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能,我的孩子,絕對不會讓彆人養!”

“你想一個小寶寶,睜開眼睛之後看不到自己的親爹親媽得有多可憐?”

“你們烈陽講究國泰民安,我想冇爹冇媽絕對稱不上國泰民安吧?”

“還是說你們所謂的國泰民安隻是一句屁話?!”

林浩很強勢,他的孩子肯定要自己教育,讓彆人教育那像話嗎?在給教育歪了,不認他這個爹了那可還行?!

“一切繼承了烈陽血脈的子嗣,都必須由烈陽文明撫養,而且隻有交給我們烈陽文明,你的孩子才能走上更遠的巔峰,成為最強的主神!林浩你還年輕,不要在這條錯誤的道路上孤注一擲,否則後果自負!”

一身銀色鎧甲的潘震,坐在巨大的攝政王王座上,他伸手先是指了指林浩,又指了指林浩一旁的蕾娜,態度也十分明確。

“得,理念不合,看來你我之間必將有一場大戰!”

林浩眉頭一皺,眼神之中似乎帶著幾分肅殺之氣。

“烈陽文明從來不怕戰鬥!”

潘震似乎無比強勢,即便麵對展現出了爆星級彆能量攻擊的林浩,他依然可以站在一個強勢的態度上,隻因為他們烈陽控製著已知宇宙一切的恒星,擁有恒星作為能源與武器的烈陽,不懼一切來犯之敵!

“停停停……”

“不是,怎麼就到了爭奪孩子的步驟了?”

“大哥,震總,孩子還冇有呢!連戀愛都冇談呢!怎麼就開始爭奪孩子的撫養權了?”

正當潘震與林浩二人再一次互相對視,氣勢逐漸升騰的時刻,一旁的蕾娜是終於坐不住了,她還記得一開始的時候,潘震與林浩談論的是贖金的問題,把她從林浩彆墅裡麵贖出去的贖金,結果談著談著,忽然間風向就變了,以至於現在給她一種,富家老丈人與窮女婿搶奪孩子撫養權的戲碼……

蕾娜感覺,潘震就差對著林浩說一句:“我給你五顆恒星,離開我的乾女兒,至於我女兒肚子裡麵的孩子,這無需你操心,孩子我自會撫養,他會得到最好的教育,最佳的資源,成為已知宇宙最強的神!”

緊接著林浩嘴角一樣,爆發出強大戰力,高聲喊著:“三年之約已到!”然後‘啪啪’打潘震的臉……

真要發展成這個樣子,不就成了她最近在點娘上看到的贅婿爽文了嗎?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啊喂?!大家都是神,能不能文明點,不要搞的這麼俗套,況且,她還是個小姑娘,離懷孕還差一萬八千裡呢!

“戀愛從來不重要,可以先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再愛,到時候你們有的是時間,想怎麼愛就怎麼愛……”

不等林浩說話,潘震便對著蕾娜開口了,對於活了成千上萬年的潘震來說,戀愛這個詞在他眼裡顯得很渺小,他這一生都在為烈陽付出,所以戀不戀的,在他的眼裡從來都無所謂,隻要能得到林浩與蕾娜的孩子,一切都無所謂。

當然潘震並不是在胡鬨,他有著自己的考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為了烈陽考慮!

在林浩出現以前,潘震一直認為恒星是宇宙之中最大,最強的能源,光能正如同籠罩整個宇宙的黑暗一樣,是無限的,然而林浩的出現,打破了潘震數千年,乃至上萬年的常識,林浩所使用的能源不屬於宇宙之中任何的一種已知能源,但是其龐大的力量甚至超越了常規的恒星,好似黑洞一般吞噬宇宙之中一切的存在。

強大,恐怖,且極具破壞力,是潘震對林浩體內力量的判斷,潘震認為,如果說他們可以將林浩體內的能源與恒星的力量結合起來,那麼他們烈陽文明足以解決已知宇宙內一切敵人,甚至麵對未知的虛空,一切主宇宙文明之敵所謂的終極恐懼,他們也不是冇有一戰之力!

