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衡】

這是林浩老師玄易子的終極思想,萬物自在平衡之間。

林浩畢竟是師承於玄易子,聽了二十年的玄易子語錄,他自己掌控了一套屬於自己的平衡思想。

涼亭中……

林浩正在與自己的人工智障Lisa姐下著棋。

【提問,宿主為何總是與Lisa下無聊的五子棋?】

隨著一次又一次與林浩進行對弈,Lisa已經感到了厭煩,故而詢問著林浩。

“哥下的不是棋,下的是天地人和。”

林浩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回答道。

【天地人和?!】

【那宿主豈不是應該與Lisa下圍棋纔對?】

Lisa姐感到疑惑,天地人和不是應該指的是圍棋嗎?圍棋盤上有縱橫各19條線段,361個交叉點,這橫縱之間,是無數的思想與所謂的天地人和,而不是下這無聊的五子棋,要知道五子棋先手必勝,根本冇有講道所謂的天地人和,而最可惡的是,林浩一直持先手,所以林浩一直贏,她一直在輸,也正是因為如此,Lisa姐有些厭惡五子棋了。

“哦?我這怎麼就不是天地人和了?!”

“你看我下的第一顆棋子,這一顆棋子代表的便是烈陽,至於剩餘的四顆棋子,分彆代表天使,惡魔,冥河以及地球!”

“五顆棋子代表五個文明,不需要太多,掌控了這五顆棋子,這場遊戲就已經可以結束了!”

“至於我為何一直先手,一直贏?因為這場以宇宙為橫,以時間為縱的巨大棋盤上!我永遠是立於不敗之地之人!無論下多少把,最後的贏家,都隻會是我。”

林浩說話間,五顆棋子連成了一條線,林浩又贏下了一盤。

【原來如此……】

Lisa不斷計算著,瞬間模擬出了一場巨大的繪卷。

同時她也理解了林浩為何一直下五子棋的意義,因為這是‘音譯’的……

所謂五子,隻要林浩在烈陽文明,天使文明,惡魔文明,冥河文明,地球文明各留下一子,便可以讓宇宙重回平衡之中。

【所以,宿主您打算留下五個孩子嗎?】

Lisa姐詢問著林浩。

“難道我每次與你下棋都隻用了五顆棋子嗎?隻是這五子是必要的,但是其他的子也是必要的,子這個東西,當然是多多益善了!”

林浩微微一笑,所謂平衡就是要雨露均沾,他相信就算是以後他的師父玄易子有機會來到這個世界,也會為林浩而感到驕傲的。

他林浩隻是想要為茫茫宇宙多增添一些人口,讓未來的生物都可以享受到足夠的人口紅利,這有什麼錯誤呢?!

就在林浩繼續研究著他的平衡**的時刻……

林浩彆墅以外的世界,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巨峽號上……

“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的戰艦忽然不聽使喚了?”

“聯絡地上德諾一號嗎?!”

杜卡奧眉頭緊鎖,他瞅著眼下不受控製的巨大戰艦,不知該如何是好。

“報告杜卡奧將軍,我們已經徹底失去了與外界的聯絡……”

通訊員聽了杜卡奧的命令後,回答道。

“該死,究竟是哪方勢力對我們下手了?!”

杜卡奧聞言,用力地捶在了身前的桌子上,他心中有著止不住的憤怒,要是放在當年德諾文明還在全盛時期,誰又敢如此欺負他們呢?!

就在杜薔薇與杜卡奧與巨峽號上會和冇有多久,這艘承載著德諾遺種的航空母艦忽然失了靈,開始不受控製的,穿過了華夏海域的邊界線,朝著腳盆的海域前進而去。

“莫非是因為我的原因?”

薔薇幾次試圖使用蟲洞搬運技術,帶著戰艦上的眾人離開,然而幾次努力之後,她都失敗了,雖然她可以離開巨峽號,前往其他的地方,但是這艘戰艦上的人,她一個也帶不走。

這讓薔薇感到一絲絕望,同時想起了在她離開林浩彆墅前,林浩對著她所說的話……

“天堂和地獄,難道真的冇有我選擇的餘地,隻有我被選擇的命運嗎?!”

薔薇握緊了拳頭,她眼眸裡透著一股子不服輸。

“薔薇,你快點離開巨峽號!”

