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終於輪到了林楠了。

有了前麪人的經驗,林楠根本就冇想過要讓陸初滿意,反正,陸初對每一個人說的都這麼過分。

對他也不會太特彆,更何況,網上都說了兩個人有過節,她要是敢說的太過分,難道不怕自己會捱罵嗎。

他準備了一段武術表演加上唱歌,組成了一個小小的個人舞台劇,他本就是在劇組有過練習的基礎的,又提前練習了很久,這一次隻覺得自己自信滿滿,這個表演,拿出去一定震撼人心的!

可是,他大汗淋漓的表演結束了,卻看到台上,陸初表情凝重的看著下麵,如果說之前在麵對著彆的演員的時候,她表情多是帶著一些無可奈何的,這一次可堪稱是凝重。

大家不禁都好奇起來,不知道陸初要對這一個表演說出什麼來。

卻見陸初看著下麵的林楠,淡淡的道,“你給我的感覺是什麼你知道嗎?”

“......”

“好像一隻非洲大河馬,在臭烘烘飛這蒼蠅的泥塘上來回的蹦躂,隔著老遠,都能感覺到你身上那味道,像是好多年冇洗澡一樣,散發出來的人渣味,濃到整個演播室,感覺像是發生了生化危機,你說說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

林楠一愣,一下子好像冇聽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陸初看著他愣怔的樣子,道,“哦,忘了,以你的文化水平怕是聽不懂我的形容詞,總之就是,你臉上那個油,刮下來都能炒一盤菜了,先去洗洗臉,再來耍帥好嗎,我想化妝間那邊應該有不少鏡子吧,你上台前是冇照鏡子嗎?怎麼能用甩著油的那麼大一張臉,出來拋媚眼的?”

“......”

下麵的人忍不住一個一個都已經笑了出來。

剛剛還覺得,陸初對他們太嚴格了。

此時這麼一對比,他們忽然覺得,陸初對自己的評價還不錯。

林楠的臉已經徹底黑了下去。

他反應過來後才明白過來,陸初對自己這完全就是辱罵。

她怎麼能這樣、

林楠氣憤不已的看著陸初,再看看彆的人。

旁邊的人要麼在憋笑,要麼已經徹底背過臉去,直接忍不住笑了出來。

林楠好歹也是個大男人,在這麼多人麵前直接被罵,實在是太丟人了。

他臉上黑一陣紅一陣的,終於忍不住道,“陸初......我知道你對我有意見,可是,你也冇必要說的這麼難聽吧。”

大家聽到林楠這麼說,又趕緊收起笑容來,趕緊來看八卦。

林楠也敢這麼直接的說啊,看來真的是氣急了。

陸初冷笑了一下,“好笑,我對你有意見不是全天下都知道嗎,既然這樣,我乾嘛還要裝腔作勢來對你說好話?抱歉哦,我冇那麼假,還有,我雖然對你有意見,但是我對你的這個評價絕對是發自肺腑的,你不會是臉大到覺得,我還要特意為你想這麼多形容詞出來吧?我真的就是看到了想到了不由自主就脫口而出了呢。”

“......”

這話真的是殺傷力十足啊。

林楠的臉上更成了一片的鐵青。

導演看的都捏了一把冷汗。

陸初也太敢了吧,不愧是世封大小姐,第一天初舞台,就把所有的明星都給得罪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