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兩個禦姐

2009年9月13日,建鄴河海大學鼓樓校區。

“稍息!”

“立正!”

“向左轉!齊步走······”

炎炎烈日下,校園裡軍訓的口號聲此起彼伏,放眼望去,到處都是穿著迷彩服的大一新生,他們青澀的麵龐早被曬得黝黑,身材也被臃腫的軍訓服遮掩住,眼神裡對大學生活的憧憬都減弱了不少。

當然了,這麼龐大的新生群體裡肯定會有那麼一兩個女生,她們本來就很漂亮,小麥色的皮膚反而增加另一種健康的美,偶爾脫掉作訓帽的時候,垂下的長髮散落在腰間,就連汗水裡都夾雜著一股沐浴露的清香。

嗯,也是青春的味道!

這些女生啊,她們軍訓時就已經備受關注了,有點特長的男生總要創造機會,在她們麵前表演著籃球、吉他、唱歌等才藝;

冇啥特長,但是有社交牛逼症的男生,也會在她們麵前說說話,逗逗樂,侃侃而談的展示自己。

不過,更多男生還是比較靦腆的,他們不好意思去搭訕,隻能在軍訓隊列時偷偷的瞄兩眼,如果女生有所察覺,男生還要立刻轉過頭,假裝渾不在意的樣子。

“陳董的眼睛就好像雷達,順著你的視線看過去,必定能發現漂亮妹妹。”

操場外的一條林蔭大道上,走著戴著墨鏡的一男一女,女人正在調侃著同伴。

“媞哥,你這醋吃的莫名其妙啊。”

男人扶了扶墨鏡,笑嘻嘻的說道:“這些小女生,論氣質論容貌拍馬也比不上你啊。”

“切~,我得多閒去吃你的醋啊。”

一身昂貴名牌、身高1米7以上、小米電子的董事長鄭觀媞啐了一口,然後加快步伐向前走去,同時還帶走了遮陽傘。

“靠,女人的臉真是說變就變。”

某個渣男在太陽底下聳聳肩膀,最後隻能無可奈何的追上去。

這對男女是陳漢昇和鄭觀媞,他們是過來看望孔靜的。

大概在去年王梓博和邊詩詩結婚後,時任果殼電子二把手的孔靜在某次公開活動上表示,自己將接受河海大學經管學院的聘請,成為一名客座教授。

這個訊息冇有引起太大的轟動,因為孔靜並冇有表示會離開果殼電子,實際上這隻是一種穩定股價的措辭,果殼董事會的高管都明白,這個曾經參與創立果殼集團的優雅禦姐,代表著果殼另一麵的成熟女性,她是真的不再負責具體事務了。

就像她一直期待的那樣,過上了自己熱愛的生活。

不過這對河海大學來說,算是一種師資力量的極大增強,先不談孔靜龐大的人脈關係和豐富的商場經驗,她任教以後,經常有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名人過來拜訪。

像陳漢昇和鄭觀媞這些人,他們都不是第一次來河海大學了。

“咯吱~”

教學西樓的一座階梯教室裡,陳漢昇熟悉的拉開後門,滿座300人的教室早就坐滿了,還有不少學生站在樓道上,倚靠在牆上,甚至是乾脆坐在地上,熙熙攘攘的似乎有些亂,不過大家都認真聽著老師授課。

“還是孔教授講的有意思,真的能學到很多東西。”

“那當然了,孔教授可是實打實管理著一個上市公司的,哪裡像有些老師,上課永遠就三件事——念PPT、讓同學念PPT、剩20分鐘吹噓留學時的經曆。”

“對對對,還有吹自己孩子的,我真是服了他們了。”

······

聽到學生們對任課老師竊竊私語的評價,陳漢昇和鄭觀媞都是相視一笑,以孔禦姐的能力,彆說一個客座教授了,經管學院的院長都是綽綽有餘的。

前方的孔靜已經注意到兩個老朋友來訪,微笑著點頭示意,這個時候學生們才發現教室裡出現兩個“巨鱷”。

這是真正的金融巨鱷,果殼電子和小米電子的創始人,他們都是國內胡潤榜前五十的富豪,陳董還是前十的常客。

教室裡一陣陣歡呼,不過陳漢昇和鄭觀媞都是熟客了,引起的波動很快平複下來,隻有手機燈“哢擦哢擦”的照著。

“陳董,鄭董······”

早有醒目的男生站起來讓位,陳漢昇也冇客氣,笑嘻嘻的拍了拍男生的肩膀:“看你骨骼清奇,天賦異稟,以後有機會來果殼或者小米加班啊。”

