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烈陽文明……

“告訴潘震,今天他必須來見本小姐!”

蕾娜坐在龍椅之上,處理了一些事物之後,便倍感頭疼看向了身旁的舞昭,言語之中帶著幾分強硬,隻因為按照往常蕾娜此刻的工作都是潘震的事情,然而遺憾的是,最近潘震不知怎麼了,一直以生命為理由,拒絕前來覲見,這讓蕾娜內心無比生氣。

“蕾娜,潘震將軍說……他生病了來不了。”

舞昭猶豫了一下後,將潘震和她說的話,對著蕾娜講道。

“生病了來不了?!”蕾娜聞言眉頭一皺,“你也相信潘震那老騙子說自己生病了?!開什麼玩笑!潘震他一個四代神體生什麼病?怎麼可能生病?”

“但是……”

舞昭神色之中帶著幾分猶豫之色,雖然確實正如蕾娜所說的,潘震肯定不會生病,可是目前潘震的狀態,真的不適宜讓蕾娜看到,一想到蕾娜看到了潘震現在的樣子的後果,舞昭就倍感頭大。

“冇有什麼但是,如果潘震他今天不來見我,那我就去見他,就這麼簡單!”

蕾娜說著,用力拍打了一下麵前的桌子,將桌子上麵的資料與檔案全都留在了上麵。

是的,烈陽的一些機密檔案還是用的紙質的,因為隻有紙質的才能做到不會被更高層次的係統一瞬間讀取到……

“這……”

舞昭有些無奈,最終還是去了潘震所在的邸府,給潘震通風報信。

“不行,回不去,這樣完全無法重塑的我的身體?!”

“該死,是林浩給我的四代神體升級的辦法本身就有問題,這套升級係統,裡麵被安裝了一個小外掛,女人用的時候外掛不會發動,但是男人用的時候,外掛會把男人變成女人……”

“不,也有可能林浩冇有問題,也有可能本身天使,神聖凱莎的四代神體就有問題……”

“也許這是神聖凱莎為了不讓男天使們,也就是所謂的天渣們獲得她的研究成果所佈置下的局,誰用誰完蛋……淦!”

一位黑髮的小蘿莉,站在鏡子前,嘴裡不斷用著糯糯的娃娃音,都囔道。

“潘震將軍……”

正當蘿莉憤怒於凱莎不乾人事,並憤怒於自己竟然檢測不出凱莎佈置下的,專門用來坑殺男神的外掛的時候,舞昭已經來到了潘震的門外。

“舞昭你來了……”

蘿莉潘震,壓低了嗓子,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儘量帶著幾分威嚴。

“潘震將軍,主神蕾娜,向您下達了最後通牒,要不然您今天去覲見她,要不然她就要來找您了!”

舞昭隔著門扉,對著潘震講道。

是的舞昭並冇有進去,因為她知道,現在的潘震不想被任何人看到自己的樣子,所以她決定給自己這位潘震將軍,留上最後的幾分麵子。

“蕾娜要見我?!”

“她以前不是巴不得不見我嗎?!”

“哦,對了,定是她批閱的資料太多了……”

潘震畢竟是潘震,他太瞭解蕾娜了,一瞬間就想明白了,蕾娜這丫頭這麼著急找他是為了什麼。

“舞昭,這件事我已經瞭解了,你無需當一回事,回去之後,把蕾娜的資料全都送到我這裡吧!等她回來看到需要她批閱的奏摺,資料,全都不見了,她也就不會如此著急了……”

“對了……”

說著潘震似乎想到了什麼。

“以後的所有奏摺資料都按照以前那樣送到我這裡吧!”

“你以後多陪蕾娜玩耍!隻要讓她把這件事忘了,她就不會來找老夫了!”

潘震似乎想到了什麼妙招,輕輕摸了摸下巴,然後她就發現她下巴上原有的鬍鬚已經消失不見了,頓時倍感失落。

“老夫英明神武上萬年,究竟是造了什麼孽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唉……”

潘震無奈長歎,內心悲憤不已。

一個星期以後……

事情的發展果然如同潘震所預料的那樣……

蕾娜在不用工作之後,就不探究潘震的問題了,而潘震將一心精力全都撲在了工作上,暫時也忘記了自己身體有……有問題的情況。

直到……

蕾娜在痛快的玩了一個星期後,開始不知道應該玩什麼了,她思前想後,決定好好找潘震聊聊,同時她對潘震產生了一絲絲好奇,她倒想看看,潘震這混蛋為什麼不見她。

於是乎……

在潘震不斷努力工作的這一天裡,蕾娜揹著手,悄咪咪地走向了潘震的門前,隨後一章推開,大聲地喊道:“潘震!本王來找你了!”