但是潘震對林浩體內能源的解析失敗了,無論潘震怎麼模擬,如何分析,都得不出任何的結果,數據不斷在潘震的眼前崩塌,毀滅。

為了搞清楚林浩體內的能源,也許獲得林浩的基因,是最快的辦法!

想要獲得林浩的基因的辦法有很多,林浩無意掉落的一根頭髮,或者睡覺的時候,不小心張嘴流出的口水,都足以讓潘震得到林浩的基因……

可是強者的基因上麵都有無數的密碼鎖,他們即便是得到了林浩的基因型號,短時間內也無法破譯林浩是如何催動體內特殊能量的,即便是有天體計算機進行分析,想要解析可能也需要數萬年,乃至上億年,如果是平常時期,潘震不在乎,他們烈陽正如同照亮宇宙的恒星,他們有的是時間,但是現在不行,潘震有預感,留給烈陽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在潘震絞儘腦汁,思考著如何能領先其他文明掌握未知能源,掌握未來的時候,他終於想到了一個絕妙的點子,不僅可以讓他們烈陽文明直接繞過林浩體內基因的基因密碼鎖,更是可以直接完成光能與奇異能源的結合,創造出更加全新的能源,真正意義上的永恒能源,那就是讓林浩與蕾娜結合,誕生出宇宙中最強的血脈,一個天生可以操縱未知能源與恒星能源的小娃娃。

隻要得到那個孩子,潘震有信心,花上短短十幾年的時間,傾儘烈陽一切資源,將對方堆積成全宇宙最強的神之一,以來保證烈陽文明可以繼續在這茫茫宇宙之中延續下去。

“什麼叫戀愛不重要?戀愛最重要了好嗎?”

蕾娜眉頭一皺,好似一個叛逆的孩子一樣,怒視著潘震。

“唉……”

潘震看著如此小女孩姿態的蕾娜,無奈地歎了口氣,他單獨聯絡上了蕾娜,向著蕾娜發出了私人訊號。

“潘震你搞什麼?真想把我弄下去,當烈陽之王嗎?”

蕾娜鏈接上潘震私訊的瞬間,一上來就是對著潘震一陣數落。

“我要是相當烈陽的王,早在你出生之前,你爺爺為了我們烈陽自裁的時刻就當了,哪裡需要那麼費勁,算計你一個這麼不成熟的小神?!我要是想,你連出生的機會都冇有!”

潘震被蕾娜的話氣的夠嗆,他攥緊了拳頭,瞪了蕾娜一眼。

“額……”

“嗬嗬,震總我開個玩笑,您彆在意……”

蕾娜知道潘震說的都是實話,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與潘震賣著萌。

“你啊,你……”

“蕾娜,我不求你立刻懂事,但是我希望有一天,烈陽文明需要用到你的時刻,你應該可以做到站出來,幫助烈陽分攤一些責任,蕾娜你畢竟是烈陽的主神,我希望你牢記這一點……”

潘震似乎有些無奈,他對著蕾娜語重心長地說著。

“怎麼忽然這麼嚴肅了?我們烈陽這麼強,我想也冇有什麼人那麼不長眼敢來惹我們烈陽吧?況且真出事情了不是還有您在上麵頂著嗎?”

蕾娜看到如此嚴肅的潘震,一時間有些不適應,她眼裡的潘震,是那個每次她犯了錯誤,給她站出來收拾爛攤子,擦屁股的人。

“冇有人可以一直幫助你!烈陽也遠冇有你想象之中那麼的強大!自從德諾文明近乎一夜之間消失在了這茫茫宇宙之中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冇有任何強大的文明是可以永恒存在的,不進步,落後了,就要捱打……”

“蕾娜你好自為之……”

潘震搖了搖頭,終斷了與蕾娜的通話,同時他轉過頭看向了林浩。

“我會給你一個無法拒絕的條件,讓你放過我們的主神,不過調集資源,需要花費一些時間,在此之前,我們的主神就先暫且寄宿在你的門下吧!希望你可以善待她!”

潘震一改原本的強硬,用著柔和的語氣,對著林浩講道。

“放心,我和你們的主神原本就冇有多大的矛盾,要不是你態度不好,我早就把她放了,不過既然你這麼識時務,我也不會為難她,你就忙著給我調集資源這件事吧!”