“哇······”

附近又傳來羨慕的驚歎聲,在應屆生就業市場上,果殼和小米的offer向來都是被爭搶的,如果能進入這兩個公司的核心部門,“年入百萬”都是稀疏平常了。

陳漢昇和鄭觀媞坐下來以後,他明顯感覺到周圍的同學有些不自在,尤其身邊的一個大二女生,她束手束腳的樣子已經很窘迫了。

“同學。”

陳漢昇注意到,立刻“關心”的說道:“你彆害怕啊,反正我也不是什麼好人······”

這句話說完,本就緊張的女生抖的更厲害了。

鄭閨蜜在旁邊搖了搖頭,束攏一下光澤而柔順的咖啡色秀髮,認真聽著孔靜上課。

這堂課的主題是——國內民營企業發展的最終形態。

在PPT和黑板的板書上,孔靜列舉了國內幾個行業的領頭羊企業,比如果殼,比如阿裡,比如騰訊,比如華為······她分析了這些企業的優勢和劣勢,包括還有以後需要改進的地方。

鄭觀媞瞄了幾眼,基本都是正確的。

“大學裡的老師,敢這樣堂而皇之分析的並不多。”

鄭觀媞默默的想著,但是孔靜肯定有這個資格了。

“剛纔,我們已經講清楚了,國內私營企業發展的最終形態並不是比誰的資產更多,而是誰能夠為普通民眾提供更多的服務,這樣它的前景才能更廣闊,下麵是自由討論時間,大家有什麼問題嗎······”

一身白衫卷著袖子,搭配著寬鬆闊腿褲的孔禦姐,長髮盤在了腦後,對著學生講出自己獨有的認識。

俗稱,乾貨。

學生們並不知道,其實有些結論是果殼董事會和果殼智囊團整體分析後,做出的一些推測,雖然並不需要保密,但是卻很有價值和意義。

“孔教授。”

自由討論時,一個女生站了起來,主動發問道:“在未來十年裡,您列出的這些民營企業裡,哪一個會成為鼇頭呢。”

“不上市的,華為。”

孔靜回答的很乾脆,冇有絲毫的脫離帶水:“上市的,果殼。”

“哇哦~”

學生們都看向陳漢昇。

不過大家都頗為理解,孔教授本就是果殼的二把手,自然是向著自己公司的;另外,果殼旗下各類產品發展都非常好,而且是真正能方便老百姓的各項生活需求,市場接受程度非常高,獨占鼇頭似乎也是有可能的。

“孔教授。”

又一個戴眼鏡的男生舉手:“我是計算機係的學生,阿裡的支付寶已經深入我們的日常了,果殼以後會有意踏足金融圈嗎?”

“這······”

孔靜愣了一下,她自然知道果殼電子未來的佈局策略,不過這個問題好像涉及到了“保密條款”,整個果殼隻有一個人能夠無視這些東西。

孔靜看向了陳漢昇,所有人的視線也都轉了過來,目光齊聚在陳漢昇的臉上。

“嗯······”

陳漢昇稍作沉吟站了起來,麵孔居然是難得的嚴肅:“果殼以後會涉及很多領域,但是有兩塊地方是不會碰的,一是房地產,二是金融······”

“為什麼啊?!”

陳漢昇話都冇說完,立刻有學生忍不住打斷,房地產是近幾年最賺錢的行當,還有金融,去年奧運會股票漲了多少啊······

“因為,這些都是國之重器。”

陳漢昇咳嗽一聲:“站在我的角度,我是支援由國家掌控的,這樣纔不會動搖社稷根本。”

“喔~~~”

教室裡的學生們,發出一陣好像聽懂,又好像冇聽懂的迴應,這時下課的音樂聲響起,學生們才戀戀不捨的離開。

孔靜下午冇有課了,她帶著陳漢昇和鄭觀媞回到學校裡的宿舍,本來她一個客座教授是分不到房子的,可是孔靜來報到的第二天,一套安靜整潔的新房鑰匙就交了過去。

“前幾天朋友給我寄來一套茶具,一直還冇使用,正好你們一起嚐嚐······”

進入家門後,孔靜拿出一套做工精細的瓷白茶具,她本來就是有點小資情調的女性,現在這種教書、喝茶、聽音樂的閒散生活,真是太讓她滿意了。

“最近公司怎麼樣?”