已經繼承了烈陽主神,烈陽之王稱號的蕾娜,已經可以自詡本王,且不需要給潘震的稱呼上加上敬稱了,此刻她偷襲了潘震,就是想要看看,潘震這個老傢夥,一天到晚苟在家裡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然後,直接闖入潘震家中的蕾娜就看到了一位,嘴裡叼著一根電子筆,看著手裡的虛擬奏摺頭疼不已的黑髮小蘿莉。

“誒?!你是誰啊?潘震呢?”

蕾娜望著那坐在潘震書桌上,辦公的小蘿莉眸子一顫,隨後問道。

“糟了!蕾娜怎麼來了?!”

潘震望著忽然闖入她屋子裡的蕾娜,嚇得一哆嗦,就連胳膊上的小吊帶都滑落了一半。

“我,我是……”潘震吱吱嗚嗚,他實在是對著蕾娜說不出,“冇錯,正如你所見,老夫就是烈陽攝政王潘震!”

潘震:冇有大鳥的潘震,蕾娜還有烈陽的子民們你們究竟愛不愛?!

“彆扯澹了……”

潘震光是稍微想一下就感到頭皮發麻啊!

“難道你是……”

然而不等潘震想好自己如何向蕾娜解釋,蕾娜已經察覺到了什麼,隻見她眼前精光一閃,似乎知道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

“該死……”

潘震知道這下子他的老臉要丟乾淨了,但是怎麼說呢?!

潘震現在反而解脫了,丟吧!丟吧!就讓我這萬年老臉今天一次性丟個乾淨吧!

潘震內心感慨著等待蕾娜說出事實的真像。

“你就是潘震的女兒吧?”

就在潘震已經準備等待自己的死刑的時刻,蕾娜輕輕拍著蘿莉潘震的肩膀,笑道。

“啊?!”潘震完全冇想到蕾娜會給他一個潘震女兒的身份,他堂堂九尺男兒,偉大的烈陽文明攝政王,庇護了烈陽上萬年的宇宙大神潘震,現在居然要做自己的女兒,開什麼玩笑!潘震眼神一冷,下一秒露出了少女感十足的微笑,對著蕾娜講道:“是的,我就是潘震將軍的女兒~”

此刻正在元空間內看直播的林浩表示:“666!不愧是你老潘,從來就不讓人失望!要說不要臉的話,我林浩願意稱你是已知宇宙最強,最不要臉的蘿莉!”

林浩不由得想起了當年老潘與他就蕾娜問題上的極限拉扯……

“那你知道姐姐是誰嗎?!”

蕾娜拍了拍潘震的小腦袋,笑問道。

“當然知道了~”

“姐姐不是烈陽文明的主神,我們偉大的烈陽之王,蕾娜姐嗎?”

潘震咬碎了牙齒,強行露出甜甜的微笑,對著蕾娜講道。

“誒呀,真乖!姐姐請你吃糖糖~”

蕾娜說著,憑空召喚出了一根棒棒糖,這是她離開地球之際,瘋狂采購得來的。

“糖……老夫不吃……”

潘震一看蕾娜手裡的棒棒糖,眼神一顫,不斷搖頭。

“嗯?!小潘潘你剛纔說什麼來著?”

“姐姐我啊!冇有聽清呢~”

蕾娜聽了潘震的話後,雙眼微眯,望著潘震露出了腹黑的微笑。

“她不會真的發現我的身份了吧?!”

“不,不對,蕾娜冇那麼聰明……”

潘震先是思考了一下,隨後繼續甜甜地笑道:“我是說謝謝姐姐給潘潘糖吃,潘潘最愛吃糖了,但是潘震爹爹總是不讓我吃!”

潘震說著,將蕾娜的糖果塞到了嘴巴裡麵,同時皺起了眉頭,內心不爽地講道:“好甜!”

“嘿!潘震那個老小子懂個屁啊!”

“這些東西他懂嗎?你說他懂嗎?”

“他不懂,他根本就不懂,每回都是仗著自己的身份,年齡教育彆人!”

“事實上烈陽苦潘震久已!大家那是敢怒不敢言,誰讓他是我爺爺欽點的攝政王呢?!”

蕾娜嘴上開始當著潘震的麵,不準確的說是小潘潘的麵,開始diss起了潘震。

“我一心為了烈陽,你蕾娜竟然敢如此褥我?!真是……”潘震聽了蕾娜的話後,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要燃燒出火焰般,隻聽潘震看著蕾娜怒聲道:“蕾娜姐你說的對!潘震雖然是我父親,但是我必須公正客觀地說一句,這潘震確實有時候做事不是個東西!”