就在薔薇依然不服輸,打算至少要帶走船上的,哪怕一個人離開的時候,杜卡奧的聲音,在薔薇的耳邊忽然響起。

“不,我不能離開這裡!”

薔薇搖了搖頭,她做不到就這樣離開,她做不到看著身邊的人陷入危機而不顧。

“笨蛋,這巨峽號,這些日子都相安無事,偏偏你一來就出現了危機!”

“很明顯,這危機擺明瞭是衝著你來的!”

“也就是說,隻要你離開,也許危機就會結束也說不定……”

“如果你真的想要救這船上的人,就趕緊離開吧!”

杜卡奧的眼眸冰冷,他的表情帶著幾分機械般的僵硬,對著薔薇冷聲講道。

“是我……”

“把敵人引來了嗎?”

薔薇在聽了杜卡奧的話後,身子一震,她有些不太理解杜卡奧的意思,她感覺眼前的父親分外的陌生,她可以隱約感覺得到,杜卡奧這是在轟他走,彆把巨峽號遇到襲擊的原因扣在了她的身上。

然而,薔薇並冇有反駁,因為她自己也認為,巨峽號之所以會受到襲擊的責任都在她的身上……

“薔薇你怎麼還不走?!”

杜卡奧揹著手,對著薔薇問道。

“我不能走!既然這是由我製造的危機,那麼就由我一個人去解決!”

薔薇眼神堅定,如果犧牲掉她一個人就可以拯救這裡的所有人的話,那麼她願意犧牲掉自己。

“笨蛋……”

杜卡奧聽了薔薇的話後,眼神帶著幾分複雜,但是轉眼間就被冰冷與決絕所代替,他怒罵著薔薇。

“杜卡奧將軍……”

薔薇在聽了杜卡奧的罵聲後,身子一頓,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薔薇!你居然把敵人引到了這艘戰艦上,薔薇你真是讓我失望透頂,從今天開始,我就把你逐出雄兵連,永遠不要回來了!”

杜卡奧眼看著薔薇依然冇有離開,眼神帶著幾分憤怒,他不給薔薇說話的機會,一個箭步走到了,薔薇身前,抬起手就是一個嘴巴子,同時怒聲講道。

“父親……”

薔薇冇想到杜卡奧會打她,她身子顫抖著,撫摸著自己被打的臉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不要叫我父親!”

“快點滾吧!你讓我方的重要人物,陷入如此境地,我杜卡奧就自當冇有你這樣的女兒!”

杜卡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帽子,隨後瞪著薔薇吼道。

“好,既然你想讓我離開,那我自己走就是……”

薔薇的聲音顫抖著,帶著幾分淚聲,有對自己的自責,也有對自己父親杜卡奧的失望與不解。

“滾吧!”

杜卡奧絲毫不為薔薇的哭泣而所動,依然冰冷絕情。

“好!”

伴隨著一聲好字,在一陣時空波動之後,薔薇瞬間消失在了巨峽號的甲板之上。

“笨蛋,我怎麼可以讓你陪著我們這群被就應該死去的罪人,一起遇難呢?”

“薔薇,你和我們不同,這艘戰艦上的人都是純正的德諾遺民,而你則有著其他的身份,你的肩膀上有著無比艱钜的重任……”

在薔薇離開之後,杜卡奧終於露出了幾分無奈之色,他瞅著這艘不斷前進的戰艦,神色無比的冷靜,此刻這艘戰艦上的所有人都是德諾遺民……

簡單來說,那人不是在針對薔薇,而是在針對他們,有些人不想薔薇跟他們這些德諾遺民走的太近了,而這個人是誰,杜卡奧的內心大概有數。

在戰艦前進了半個小時,徹底離開了華夏海域之後,杜卡奧站在甲板上,看向了頭頂的天空,問道:“莫甘娜,你這種偷偷摸摸的行為,可不是女魔女王該有的行為!”

“廢話,要不是那片領土住著林浩那個怪物,老孃直接動手搶了,何須與你們這些德諾遺民廢話?”

天空中忽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影響,露出了一位有著一頭黑色長髮,身穿皮衣,畫著惡女妝,身後還揹著一副大翅膀的女人,這人正是莫甘娜。

“女王,不知道你把我們劫到這裡來是為了什麼?”

杜卡奧望著莫甘娜繼續問道。

“靠!你還有臉問我為什麼?”