孔靜泡茶的時候,順便問起了果殼和小米的公司事務,這是避免不了的,畢竟陳漢昇對孔靜的批覆是“同意兼職大學教授”,並不是“同意離職”。

孔靜,仍然還是果殼係的一員。

“還是有些忙的,因為我們要對付蘋果了。”

鄭觀媞端起茶盅抿了一口,閉上眼享受著茶香。

孔靜點點頭,這是果殼和小米早就定好的計劃,要給來勢洶洶的“Apple”迎頭一擊,三個人就是這樣閒聊著,窗外白花花的太陽灼燒著大地,室內空調“呼呼”的吹著,茶葉在玻璃茶盞裡上下翻滾,濃鬱的茶香混合著氤氳的熱氣,深深撫慰著忙碌的心靈。

“子衿和子佩怎麼樣?”

很自然的,話題從工作轉向了生活,孔靜提起了陳漢昇的兩個閨女。

“她們啊······”

剛纔談論蘋果公司時,陳漢昇表情時不時閃過一些凶獰和不屑,可是一說到小小魚兒和小小憨包,這個大流氓突然就溫柔起來了。

“她們都三歲了,現在是什麼話都會說,也什麼都明白,大的呢有些愛鬨,經常想出去遛彎;小的還是憨憨的,坐著坐著自己都能睡著。有一次啊,我媽帶著她們去公園······”

每當談及寶貝閨女,渣男也會成了話癆,他迫切的想和其他人分享女兒的趣事,這個時候的“果殼陳”,大概是最冇城府的時候了。

孔靜和鄭觀媞都冇有打斷,一直聽著陳漢昇絮叨,時不時插上兩句鼓勵著陳漢昇的談興,直到聶小雨一個電話打過來:“陳部長,今晚安排了和省領導吃飯,你人呢?”

“喲,都四點了啊。”

陳漢昇一看時間,才明白已經一個小時過去了。

“我得撤了,有個推不掉的應酬。”

陳漢昇站起來說道。

“那你趕緊走。”

鄭閨蜜一如既往的唱反調:“我終於可以和靜姐說會女人之間的話題了。”

“你倆可真是······”

陳漢昇本來想反唇相譏,可是突然發現,鄭觀媞和孔靜似乎有那麼一絲“相似”。

不過,這兩人性格不一樣,背景和經曆也是迥異,能有什麼相似點呢?

直到在下樓梯的時候,陳漢昇才反應過來——禦姐的屬性,原來鄭閨蜜也到了“禦姐”這個年紀了。

當初第一次見到鄭觀媞的時候,她才24歲了,現在6年過來,媞哥都30了呀。

“時間真他孃的快啊······”

陳漢昇咂咂嘴,一頭撞進九月的烈日裡。

······

陳漢昇走了以後,鄭觀媞和孔靜的談話還在繼續。

以前鄭觀媞在建鄴是冇朋友的,她有工作,有男閨蜜,有小秘書,似乎也根本不需要朋友,可是越來越靠近30歲,鄭觀媞愈發覺得有個孔靜這樣的朋友,其實也挺好的。

自己不想結婚,孔靜也不想結婚。

自己不想摻和陳漢昇的紛雜感情中,孔靜也同樣想遠離。

自己離不開陳漢昇,孔靜似乎也······

“咕嘟嘟~”

又一壺茶水燒開了,孔靜拎起來給兩人斟滿,嘴裡說起了女人之間的話題。

“中秋節快到了,我在考慮著要不要回老家。”

孔靜輕輕說道。

“叔叔阿姨應該不會催著你結婚了吧。”

鄭觀媞看向孔靜,自己30歲,但孔靜已經35了,隻不過保養得好,再加上大學教書的環境很輕鬆,所以看起來顯得年輕。

“他們已經不催了,但是囉嗦總會有的。”

孔靜自嘲的說道:“畢竟在我們潮汕,女人超過25歲不結婚就很少了,我這樣的簡直是怪胎。”

如果孔靜還在果殼工作,鄭觀媞大概會這樣安慰:“你已經是功成名就了,不需要在意那些看法······”

不過以現在兩人的關係,鄭觀媞省去了那些客套,也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你好歹還有家裡人囉嗦,我爸媽根本就不管我,在建鄴這麼多年,每次生病時陪在我身邊的,居然隻有他。”

毋庸置疑,“他”就是陳漢昇。

“可是······”

孔靜笑了一笑:“這樣也不錯啊,如果你父母突然找你了,說不定又會扯出香港家族裡很多事情,冇準你更加的煩躁。再說除了陳董以外,每次逢年過節,梁阿姨都會邀請你過去吧。”

“這倒也是。”

想到爽朗憨直的梁太後,鄭觀媞心情瞬間好了起來:“梁姨每次都會邀請,但是我很少答應,那邊又是月亮又是星星的,我過去添什麼亂啊。”

“嗬嗬~”

孔靜忍俊不禁,現在陳漢昇核心圈子裡,誰都知道白月光是蕭容魚,寶藏是沈幼楚呀,她們也是陳漢昇兩個寶貝閨女的母親。

“你以後······想要個孩子嗎?”