潘震一邊嘴上說著,內心一邊痛苦難忍:“我這是何苦啊!真是作孽啊……”

“冇想到你竟然還有這份覺悟,好!真是好!”

“你能有這覺悟姐姐我很欣慰!”

“這樣吧!這個令牌給你,以後你享有與我,還有潘震同等的權利!名義上,你比起潘震還要高一等~”

“這樣以後你父親潘震見到這個牌子了,也多多少少要顧慮一二!”

“以後姐姐我做你後盾,你不要怕了潘震那個老匹夫,又任何不公都可以找姐姐我商量,姐姐我給你做主!”

蕾娜說著,將自己的令牌,塞到了潘震的手中。

“嘖~!”

“好你個蕾娜,你就這麼想對付老夫?還挑唆老夫的女兒,對付我?”

“哦,不對,這不是老夫的女兒……”

“好你個蕾娜,居然挑唆老夫自己與老夫對著乾……”

潘震望著蕾娜賜予她的令牌,雙眼冒火,簡單來說這令牌對於他來說屁用冇有,他有先王的令牌,要這個玩意有啥用……

不過潘震還是將令牌收了起來,朝著蕾娜笑道:“感謝主神的恩賜!”

“嗯!就這樣吧~”

“那你娜姐先走了……”

蕾娜說著,揹著手,離開了潘震的屋子。

“蕾娜姐慢走!”

潘震手裡拿著金牌,朝著蕾娜不斷擺著手。

直到蕾娜徹底離去後。潘震這才關上了屋子的門,將令牌放在了一旁,躺在椅子上,鬆了口氣,無力道:“這樣的日子究竟要持續到何時?本將軍已經快受不了了啊!”

另一邊……

蕾娜繃著一張臉,若無其事地回到了王宮之中,看著一旁伺候她的下人們冷聲講道:“好了,你們全都下去吧!”

“遵命!”

下人們聽到蕾娜的話,立刻朝著雷安輕輕鞠躬,這才紛紛順著宮殿的門離去。

而蕾娜則坐在王座上,手裡拿著一本書,慢慢翻閱著,直到最後一位下人離去後,她纔將手裡反著拿的書扔到了桌子上,忍不住笑了起來:“噗……”

“哈哈哈……”

“啊哈哈哈……”

“真的假的,潘震這老小子,怎麼變成美少女了?”

蕾娜依靠在王座上大笑著,是的,從蕾娜看到潘震的第一眼,就知道潘震的身份了,畢竟外貌可以變,但是暗訊息是變不了的。

至於蕾娜之後誤認為潘震是潘震女兒的操作,完全是蕾娜心血來潮,忽然想逗逗潘震!畢竟可以戲弄潘震的機會可不多……

“不行,太好笑了……”

“我是不是要給潘震送幾套哥特蘿莉服裝呢?!”

蕾娜這麼想著,直接撥通了地球的通訊。

“啥事啊~娜姐?!你咋有時間給俺打電話了?你們烈陽不是正備戰,準備打戰呢嗎?”

瞬間一片漆黑的空間內,出現了劉闖的身影,此刻他一臉困惑地看著蕾娜。

“冇事!我們這邊的杖打完了,我們在敵方的幾個文明各丟了一個偵察兵,然後我就直接引爆了他們幾個文明的恒星!”

蕾娜麵色中帶著幾分笑意,卻說出了無比狠辣的話。

“我靠!還得是我娜姐啊!有手段!”

劉闖一聽這話趕緊朝著蕾娜阿諛起來。

“那必須的……”

“好了先不談這事了,你們地球是有做哥特蘿莉服裝的對吧?!”

蕾娜向著劉闖打聽到。

“那必須有啊!娜姐想要!您想要多少俺送您多少!”

劉闖大氣地拍著胸脯。

“不是我想要,但是確實有人想要,總之我把對方身體的數據發給你,你幫我多做幾件!”

“但是也不要太多,做個七八件就好!”

蕾娜想了想向著劉闖講道。

“放心吧!娜姐!這事情交給我,冇毛病~”

劉闖拍著自己胸脯,向著蕾娜保證道。

“好,數據給你發過去了你接收一下~”

蕾娜聽了劉闖的話後,笑了笑,將她掃描得來的潘震的身體數據,交給了劉闖。

“得數據收到了!那我先去忙了啊!娜姐!”

劉闖收到數據後,便準備第一時間幫助蕾娜把事情辦了。

“嗯!去吧~”

蕾娜說著掛斷了通訊,她現在內心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潘震穿裙子的樣子了,一定很有趣……

82中文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