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是?!”

林浩打開了彆墅的大門,望著眼前的幾個黑衣人,眉頭一挑,裝作不清楚這幾個黑衣人身份的樣子。

“國安的……”

一襲黑西服,戴墨鏡國字臉,在那裡假裝黑衣人探員的裝逼犯,從自己懷裡掏了半天,這才掏出一張看起來像是從地攤上五塊錢批發來的國家安全域性證件,對著林浩比劃道。

“哦,國安的?就這?大學畢業了嗎?”

林浩掃了一眼裝逼犯手裡的國家安全域性證件,隨即指向了裝逼犯身側那位身材火辣,麵容俏麗,冷豔,有著一頭暗紅色長髮的性感美女問道。

“嘖~”那黑衣人聽了林浩的話後,砸了下舌,走到了林浩身前,貼著林浩的耳朵小聲講道:“噓!這位是上麵的孩子,出來鍍個金,兄弟你懂得。”

“嗷~”林浩聞言,意味深長地看了那紅髮美女一眼,隨後對著黑衣人講道:“兄弟你也不容易啊?這是給上麵當保姆呢?”

“保姆?”

“誰是保姆?”

“誰,給誰當保姆?”

那紅髮美女聽了,臉色一變,瞪著墨鏡裝逼犯與林浩,怒聲問道。

“咳咳……”

“嗯嗯……”

“那個,這天氣可真熱啊!不如我們進去說?”

墨鏡裝逼犯聽著身側紅髮美女的怒問,額頭上不斷流出細密的汗珠,他從褲兜中掏出了一張手帕,一邊擦著,一邊詢問著林浩是否可以進去。

“那就進來說吧!”

林浩倒是十分大度,直接推開了門,示意眾人進來。

“真氣派啊!”

墨鏡裝逼犯與紅髮火辣美人走進了林浩的彆墅後,看著裡麵現代化的豪華裝修,感慨道。

“哼~”

紅髮火辣美人則雙臂環繞在胸前,冷哼一聲,似乎還在因為墨鏡裝逼犯與林浩的瞧瞧話而明著生氣。

她這是擺明瞭告訴墨鏡裝逼犯與林浩,她現在很不爽。

“總之你們先坐……”

“想要喝些什麼嗎?我這裡有咖啡,牛奶,果汁,碳酸飲料,茅台……”

林浩在將墨鏡裝逼犯與紅髮美人引入客廳之後,他走向了開放式廚房,似乎準備為墨鏡裝逼犯與紅髮火辣美人找點水喝。

“不用太客氣了,給我來瓶茅台就好……”

“咳咳……”

“額,我是說普通的白水就好……”、

原本打算給林浩旋一個的墨鏡裝逼犯,在身側紅髮美女的提醒下,硬生生把茅台換成了白開水。

“白水,茅台,自己選吧!”

林浩聞言,把白水與茅台放在了桌子上,任由對麵的墨鏡裝逼犯選擇。

“我……”

“白水!”

墨鏡裝逼犯猶豫了一會後,還是選擇了白水,他遺憾的是,冇法上班時間合法喝酒了。

“不知道幾位國安的,找我一個市井小百姓做什麼?”

眼看著墨鏡裝逼犯與紅髮美人全都入座,林浩抬屁股坐在了二人對麵,一邊隨意地吃著桌子上的堅果,一邊詢問道。

“額,是這樣的……”

“國家需要你!”

墨鏡裝逼犯聞言,放下了手裡的礦泉水,開始進入表演模式,他壓低了嗓音,一開口就直接搬出了國家二字,扯大旗再辦事。

“哦……”林浩若有所思,接著,隻見他站起身子,大聲地講道:“國家有難,匹夫有責!這事情我義不容辭!”

“你看我說什麼來著?”

“什麼叫做大丈夫?”

“這樣的就叫大丈夫!大丈夫為國為民!”

“兄弟不管怎麼說,你這份態度,都是好樣的!”

墨鏡裝逼犯瞧著林浩那樣子,先看向了身側的紅髮美女,緊接著又轉過身,拍著林浩的馬屁,那熟練的程度,一看就是老馬屁精了。、

“哼~”

紅髮美女依然在冷哼,似乎很看不慣,身邊這位墨鏡裝逼犯拍人馬屁的樣子。

“唉,低調,說吧,這回捐多少?”

林浩擺了擺手,似乎對於墨鏡裝逼犯拍他馬屁的話語,感到不值一提,是的,他本身也感到不值一提。

“捐多少?”

墨鏡裝逼犯一愣,似乎冇搞懂林浩的意思。

“兄弟,你這就不夠意思了,你找我來是為了什麼,咱懂得都懂……”林浩說著,從桌子上拿起了一根雪茄,開始吞雲吐霧,在他吐了墨鏡裝逼犯與那紅髮美女一臉的霧之後,這才繼續問道:“一個億?兩個億?再多,可就得稍微等等我了,我這手裡冇現金啊!”

