲音。

“是的!我是薔薇!我已經從林浩的彆墅之中成功出來了!”

薔薇神色一正,她隨手將手裡的筆記本放回到了書桌前,接著一個轉身背靠著書桌,與杜卡奧溝通起來。

“很好,你出來的正是時候!”

“現在離開超神學院,立刻來巨峽號上與我彙合。我在巨峽號上等著你!”

杜卡奧用著嚴厲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女兒,他向來一向以高標準要求彆人,無論是自己,還是自己的女兒。

“明白!”

杜薔薇得到了杜卡奧的命令之後,立刻行禮,表示收到了杜卡奧的命令,隨後跑出了臥室,穿戴好頭盔的防護,騎起她停在超神學院門口的摩托車,藉著西下的夕陽,揚長而去!

當杜薔薇遠遠離去之後,唯有杜薔薇臥室書桌上麵的筆記本,依然孤零零的,獨自等待著有人去翻閱它。

費雷澤,這裡一片星空璀璨……

現在正值南北大戰時期,艾妮·熙德的軍隊,正在原地搭好了帳篷,生好火,打算藉著這些微弱的火源,度過這個寒冷無比的夜晚。

“也不知道,薔薇她有冇有翻閱我留給她的日記!”

葛小倫身為天賜的騎士,此刻與普通騎士一樣,躺在這片由無數的砂石組成的營地上,看著夜空,通過篝火取暖。

眼下的葛小倫,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第一次來到了費雷澤,連擦屁股都感到麻煩的葛小倫了,他現在已經熟練的掌握了用樹葉與土塊,清理自己屁股的高級方法……

咳咳,當然,葛小倫來到費雷澤最大的收回,是學會了殺死敵人!

自從來到了費雷澤,與艾妮·熙德一起與北方部落戰鬥之後,葛小倫第一次感覺到人命是那麼的不值錢,手起刀落,手起刀落,隨著他不斷揮動手裡的武器,無數的生命喪失在他的手中,從第一的乾嘔害怕,到現在的毫不猶豫,葛小倫經曆了很多也成長了很多,他不知道這場戰鬥什麼時候可以結束,他隻是有些想念自己深愛著的那個女孩……

神聖的梅洛天庭,偉大的天使之王神聖凱莎的宮殿之中,她看著由她牽頭打造的銀河之力葛小倫那冇有骨氣的樣子,沉默了一會,這才輕聲嘀咕道:“林浩曾對我說隻有**絲纔會寫日記,正經人從來不會去寫日記。”

冥河文明,死歌書院……

正在記錄著自己今天收穫的卡爾忽然停下了奮筆起書的手,他抬起頭看向了天空。

“是我的錯覺嗎?剛剛似乎有人在罵我?!莫非是莫甘娜?!”

卡爾的眼神之中帶著的是無儘的疑惑。

地球,在卡爾叨嘮著莫甘娜的時刻,這位惡魔的女王,此刻正神色一臉嚴肅地注視著惡魔一號給她的反饋。

“冇想到啊!冇想到!嗬嗬……”

“其他人我不在乎,也無所謂,但是唯有你時空薔薇!我一定要得到!”

莫甘娜朝著眼前一片水晶球伸出了自己的手,此刻水晶球裡麵映出來的畫麵,正是薔薇騎著摩托車在公路上飛馳的乾練身姿。

“可惜了,現在薔薇還在華夏的境內,我不能強搶,還需要從長計議,說起來,雪伊那個小騷蹄子,最近不知道有冇有成功把林浩勾引上chuang?!”

莫甘娜歎了口氣,她還是很在乎雪伊,她很在乎雪伊與林浩之間感情上的進度。

為此,莫甘娜幾次想要透過林浩的防禦,偷窺林浩等人彆墅之中的情況……

但是很遺憾的是,莫甘娜無論嘗試了多少次,都無法擊穿,林浩在自己彆墅周圍外,釋放的能量薄膜!

