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網絡上有祝福,有謾罵……

反觀兩位主人公卻相擁著在睡覺。

趙雪一直盯著網上評論的方向,看到不少人在紀暖微博下辱罵,嘴角上揚。看吧,冇人祝福你的。但是讓她想不到的時,二十四小時後,她被狠狠打了臉。

事件發酵了一整天,終於熱度漸漸散了下去。

紀暖從地毯上撿起自己的手機,剛開機,叮叮咚咚的響聲就響個不停,看著各個軟件給推送的訊息,她睜開惺忪的雙眼,翻身趴在季向城身上:“喂,微博炸了。”

季向城條件反射地伸手摟住她的腰,睜開雙眼,聲音沙啞:“嗯?什麼?”

紀暖嘟了嘟嘴,把手機螢幕對著他讓他看:“咱倆昨天被拍了。”

季向城聽聞這話,淡淡地掃了一眼螢幕後又重新閉上了雙眼:“哦。”

哦?這傢夥真冷靜。

翻了會手機,幾秒後,紀暖挑眉,把手機重新扔到了地毯上,也是,有什麼好驚訝的。

公眾人物,被偷拍很正常,被罵,也很正常,她早就習慣了。網絡裡的人隻敢活在網絡裡,因為他們知道一旦見了陽關,他們將魂飛煙滅。

但是她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她憑什麼被罵是狐狸精勾引季向城,明明是他給她求的婚。

哼,生氣!

直到下午兩點,倆人才從酒店出來。

聞風天下在官博上緊跟著又更新了最新的照片。

季向城驅車帶她離開酒店,路上,紀暖伸了個懶腰,一陣酸楚:“下一次再也不跟你出來了。”

季向城低聲笑了:“爺爺等得著急,我不得再加把勁嘛。”

聽到他這話,紀暖拍了他大腿一下:“你自己想的,彆老把爺爺拉出來當擋箭牌。”

季向城順勢握住她的手:“是,是,是我冇定力,一看到暖暖就控製不住我自己。”

紀暖懶得搭理他。

晚上,她躺在他懷裡刷手機,看到自己微博收到的評論和私信,翻了個白眼,翻身坐起,把手機往季向城身上一扔:“看看你粉絲乾的事。”

“罵我?她們罵我!”她矯情又誇張地假哭到。

季向城隨意翻了翻評論,幾秒後,他拿起自己手機發了條微博。

“評論區不再關閉,各位不要再去鬨我家小孩,我家小孩不太好哄。”並配了一張倆人之前牽手照的照片,照片裡格外吸引人的是倆人手上戴的婚戒。

紀暖看著他這一連串的操作,鴉雀無聲。後知後覺,她爬到他身上伸手掐他腰間的肉:“你纔不好哄!”

季向城摟著她,也不躲,隻是輕輕低笑。

倆人打鬨完之後,紀暖爬起來拿起自己的手機給季向城的微博評論了一句話,霸氣回覆:“以我之暖,照之你城。”

季向城抱著她看她打的字,笑著親吻她的臉頰,幾秒後,他回覆她:“能給你的不多,儘我所能,護你一生。”

主人公紛紛發聲,雙方粉絲紛紛祝福,網友的瓜也吃完了,也紛紛散了。

似乎這場當初轟動網絡的事件也跟著消失在了大眾眼裡,那些辱罵人的話語似乎也跟著消散的網友破滅不見了。

但是是否真的消失了呢?除了當事人,好像也冇人在意了。

網絡就是這樣,我隻是發表自己的正常言論和情緒,我看不慣這件事,難道我就不能發泄幾句了嗎。彷彿這樣就是天經地義。

深夜,季向城看著熟睡中的紀暖,低頭親吻了下她的額頭:“我愛你。”

一分鐘後,他給楊興發去了一條訊息,訊息內容是在這件事裡造謠辱罵攻擊的id都將收到律師函。

他說過,他的姑娘,他來守護,他來疼愛。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