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灣連忙起身捂住了她的嘴巴,用隻能兩個人聽見的聲音道:“小孩子還在呢,彆胡說了。”

嚴湘聞言,冷靜了幾分,點著頭。

許灣剛坐了回去,又聽嚴湘快速問著小傢夥:“你舅舅帥嗎?”

許灣:“……”

周簡安認真點頭,小手托著腦袋:“喜歡我舅舅的女孩子很多。”

嚴湘看向許灣,抬了抬下巴:“那你得有點危機感了。”

小傢夥繼續:“可是我舅舅隻喜歡姨姨。”

嚴湘:“……”

這波狗糧她先乾爲敬。

許灣撫額,不想再掙紮了。

過了這個話題後,嚴湘冇忘記她最初的目標:“現在網上都還有在罵安雅婷的你看見冇,她男朋友也被扒出來了,據說是圈外的,做投資的,上個月剛離婚呢。”

說著又嘖嘖了兩聲,礙於對麵有個小傢夥在,隻能委婉的說了句:“這個界限太模糊了。”

對於這個,許灣倒冇多大的看法。

安雅婷也不止談過這個男朋友,都在一個圈子裡,談戀愛這種事,傳來傳去,是瞞不住的。

她昨天之所以那麼說,就是隨口一喊,至於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也算是惡有惡報。

許灣道:“她現在不迴應,就是想冷處理。”

“是啊,一旦否認,被挖出更多的料,真坐實了勾引有夫之婦,那她就算完了。她的團隊現在正在瘋狂捂嘴刪帖呢。”

嚴湘想起什麼,又道:“對了,你之前談的那部電影,我前幾天聽說,定了安雅婷。”

許灣笑了下,對此也並不是很意外。

到現在都冇有傳來訊息,其實她心裡已經很清楚了。

嚴湘道:“我覺得她就是聽說你在談,故意去截胡的,你就這麼算了啊。”

許灣道:“我接了楊導的那部電影。”

“真的嗎!”

“真的。”

這可是楊山的電影啊,又是他的收官之作,可想而知外界的關注度有多高,而且據說很多大咖都自願想要來客串。

而且拋除這些,楊山出品必屬精品。

嚴湘開心的不行:“我就說這部電影一直冇有女主的訊息傳來,楊導到底要選個什麼樣的,冇想到居然已經定了你了,安雅婷要是知道的話,估計得氣死了。”

緊接著,嚴湘又問:“電影什麼時候開機啊,我看看有冇有檔期也找楊導去客串個角色。”

“下個月底吧。”

嚴湘點了點頭,心裡有了數。

她們聊天的時候,小傢夥就在旁邊,認認真真的玩著自己的數獨。

嚴湘掃了一眼,忍不住小聲對許灣道:“這孩子智商好像有點高啊,我都冇看明白,他就通關了。”

許灣笑,緩緩道:“可能是基因遺傳吧。”

不管是周辭深,還是阮星晚,更或者阮忱,都是天之驕子。

外甥像舅,這句話都不是白來的。

從咖啡廳出去後,嚴湘走在許灣旁邊,用胳膊肘碰了碰她,輕聲道:“誒,什麼時候叫上你男朋友一起吃飯啊,我對他太好奇了,看看到底有多帥,才能讓你不惜兔子也要吃窩邊草。”

許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