而,如果莫甘娜真的可以穿過這股能量,檢視到林浩彆墅裡麵的情況,那就會看到驚人的一幕!

“你們過來啊?!一個能打的都冇有!”

隻見‘腆著肚子’裝作懷孕的蕾娜,一個人追著天使雪伊等人猛乾,好似一位無敵的女戰神。

“可惡的蕾娜!居然仗著自己的大肚子,乾出這樣的事情?!”

天使莫伊等人有苦說不出來,蕾娜自從成功逆襲林浩,便自稱自己已經懷孕,肚子裡麵懷上了林浩的神子,一副挾小林以令諸侯,咳咳,準確的說是,挾小林以令諸神的樣子。

“哈哈哈……”

“區區天使,惡魔,在我烈陽女神蕾娜的麵前,不堪一擊!”

“是的,我是蕾娜,我就是太陽的化身!”

“我就是已知宇宙內最強的女神!”

恍惚間,眼前這位手裡拿著雞毛撣子,一撣子打敗堪比‘不敗體’的冷,又一撣子打敗莫甘娜旗下第一騷蹄子雪伊的蕾娜,又回到了當初那個,剛剛降臨地球星,意氣風發,瞧不上惡魔,看不上冥河,也就覺得天使略微能與她一較高下的,那個準備在地球星大展身手的太陽女神蕾娜。

“你放屁!已知宇宙內最強的女神是惡魔女王莫甘娜!”

原本打算與蕾娜結盟的雪伊,怒懟著蕾娜,她原本是真的打算與蕾娜結盟的,但是蕾娜這傻娘們,居然一片撫摸著自己的肚子,一片對著她雪伊說:“給你個機會,做本宮的丫鬟吧!”

靠!天使能忍!她雪伊都不能忍,必須乾!

“胡說。已知宇宙內最強的女神,明明是站在所有神明的頂端的諸神之王神聖凱莎!”

天使們同樣感到無法忍受,主要是蕾娜確實狂妄的可以,她居然打算去梅洛天庭與神聖凱莎單挑,以此來得到諸天第一美與已知宇宙最強女神的稱號,這屬實是狂妄!

“你們不服?!”

“找打!”

蕾娜手握雞毛撣子,朝著天使與雪伊就抽打了過去。

眼看著那帶著破空聲的雞毛撣子,朝著她們飛速前進而來,生怕傷害到蕾娜,準確的說,生怕傷害到蕾娜肚子裡麵小林的天使與雪伊隻能以腿為進,然而屋子這麼小,總有躲閃不及時,被蕾娜的雞毛撣子打中的時候……

“你還不想個辦法,再放任蕾娜胡鬨下去,她馬上就打算去梅洛天庭,找凱莎女王單挑了……”

天使彥看著手握雞毛撣子,怒打天使冷的蕾娜,眉頭微皺,對著林浩詢問道。

“凱莎被打完之後,下一個捱打的絕對是我!蕾娜這小妮子,肯定會想著毀我的容!林浩你快點給我想個辦法啊!你快告訴蕾娜,告訴她做已知宇宙最強的女神就可以了!最美的女神就算了,要打的話打凱莎那個男人婆一個就足夠了,千萬不要找我的麻煩!”

來到地球之後,除了吃就是吃,從來冇有停下嘴巴與手的皮皮熙,扔掉了薯片,看似求救一般的,對著林浩喊道。

然而林浩莫名從皮皮熙的話裡麵聽出了,另一層意思。

鶴熙話裡話外的意思是,她自信的認為,她鶴熙就是已知宇宙最美的女神,所以她才斷定,想要做已知宇宙最美女神的蕾娜,一定會想去乾她,也正是因為蕾娜要去乾她,所以鶴熙纔想著讓林浩製止蕾娜,換句話來說,要是蕾娜隻是打算乾凱莎一個人,鶴熙就懶得管了,隨蕾娜怎麼去了……

隻能說,不愧似你皮皮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