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揚聞聽此言,便微微鬆了口氣。

須彌祖師接著說道:“你且隨我來。”說完便在前帶路。

陳揚心裡覺得怪怪的,本來想和這些人打一場,可惜這須彌祖師冇給自己機會。他也不好再強詞奪理,一定要弄下去。

當下隻好跟著須彌祖師。

須彌祖師帶著陳揚來到了天通峰中的一處洞府前。

那洞府前山清水秀,幽靜中透著一絲大氣。

洞府前有石桌。須彌祖師讓童子奉上茶水,之後請陳揚落座。

陳揚向須彌祖師見禮,然後落座。

之後,須彌祖師也坐了下去,忽然向陳揚問道:“小兄弟是怎麼找到我們這裡的?”

陳揚微微一笑,道:“我通曉一門神術,可以算儘宇宙萬物。隻要尊師還在宇宙之內,晚輩都可以找到。”

須彌祖師微微一驚,道:“還有此等神術?”

陳揚說道:“前輩麵前,晚輩不敢撒謊。”

須彌祖師道:“這是一門什麼神術,可否讓我見識見識?”

陳揚說道:“當然可以。”說完之後,便祭出基因網。

瞬間,在須彌祖師周遭就佈滿了基因神力……那些基因在陳揚的催動下,綻放出熠熠光輝來。

須彌祖師以肉眼看去,便覺這些基因彷彿連通了整個宇宙,無邊無際,無窮無儘。

隨後,須彌祖師又探出法力來感受這宏大的基因網。

這一感受,眼中便出現了震駭神色。許久之後,他方纔喃喃說道:“想不到這世間居然真有這等恐怖神術,我等久居於此,倒真是孤陋寡聞了。”

陳揚收了大計算基因術,然後笑著說道:“這門神術叫做大計算基因術,晚輩也是近幾年才領悟出來。不過此門神術並非為我所創造。創造此術的人,修為恐怖至極,連宇宙大帝都被他殺了。如今他有意想要將整個宇宙覆滅。晚輩也是因為此,纔想來找大帝相助。”

“當真?”須彌祖師再次一驚。

陳揚道:“晚輩跨越重重星河來此,並不是想要撒這彌天大謊。”

須彌祖師深吸一口氣,道:“此事當真令人害怕,還請小友細細說來。”

陳揚當下就將鴻蒙道主,三千宇宙等等的諸多事情說了出來。

那須彌祖師聽完之後,咋舌道:“這鴻蒙道主的確是經天緯地的神人,不過他也並不是要覆滅宇宙。小友的話,未免有些危言聳聽。”頓了頓,又道:“事實上,這是小友你的危機。”

陳揚說道:“眼下看起來,的確是我的危機。不過長遠來看,他以後會做出什麼事情來,那就是未知了。”

須彌祖師說道:“宇宙生滅,自有定數。我們人類的壽元終究有限,而宇宙存在已經不知道多少億年了……以有限去操心無限,實在是不智,也是多慮了。我看,他想要毀滅宇宙,也未必有這個本事。”

陳揚笑笑,道:“前輩的話也有其道理。晚輩今日前來,的確是想邀天初大帝出手。不過這個事情,晚輩不會強人所難。也請前輩去通傳一聲,若大帝執意拒絕,晚輩也不強求。不過,晚輩也聽聞過大帝神威,今日倒想切磋一番。”頓了頓,又說道:“此番純屬切磋,並無挑釁之意,還請前輩向大帝說明。無論勝敗,晚輩都不想傷了和氣!”

“你居然想要挑戰我的師尊?”須彌祖師再次吃驚。

陳揚一笑,道:“晚輩已經挑戰過寶華尊者,鳳雛神後,他們都已敗在我的手上。想必憑此兩樁戰績,當有資格與大帝切磋。”

“你戰勝過寶華尊者和鳳雛神後?”須彌祖師駭然道。

陳揚說道:“寶華尊者與鳳雛神後就在星係外麵等待,我已經將大計算基因術全數傳授給了他們。他們也心甘情願的想要跟我去一戰鴻蒙道主。”

須彌祖師深吸一口氣,道:“此事的確重大,我要去和師尊好好商量。”

陳揚說道:“晚輩再次恭候前輩的訊息。”

須彌祖師點點頭,隨後身形一閃,離開了洞府。

等須彌祖師走後,陳揚站起身來,打量起四周來。這裡的環境真是清幽得很,空氣也很清新。

抬頭看向天空,天空湛藍,陽光明媚。

可這裡並不是地球,甚至都不在銀河係內。

可如果乍一感覺,這裡與地球又並無二致。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走在許許多多不同城市的街頭,雖然是不同的城市,但很多東西都很相像。

許多星球朝文明方向的發展,總是大同小異。

一個星球想要擁有生靈,首先也得滿足生靈存在的條件。

陳揚站在這個地方,一時之間,內心感慨至極。

他向黑衣素貞傳念道:“真是想不到,有一天,我會站在這個地方。”

黑衣素貞也將外界感受的清清楚楚,聞言不由好奇道:“這個地方有什麼特彆之處嗎?”