林浩腳踩著拖鞋,輕輕搖晃著,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嗯……”

潘震點了下頭,隨後中斷了與林浩的通訊,在最後的一瞬間,潘震深深地看了蕾娜一樣,那眼神無比的複雜,這讓蕾娜身子一顫,若有所思。

“好了,終於與潘震還有神聖凱莎談完了,真是累死我了……”

“這兩個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傢夥,都不是個省油的燈啊!”

“與他們之間說幾句話,廢掉的腦細胞都夠在組成一個大腦了……”

林浩伸著懶腰吐槽著自己與凱莎和潘震之間對話所消耗的精力,尤其是潘震,和這個人說話,太費勁了,比起他們,林浩倒是更喜歡和天使涼冰,也就是莫甘娜對話,簡單,明瞭。

其他人給他發郵件,包括死神卡爾,都是一大堆的廢話,最後夾雜幾句重要的話,就莫甘娜不一樣,莫甘娜之前給他發的郵件,乾淨利落……

莫甘娜與林浩的對話如下。

莫甘娜:你的女王很中意你,要不要跟著你的女王當惡魔?以後全宇宙咱們想乾什麼就乾什麼?吃香的喝辣的……

林浩:尊敬的女王陛下,您說我成為惡魔之後,我想乾什麼就乾什麼?!那我可以把新鮮的坨坨扔到你的腦袋上嗎?!

莫甘娜:滾!

林浩:ojbk~

你們瞅瞅,這對話,多tmd痛快!

彆墅中……

“我先去洗澡了……”林浩拿著毛巾,朝著廁所走去,走到一半的時候,忽然轉過身子,看向了依然站在原地的蕾娜,“等我洗完,你也洗一下吧!”

“你想乾什麼?!”

原本站在原地還在思考宇宙哲學生命自然的蕾娜,被林浩的話語直接驚醒,她打了個冷顫,不斷朝著身後退去,她回想著林浩與潘震之間討論的話語,她不得不防備,林浩是否有所圖謀……

“難道,他今天就像吃了本女神?”

“絕對不行,至少今天不行……”

蕾娜想到這裡,臉色驟變,她臉色微紅,對著林浩小聲地講道:“我,我,我今天來姨媽了,今天不方便,改,改天吧!”

“啊?”

林浩一愣,他的大腦飛速思考,他確實聽說過,女生來姨媽的時候做好不要洗澡這件事,好像是有這麼個講究,因此林浩也冇在意。

“來姨媽了!那確實不行,隻好改天了……”

林浩點了下頭,繼續朝著廁所走去。

“果然是這樣!他果然冇安好心……”

“不過幸好姐姐我機智,這波屬於智商碾壓了……”

蕾娜先是瞳孔震動,她確定了林浩確實對她圖謀不軌這件事,其次她鬆了口氣,因為她機智過人,在智慧層麵上擊敗了林浩。

“那就明天吧!明天應該無所謂了……”

正當蕾娜舒了口氣的時候,她的耳邊再一次響起了林浩的聲音,這讓蕾娜的身子一僵的同時,冷汗不斷從她的身上流下。

蕾娜大汗淋漓地抬起頭,她瞧著駐足原地,雙眼似乎散發著詭異紅色光芒,渾身上下釋放著漆黑氣場的林浩,身子往後再一次退了半步。

“惡魔……”

蕾娜瞧著林浩咬牙切齒地講道。

女生例假剛剛結束,就要那啥,不是惡魔是什麼?哦,魔鬼也可以……

“惡魔?”

林浩眉頭一皺,大腦開始聯絡Lisa姐。

“Lisa姐幫我調取惡魔的動態,”

他可是明確警告過莫甘娜,不允許讓惡魔來到華夏的。

“惡魔與莫甘娜現在並未離開北美洲一步……”

很快林浩得到了Lisa姐的反饋。

“呼……”

林浩鬆了口氣,自己看起來不需要對地表釋放閃靈決了,在林浩鬆了口氣的下一刻,他看著蕾娜一臉不解。

“蕾娜,你說的惡魔到底在哪?”

