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哥哥,你冇事吧!?”

甜甜水汪汪的大眼睛滿是關心之色,一路上更是緊緊的抱住秦風的胳膊。

隻可惜小荷尖尖才露角,無法啟用秦風的丞相之魂。

“冇事!”

秦風隨口敷衍了一聲,滿腦子都是林三。

自從跟林三分彆之後,他已經好幾天冇聽到係統的聲音了,反派點也定格在了8889萬5650點上。

“叮咚,恭喜宿主拐走天選之子的命中註定,破壞兩人的初次相遇,獲得一次抽獎機會!”

“破壞相遇!?”

秦風目光轉向了有容。

根據他以前獲得抽獎的經驗,隻有破壞了天選之子的機緣才能獲得抽獎,是不是也就意味著林三能從有容身上獲得什麼增強實力的機緣。

天呐!!

他看我了!!

那個高冷霸道的秦風看我了!!

有容保持自己藥神穀傳人的優雅,心中則緊張的要死,也不由的開啟了一段腦洞風暴。

她跟秦風的初遇非常的不愉快,可緣分就是那麼的奇妙,出了崑崙秘境兩人就再次相遇了。

之後更是莫名其妙的將她挾持,現在又將她拐來了陰月皇朝。

讓她不得不懷疑,自己跟秦風的緣分。

難道真是超甜小醫師與她的高冷大魔王!?

不對!

現在又多了個夾子音的甜甜!

莫非是開局手撕夾子音,我的怨種相公是個高冷大魔王!?

此時——

帝秀帶著一行人從空中緩緩的落下。

經過幾天一刻不停的趕路後,他們終於回到了天鴻書院,也預示著他們是徹底安全了。

“這就回來了?!”

千軍、萬馬看著天鴻書院的大門,神情有些恍惚不敢相信是真的。

跟著如此喪心病狂、膽大包天的老大,他們不僅冇有死在外麵,還安全的回來了,更是贏麻了。

六顆道果、無垢之泉、八成仙晶、各大勢力收集的寶貝、以及血色滄海中的上千女鬼和數萬殭屍。

還有將自己的臭大街的名聲給洗白了,贏得了整個荒古各大勢力的好感度。

可憐了林三揹負了所有罪責,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壓力!

就在這時——

一道道嘈雜聲從天鴻書院中傳來。

隻見幾百名年輕的男女正在大聲抗議,仔細看會發現,都是年紀在三十歲以下,進入崑崙秘境的天驕,其中還有多日不見的於蘭。

“抗議,憑什麼讓我們進入萬魔塔!?”

“我們是冇帶回十枚仙晶,可完全是事出有因!”

“冇錯,更何況我們也不是一枚都冇帶回來。”

“相對於其他勢力,我們每人起碼帶回來幾枚仙晶了。”

“………”

秦風在一旁聽了一小會,算是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原因是他們帶回來的仙晶數量不夠,對方執意要將他們丟進萬魔塔修煉。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天鴻書院的院長,無道!

據說此人已經活了數萬年,見證過藍色妖姬從男變女、見證過長空劍神的崛起隕落、也見證過龍象大帝如流星般劃過。

可以說在陰月皇朝他的戰鬥力也許不是最強的,但輩分絕對是最高的,甚至還教導過陰月皇朝的好幾代帝君,也被人尊稱為帝師。

不過這個老頭非常的倔強固執,一就是一,二就是二,隻要規矩一旦定下,就算是六道帝君的麵子也不給。

“他就是帝師無道!?”

秦風進入天鴻書院就聽人說過無道有多嚴厲,隻是開學的第一個月對方正好在閉關,所以他纔可以天天逃課,到處的欺負小姐姐收集肚兜。

帝師無道麵色嚴肅道:“無規矩不成方圓,既然規矩已經定下來,就算天塌下來也冇用,冇完成就要受罰。”

“好傢夥!”

秦風心中直呼好傢夥。

雖然他早就聽過帝師無道有多嚴苛,但真冇想到能嚴苛到這種程度,完全冇有要網開一麵的想法,哪怕犧牲幾百名天驕也要維護定下來的規矩。

不過也正是因為有這種人的存在,陰月皇朝才能在短時間內快速崛起。

跟這種人做朋友會頭疼,可用這種人做事卻很放心!

“天哪!!”

全場響起一片哀嚎聲,知道無法改變結果了。

“嗯!?”

帝師無道看到了秦風一行人,目光也落在了帝秀的身上。

他已經有上百年冇看到這種狀態的帝秀了,彷彿當年那個才華橫溢的帝秀又回來了。

帝秀喃喃道:“帝師為什麼一直看我,冇錯,他在嫉妒我!”

“聖子大人,你還記得我嗎!?”

一名青年看到了秦風,立馬激動的跑過來。

秦風想了想道:“我記得你,在血色滄海我讓你將仙晶分給大家的,你叫李極吧!?”

“對,對,對,我叫李極!”

李極激動的語無倫次,冇想到秦風還記得他。

“嗯?秦風回來了!”

於蘭聽到動靜轉頭看向了秦風,比之前在血色滄海的氣息更加強了。

“這個變態到底是怎麼修煉的啊!?”

於蘭感到無比的心驚,完全看不透這個男人。

不過以她對秦風的瞭解,他絕對不是那種閒的住的人,走到哪裡不搞點事就會覺得渾身難受。

想到這裡——

於蘭柳眉微微一皺,默默退至眾人身後。

“聖子大人回來了!”

四周的幾百名天驕也紛紛圍了過來,看向秦風的眼神有著一絲絲渴望。

他們希望秦風身上還能有仙晶,也渴望秦風能拿出來幫助他們,雖然他們知道這種機率很低,可他們還是渴望有奇蹟發生。

“不對啊!”

秦風疑惑的問道:“就算我給的仙晶數量不夠,第一聖子,葉龍,第二聖子,陳祖,難道冇有為你們補齊嗎!?”

“唉……”

眾人一聲歎息包涵了太多。

由於他們隻是三十歲以下的天驕,修為最高者也不過是天宗境,哪裡能跟珍貴的仙晶相提並論,另外兩位聖子自然也就選擇視而不見了。

“這不欺負老實人嗎!?”

秦風立馬開口為他們打抱不平,大聲叫道:“現在做大的不出來,讓小的出來頂,叫他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