陳揚說道:“這個地方看起來不特彆,但這裡卻並不是地球,更不是銀河係。最關鍵的是,我還是陳揚,你還是素素。但我們已經都不是當年的陳揚和素素了,我在這裡,居然敢來叫板天初大帝這樣的大神。哈哈……”

黑衣素貞說道:“當初我剛見你時,你那點微末修為,真是叫人瞧不上。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是真正的成長了,本來我成長的也很快,但現在你已經遠遠將我拋在了後麵。”

“嫉妒嗎?”陳揚笑著問。

黑衣素貞也一笑,道:“你越厲害,我越開心。無論你站的多高,我都會陪著你。”

陳揚由衷的感到溫暖,道:“高處不勝寒,但高處有你陪著,我就冇那麼害怕了。如果我們真的能夠將鴻蒙道主的事情處理好了,那麼我們以後就是絕對自由自在了。到時候,我們可以去做很多事情。比如,我們可以在異星球看大海,看日出。也可以在街頭的小館裡坐上一坐,聽一聽音樂。我們什麼都可以去做……到時候,地球也再攔不住我們。地球的天道對於我們來說,也是等閒之物了。”

黑衣素貞說道:“聽起來就讓人嚮往啊!真期待那一天能夠快些到來。”

陳揚說道:“不遠了。”

兩人正說著話,忽然……

一道人影閃爍而來。

那人影瞬間來到了陳揚的麵前立定。

陳揚定睛看去,見那人也是一名老者,這老者身穿黑袍,麵目冷峻,眼神寒冷。

他臉上皺紋頗多,給人一種曆經滄桑之感。

陳揚當即抱拳,道:“晚輩陳揚,見過前輩,不知道前輩如何稱呼?”

那老者淡冷的看向陳揚,說道:“老夫天蟾子,乃是師尊的第一弟子。聽說你想要挑戰老夫的師尊?”

陳揚心道:“原來是想替師父出頭。”便就一笑,並坦然,道:“不錯!”

“好生狂妄的小輩!”天蟾子眼中閃過怒色,道:“那就讓老夫來先看看你到底有何本事。”說罷之後,便即出手。

這天蟾子的修為已經是聖人級彆,並且功力深厚到了無與倫比的地步。

加上整個天通峰都是他們的道場!

所以他一出手,掌中便出現了天通峰的虛影。

轟!

天蟾子的周遭法力狂暴,天地彷彿都與他融為一體。

他一掌殺出,周遭的磁場,分子全部為他所用。

這一下,幾乎是要將對手逼進死路!

可陳揚又豈會在乎道場這些東西,立刻祭出基因網,瞬間調動基因神力。

萬千神法,天地基因,全部湧入他的體內。

混沌神力也在他的體內顯現!

跟著,陳揚便斬出一道黑洞神拳。

星辰虛影顯現,和那天通峰的虛影撞殺在一起。

轟隆隆……

刹那之間,天崩地裂,飛沙走石,餘波震盪,直接將那天通峰的結界震成了粉碎。

漫天金光掃射十萬八千裡……

那一刻,天通星的人類看到了最耀眼的光。

轟……

下一秒,天蟾子倒退出一千餘步,跟著臉色蒼白,噴吐出一口鮮血來。

以他的修為,豈能擋住陳揚的一擊呢?

這一擊還是陳揚留了手。不然要當場將這天蟾子打死。

“居然,如此厲害?”天蟾子不可置信的看向陳揚。

陳揚再次抱拳,道:“承讓!”

也是在這時,那天初大帝終於出現,帶著須彌祖師和另外一位弟子飛了過來。天初大帝先來到天蟾子身邊,溫聲問道:“無礙吧?”

天蟾子麵色羞愧,道:“弟子無能!”

天初大帝微微一笑,道:“不是你無能,是他太厲害了。”

陳揚看向天初大帝,便見這天初大帝看起來是個四十來歲的白衣文士。

陳揚來到了天初大帝的麵前,道:“晚輩多有得罪,還請大帝見諒。”

天初大帝一笑,道:“敢問小兄弟,今年壽元……”

陳揚說道:“晚輩今年大約五百餘歲!”

“五百歲?”須彌祖師,天蟾子,還有另外一名能升祖師均是驚駭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