“咳咳……”

“這就是你們找的超級戰士?”

“靠,都是什麼東西啊?”

紅髮美女被林浩吐出的雲霧,嗆的直咳嗽,她望著身側的墨鏡裝逼犯,冇好氣地道。

“這是任務!”

“薔薇,你的未來會遇到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的人,你需要學會克服!”

墨鏡裝逼犯先是教育了那紅髮美人,也就是杜薔薇一番,接著又轉身看向了林浩。

“林浩同誌,你誤會了,我們並不是來找你捐款的,而是為了更大的事情。”

墨鏡裝逼犯對著林浩說道。

“更大的事情?這更大的事情,大概多少錢?”

林浩故作疑惑地看著墨鏡裝逼犯問道。

“不是錢的事情……”

“好吧,我就長話短說吧!”

“簡單來說,外星人就要入侵了,國家檢測到你的體內可能有超級戰士的基因,希望你可以加入國家扶持的超級戰士培育機構,超神學院。”

黑衣裝逼犯也就是傑斯,他直接向林浩發出了邀請,來自超神學院的邀請。

“超級戰士?我?什麼超級戰士?我能擁有什麼超能力?”

林浩點了下頭,隨即向著傑斯一連串的,發出了一大堆的提問。

“額……”

“這個嘛……”

“其實具體你的體內到底有什麼超級戰士的基因,還得去超神學院進行檢測才行。”

傑斯有些尷尬,上麵的人告訴他,林浩所在的城市上空曾經有強大暗能量殘留,但是這個城市一切的暗訊息都被更高級的文明抹除了,他們憑藉他們那早已不算先進的天體計算機德諾三號不斷推斷,最終推斷出,林浩彆墅的上空可能曾經有過高強度能量反應,而林浩極有可能性是一位不在他們係統名單上的,超級基因攜帶著,但是具體是什麼基因,還得把林浩帶到超神學院去,進行係統的分析,所以現在林浩問他超級基因的事情,他是一句話也回答不上來。

“哦,那說說你們的條件吧!”

“我林浩,綠藤市首富,您總得給我說說,讓我加入你們那什麼超神學院的理由吧?”

“至少得給我一個心動的理由,我才能放下我眼前的一切動身,你們說是還是不是?”

林浩坐在座位上,對著傑斯與杜薔薇詢問道。

“金錢?不行,他是首富。”

“勢力?我想他也用不到……”

“讓我好好想想……”

傑斯看著一表人才的林浩,又看了看林浩這空曠的屋子,忽然眼前一亮。

“兄弟還冇結婚呢吧?”

傑斯眉頭一挑,詢問著林浩。

“至今未嫁!”

林浩十分痛快地回答著傑斯。

“噗……”

“什麼叫做至今未嫁?你需要嫁給彆人?”

正喝礦泉水的杜薔薇聽了林浩的話差點嗆死。

“那你看,我們這位姑娘如何?”

傑斯瞬間出賣了杜薔薇。

“你看這臉,這腰,這吹彈可破的肌膚,我就問,這樣的姑娘,擱誰誰不心動?”

傑斯的手依次從杜薔薇的臉,到脖子,到腰,再到腿和腳,不斷推銷著,他這位頂頭上次的火辣閨女,似乎巴不得給他上司的女兒找個丈夫似的。

“誒,你彆說,光看臉和身材確實不錯……”

林浩首先表達了自己對杜薔薇的容貌肯定。

“但是性格太糟糕了,冇有讓我產生太多**,對我幫助不大……”

林浩緊接著表達出了自己需求上對杜薔薇的看法。

“你……”

“還真挑上了?”

杜薔薇秀眉一皺,她差點被林浩的話給氣死。

“哪裡,真男人就是這麼自信。”

林浩的心絲毫冇有因為杜薔薇的話產生一絲的波瀾,他淡定的很。

“無恥商人,國難之際,居然還談利益!”

杜薔薇氣的小胸脯不斷跳動,對著林浩破開大罵。

“誒!此言差矣!”傑斯一看杜薔薇又開始說氣話了,連忙製止了杜薔薇,同時看著林浩解釋著,“小孩子不懂事,閣下不要怪罪!”

“放心,我一直很大度!”

林浩點了下頭,同時挑釁地看了杜薔薇一樣。

“哼~”

杜薔薇冷哼一聲,不再去看林浩,似乎還在生氣。

“除了薔薇這款的,我們超神學院美女如雲,閣下不妨去看看,萬一有看對眼了的呢?你說對吧?況且男男女女大家還年輕,說又說得準未來如何呢?”

“算了,就當兄弟看你投緣!再給你透露一個小秘密,我們超神學院,可是有一位真女神來著,與其他人不一樣,那是貨真價實的女神,太陽女神!”

傑斯偷偷摸摸的,向著林浩透露了一個訊息。

“女神,有多神?向她這麼神嗎?這是我最低標準,冇她那麼神,我可不去……”

林浩似乎玩膩味了,指著二樓那位從一開始,便津津有味地看著傑斯與杜薔薇的金髮美人,向著傑斯問道。

“嗯?!”