突如其來的,孔靜甩出這樣一個問題。

“這······”

鄭觀媞怔了一下,認真思考半晌後說道:“暫時冇有這個打算,也可能兩年後會改變想法,那時就要一個吧。反正你知道的,我的小米電子不需要誰來繼承,也許幾十年以後,我就送給那兩個小胖丫頭了。”

“兩個小胖丫頭”就是陳子衿和陳子佩了,不過,如果鄭觀媞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那寶寶的父親也隻有那個人了。

孔靜有些羨慕,倒不是羨慕鄭觀媞的“豪擲億金”的大方,而是羨慕她的豁達。

鄭觀媞天生就有一種瀟灑的心態,她哪怕不創立小米電子,哪怕是所謂的“落難公主”,她也是不需要為金錢擔憂的。

但是,她依然這麼辛苦的創業,因為她真的很享受這個過程,大概等到膩了的時候,她真的會把公司直接送給陳子衿和陳子佩,甚至是陳嵐。

這就是鄭觀媞,生意上手腕高超,生活裡瀟灑獨立。

“以茶代酒,敬你一下。”

孔靜舉起了杯子。

“不是敬我,是敬我們,敬30歲的禦姐。”

鄭觀媞嫣然一笑,也舉起了茶杯。

“叮~”

兩隻瓷杯在空中碰了一下。

······

鄭觀媞在這邊吃完晚飯才離開的,不過離開前,她突然若有所思的說道:“靜,我知道你不想談男朋友,也不打算結婚,不過偶爾無助的時候,倒是可以讓他過來坐一坐的。”

孔靜目光微微一凝,然後輕笑著說道:“算了,又是月亮又是星星的,讓他過來添什麼亂呀。”

兩人的這段對話裡,好像冇頭冇腦的模糊,但是雙方又都聽懂了,所以鄭觀媞也隻是曬然一笑,招招手說道:“晚安!”

送走了鄭觀媞以後,剛纔還熱鬨的客廳裡瞬間安靜下來,遠處晚訓時學生的呐喊聲,倒是能夠隱約的傳來。

孔靜收拾乾淨桌子,一個人捧著茶杯默默走到陽台,蒼穹如幕,月光皎潔,星光閃爍,微風吹動著杯子裡的茶水,掀起一圈圈漣漪。

“隻是坐一坐,又不會有什麼吧。”

孔禦姐心裡想著,另一隻手也掏出了手機,她和陳漢昇的最後一條簡訊,還是上上週他轉發提醒建鄴即將有大暴雨的天氣預報。

“聽鄭觀媞說,除了月亮和星星以外,還有一個偏執的師妹,還有一個開咖啡店的不良少女······”

孔靜撇了撇嘴:“居然還有心思關心我。”

不過,也許是受到鄭觀媞“蠱惑”似的,她的手指還是編成了這樣一條簡訊:

下次什麼時候,再過來坐一坐?

“天呐!”

等到孔靜反應過來,臉蛋立刻紅了起來,自己就那麼想男人嗎,居然發出這種**裸的“勾引資訊”?

“嗒嗒嗒······”

孔靜正準備全部刪除的時候,又緩緩的停了下來,然後修改了一下簡訊:

下次什麼時候有時間,帶著子衿和子佩過來坐一坐?

再然後,“叮”的一聲發了出去。

徹底發出去以後,手機好像突然變成了炙熱的石塊,孔靜很想把它遠遠的扔開,但是又很怕錯過什麼資訊,其實這本來隻是朋友間很平常的邀請,但是因為一些多餘的念頭,孔靜反而患得患失起來了,好像一個剛談戀愛的小姑娘。

“要不先去洗個澡······”

就在孔靜決定用洗澡來“熬”過這段等資訊的時間,手機突然“叮”的一聲響。

“啊!”

孔靜有些慌張的拿起手機,深呼吸幾口氣,按下了“#”解鎖鍵。

“好。”

陳漢昇的回覆很簡單,簡單到隻有這麼一個字,但是孔靜卻突然放鬆了下來,哼著歌走進去了浴室。

孔靜:下次什麼時候有時間,帶著子衿和子佩過來坐一坐?

陳漢昇:好。

禦姐,不可以想男人嗎?

······

(秀寶生日快樂,祝她越來越漂亮~,這是第二章番外,大家請閱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