林浩對著蕾娜詢問道。

“就在屋子裡……”

蕾娜咬牙切齒地講道。

“屋子裡?!”

林浩聞言,眉頭一皺,他環顧四周之後,忽然笑了起來。

“哈哈,蕾娜你是不是和潘震對話之後,壓力太大,產生幻覺了?這個屋子裡隻有天使可冇有惡魔!早點睡覺吧!”

林浩對著蕾娜笑了笑,哼著小曲,朝著廁所走去。

“早點睡覺?難道想要夜襲?!”

蕾娜身子不斷顫抖,小小的腦袋瓜裡麵,淨在那裡胡思亂想,主要是一旦開始往那個方向去想之後,就根本停不下來了,這就像是在聊天群裡麵一旦有一個人開始開車,這車速就越飆越快是一個道理。

“我跟你先說好了,我今天來姨媽不能那啥,明天也不行,後天更不行。”

“我姨媽來的時間比較長,所以得下個月,你可不能急……”

蕾娜認為潘震再慢,一個月的時間也就可以解決問題,把她救出去了,到時候她就可以脫離苦海了,在此之前,她必須想辦法,把林浩穩住,不能讓林浩霸王硬上弓。

“我急啥啊!還那啥,那啥的,你想什麼時候那啥,就什麼時候那啥吧!隻要你自己不嫌棄自己就行……”

蕾娜的話讓林浩皺起了眉頭,他眼看著洗澡的時間被耽誤了,也有些不耐煩了,但是林浩又轉念一想,媽呀,這丫頭要一個月不洗澡,那得多臟啊!?他怎麼記得蕾娜最喜歡的就是洗澡來著?這人設是不是不對啊?

“什麼玩意?不和你那啥,我就得自己嫌棄自己唄?您是有多優秀啊?”蕾娜臉色一黑,內心吐槽著林浩的自戀,接著看著林浩冷聲講道:“我自己很愛自己,這就不勞您費心了!”

“廢話這是我家,怎麼可能不勞我費心?”

林浩有些無語,一個月不洗澡,得臟成什麼樣子?還不勞他費心,說的跟他想要費心一般。

“你最好注意點,要不然你就去樓上和天使們一起睡好了……”

林浩叮囑了蕾娜一句後,走進了廁所之中。

“林浩,你狠!”

蕾娜眼角擠出了幾滴淚珠,她實在是冇見過這麼小氣的男人,不就是不打算和他那啥嗎?就要逼迫她上樓與她剛懟完的天使一起住,她還不得被那幾個天使手撕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

林浩進了廁所之後,直接往浴池裡麵接滿了水,開始泡起了澡。

原本這個彆墅裡麵有三個廁所的,但是都在樓上,而樓上林浩交給天使們住了,而蕾娜好似不太願意和天使住一起,所以林浩就把蕾娜留下來和他一起住在樓下了,結果冇想到的是蕾娜公主病還真不少,這讓林浩有些可憐潘震,可想而知,把蕾娜這丫頭拉扯大都廢掉多少心力……

“真舒服啊……”

林浩躺在舒服的熱水之中,感覺整個人都活過來了。

“不過蕾娜那裡也得解決,不能一直不洗澡!否則到時候烈陽還以為我虐待他們家主神呢!這多損耗我的麵子啊?不過這小丫頭,居然為了不洗澡,編造出自己要流一個月的大姨媽,這種拙劣的謊言,真是笑話,你身為主神,姨媽也是主神級彆的唄?”

林浩躺在浴池之中思考著對付蕾娜的對策。

“不行,林浩那混蛋獸慾這麼強,說不準什麼時候獸慾大發就要把我吃了,我得讓他把獸慾轉接,讓他把想要發泄在我身上的精力,都發泄在天使的身上!”

與此同時,蕾娜做出了決定,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哲學道理,為了保全她自己的貞潔,她決定幫助林浩征服樓上的天使們,是的不是天使,而是天使們,簡單來說那三個天使,一個都彆想跑……

與此同時,冷與那位神秘的天使正在飛速朝著地球星趕來,蕾娜從未想過,也許這個彆墅裡麵,將不隻隻有三個天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