“這是……”

原本還在思考林浩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的傑斯抬起頭,朝著二樓的走廊望去,隻見那裡不知何時,竟然站著一位,身穿一襲素裙的金髮女人,女人美麗異常,似乎符合任何神河體對美麗異性的幻想……

短暫的愣神之後,傑斯大汗淋漓好似如臨大敵一般地說出了兩個字,“天使!”

“薔薇,我們走……”

傑斯麵色鐵青,他拉起一旁的杜薔薇,就打算離開。

“我們這就走了?事還冇辦完呢!”

杜薔薇一愣,看著身側的傑斯,滿是不解。

“事,恐怕是辦不成了,這事情我得上報領導了……”

傑斯拉著杜薔薇不斷朝著外麵走去。

“怎麼說?”

杜薔薇疑惑。

“簡單來說,事情大了……”

直到走到了彆墅之外,傑斯才解答了杜薔薇的疑惑。

“你就任由她說你?”

待,杜薔薇離開後,已經撿夠了樂子的天使彥站在二樓,對著坐在座位上的林浩問道。

“小姑娘,太不成熟,跟她計較乾什麼?還是說……”

“彆人這麼說為夫,你生氣了?哦,你可真是一個易怒的小笨蛋……”

林浩放下旋了一半的茅台,用著油膩的強調,回答著彥。

“好好說話……”

天使彥翻了個白眼,她快被林浩這油膩強調油死了。

“那我能怎麼辦?把他們兩個打成粒子?還是跟他們解釋一番,我並非什麼隻看利益的商人,現在之所以那些外星蚊子們,這麼久都冇有動靜,隻敢在外太空觀望,卻不敢向前一步,是因為我前些日子朝著天空打了一炮?”

“彆逗了,解釋之後,逼格都掉了……”

“按照你們天使女王,神聖凱莎的話,什麼時候,神需要向凡人解釋自己的所作所為了?”

林浩對著天使彥吐槽道。

“哈哈哈……”

天使彥輕撫自己臉頰,笑的是一陣花枝招展的,似乎被林浩的話逗的很開心。

“你不是不承認自己是神的嗎?”

天使彥詢問著林浩,她想要知道林浩為何會改變看法。

“我靠,我也不想承認自己是神啊!”

“我就不是神……”

“但是你們都管我叫神……”

林浩有些無奈,按照這個世界的定義,神是很麻煩的東西,他可不想當什麼神,但是奈何一群人非要指著他的鼻子,罵他是神,真是豈有此理……

“我們都管你叫神?”

“這個們是什麼情況?”

天使彥察覺到了重要的資訊,故而詢問道。

“這幾天我收到了好幾封郵件,有烈陽的,有冥河的,還有來自惡魔的,毫無例外,她們和你們天使一樣,認為我是某個流浪到了地球星,或者說,認為我是某個打算插手地球星利益分配的,未知神河體文明所開發的造神工程產物……”

“很遺憾,我解釋過了,但是冇人聽,既然你們管我叫神,那就神吧!反正都是一個稱呼,我倒是也無所謂。”

林浩無所謂地回答著天使彥。

“潘震,卡爾,還有莫甘娜?!”

“他們都說什麼了?是不是許諾你部分利益了,彆聽他們的!尤其是那個莫甘娜,她是已知宇宙內最大的邪惡!”

天使彥似乎一聽到莫甘娜就會很暴躁。

“莫甘娜確實大,但是,究竟是不是已知宇宙最大,待確定,我一直是一個很嚴謹的人……”

“至於他們給我的訊息,嗬嗬,確實是許諾了我部分利益,不過我冇答應,太可笑了,居然說什麼與我聯手把其他幾家打跑,到時候地球星大家一起分,糊塗!把你們都打跑了,地球星不就是我一個人的了嗎?”

林浩似乎很自信,已知宇宙內他隻有嫌麻煩的對手,但是還不需要害怕誰。

即便是潘震,他要是敢引爆赤烏的恒星,林浩就敢一手抱著天使彥,一手搓著閃靈決!

在**提升到極致之後,一發閃靈決,直接爆了整個烈陽。

“哈哈……”

“所以你怎麼回覆的莫甘娜?”

“她可是一個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人啊!”

天使彥瞧著她這個自信打跑所有勢力的小男神,詢問道。

“我……”

“嗨,這有什麼好猶豫的。”

“我跟莫甘娜說你們惡魔除了可以隨意丟坨坨以外,真的冇有什麼可吸引我的了,所以對不住了……”

林浩毫不猶豫地回答著天使彥。

另一邊……

“靠,這個地球星的男神居然也喜歡丟坨坨?”

“老孃一個變態都覺得變態……”

得到回覆的莫甘娜,瞧著林浩那明顯調侃的回覆,怒罵道。

“卡爾,快給你姐我想個法子吧……”

莫甘娜無奈之中繼續聯絡上了卡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