“時空薔薇,那是屬於女王我的東西!那本身就是我的東西!結果你們德諾遺民真的就這麼膽大包天,敢搶女王我的東西?!必須受到懲罰!”

莫甘娜冇想到杜卡奧這老逼登這麼不要臉,居然還腆著逼臉問她為什麼要抓他們這些德諾遺民。

“你果然是為了薔薇而來,可惜你失算了,你註定得不到她!”

杜卡奧麵對莫甘娜依然保持著自己的強勢,哪怕他知道,莫甘娜稍微動一動手指,就可以碾死他。

“行了彆嘴硬了!麵對本女王,該哭就哭吧!你應該已經知道自己的結局了。”

莫甘娜瞧著嘴硬的杜卡奧,不屑一笑。

“自德諾的太陽消失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經在等著這一天了,死亡?我根本不怕!想要動手的話,你就感覺動手吧!”

杜卡奧神色冷靜,他是德諾的亡魂,早就已經知道自己的結局了,所以他根本不畏懼死亡。

“那就再見了,戰爭狂人,杜卡奧……”

莫甘娜打了個哈欠,接著她的投影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你為什麼不動手?”

杜卡奧看著消失無蹤的莫甘娜疑惑地問著。

“嗬嗬……”

“因為有人比起我更想向你們複仇!愚蠢的德諾遺民們,永彆了!”

隨著杜卡奧的提問,戰艦的四麵八方同時響起了莫甘娜的聲音,這讓戰艦上的無數德諾遺民精神一陣盪漾。

“有人更想向我們複仇?”

杜卡奧麵色鐵青,他已經猜到了莫甘娜這是什麼意思,要說這片宇宙中,能記恨他們德諾這麼久的文明,大概就隻有那一個了!

“轟!!”

距離巨峽號不遠處的島嶼上,一顆巨大的火球宛如一顆初生的太陽一般忽然升起!

一時間天空中似乎誕生了第二個太陽,恐怖的高溫,讓大海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蒸發著……

“烈陽?!”

杜卡奧望著那巨大的火球,他是冇有想到,今天的事情,烈陽居然也摻和了一腳。

“杜卡奧……”

正當杜卡奧看著那巨大的火球,發愣的時刻,一道威嚴滿滿的聲音,在杜卡奧的腦海裡響起。

下一秒,杜卡奧的意識便被拉入了一個黑色的空間……

在這空間內,一位身穿銀色鎧甲的中年男人,就這樣坐在杜卡奧的對麵,麵色嚴肅地看著他。

“潘震……”

杜卡奧望著眼前這位身穿銀色鎧甲的中年男人眉頭緊鎖,現在牽扯到了潘震,那麼事情變得更加複雜了。

“杜卡奧,我們真是好久不見了!”

“我們上一次見麵,還是千年前,那時候我們烈陽化身天道,降臨地球結果與一隻猴子打的難捨難分!”

潘震的話語裡麵充滿了自嘲的意味。

“難道你們烈陽還不放棄,打算繼續對地球動手嗎?”

杜卡奧神色一緊,怒聲問道。

“誒……”

“無論誰來質問我,這些話也輪不到你杜卡奧來質問我!”

“身為德諾文明遺民的你,和我們烈陽文明有什麼區彆?!”

“還是說,自己謊話說多了,說的自己都相信自己是個地球人了?”

潘震對著杜卡奧擺了擺手,他眼神帶著不屑,大家的目的是什麼,每個人都心知肚明,冇必要在這裡做了婊子還立貞潔牌坊,冇意思……

“你……”

杜卡奧眉頭一皺。

“至少我做的事情,對得起我身上的這身衣服!”

杜卡奧怒視著潘震,他自認問心無愧。

“行了,你到底對得起還是對不起,冇人想知道……”

“我之所以聯絡你的目的很簡單,我隻是想要在你最後的時間裡,好好在看看你!”

“看看你這個將我們烈陽母星,摧毀成如此模樣的罪魁禍首,臨死前的最後樣貌!”

“永彆了,杜卡奧……”

潘震說完,直接單方麵取消了通訊。

下一刻,巨大的火光,在大海上升騰而起!

當杜卡奧消失於無儘的能量之中的那一刻,駐紮在腳盆的一位位烈陽戰士們流下了清淚。

母星被毀的仇,今天終於得報!

“自此德諾退場了……”

涼亭中,林浩輕輕放下了手中的棋子,他望著遠方巨大的光耀,輕聲呢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