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蕭逸突破到聖皇之境,更是直接停留在聖皇境第七重境界的時候。

整個天地之間的本源力量,在他的眼中,都是變得清晰可見。

“不愧是聖皇境,果然遠非是聖王境能夠比擬的……”蕭逸緊握著雙拳,感慨道。

聖皇境。

這已經是超脫了天道束縛的境界。

足可以以自身聖體在本源海洋之中遨遊,更是有著生之力滋潤全身。

毫不誇張的說……一旦踏入聖皇境界,便可以稱之為長生不死。

當然。

聖皇境強者隻是不死!若要不老不死。

那得突破到聖帝境,同時掌控著生死之力,這樣才能超脫輪迴,於浩瀚歲月長河遨遊。

至於想要不死不滅。

至少目前的蕭逸也不知道需要達到何等境界才能辦到,畢竟,縱然是當初從諸天萬界而來的諸神們,都是有著隕落的那一天。

“嗯?”

正感受著自身實力提升的蕭逸神色微動,目光順勢朝著南方看去。

隻見那虛空之中一道道身影正快速踏空而來。

這些身影皆是蘊含毀天滅地之力。

最弱都是聖皇第七重的高階聖皇境界強者,甚至還有一些聖皇巔峰的存在。

這是來自於極樂天宮等四大霸主,以及那些隱世強者。

他們皆是被蕭逸渡劫產生的恐怖動靜所驚動,聞訊而來。

其中有從上古九天域界時期就存在的老怪物。

也有新晉崛起的,如齊天宗這樣的絕世天驕。

更有傳承太古異種的古老大妖。

每一尊皆是恐怖絕倫的存在。

往昔數千上萬年都不曾一見的存在,今日卻是齊齊彙聚於天劍塚。

極樂天宮宮主徐慶賀。

在其身後是第八太上長老和第九太上長老,三人的目光齊齊落在蕭逸的身上,眼神中帶著駭然之色:“聖皇境第七重?

剛剛突破就已經達到瞭如此境界?

此子在聖王境的積累究竟有多麼恐怖……”“哪怕當年的齊天宗以極限聖王第四十重之境突破的聖皇境,突破之後也不過是聖皇境第三重罷了,這小子的天賦也太可怕了吧?”

“如此天資,縱是昔日九天域界也絕無僅有!”

“這小子身上必然有驚天秘密!”

“若能得此秘密,也許能助我等踏入聖帝之境?”

幾人對視一眼。

皆是看到對方眼中那一抹火熱和貪婪。

剛突破聖皇就能直達聖皇第七重。

這絕對不是單單天資縱橫能夠解釋的,其身上必然是有重寶,亦或者逆天機緣。

甚至是絕世功法!他們幾人這一生若冇有其他機緣的話,聖皇巔峰已經是終點。

如今看到蕭逸,便如看到絕世瑰寶。

更是看到了自己突破的希望。

一念及此。

一個個看向蕭逸的目光,無不是充斥著貪婪和火熱。

正當幾人準備動手之際。

又是幾道身影憑空浮現。

來人分彆是小靈山的釋迦佛,以及小靈山第一天驕翔龍。

隱靈寺的第一聖僧,宣光法師。

大雷音寺的金龍佛。

以及隱世強者戌陀羅。

除卻這幾尊古老存在之外,還有齊天宗也是姍姍來遲。

齊天宗一出現,翔龍的目光便是落在他的身上。

一個是極樂天宮第一天驕。

一個是小靈山的第一天才。

二人一直以來都是被用來彼此比較,明爭暗鬥的存在,翔龍冷冷道:“齊天宗,冇想到你竟然還活著……”齊天宗掃了翔龍一眼,冷笑道:“手下敗將,還敢在我麵前叫囂?”

他們二人爭鬥多年。

一直以來。

齊天宗的實力都是更勝一籌。

不過最近千年以來。

齊天宗在外閉關,甚少露麵,倒是翔龍實力突飛猛進,自信爆發。

自認為能夠力壓齊天宗。

可齊天宗卻絲毫不曾將他放在眼裡,這讓得翔龍很是惱火,咬了咬牙開口:“齊天宗,你休要猖狂。

本座早已經不是千年前的翔龍……”“不管你是千年之前,亦或者是千年之後的現在,你都是我的手下敗將!”

齊天宗淡淡說了一句,便是不再理會翔龍的挑釁和叫囂。

隻見他朝著徐慶賀三人拱了拱手,隨即便是踏空而行,朝著蕭逸走去。

“天宗這是要乾什麼?”

“他可是極樂天界第一天驕,如今看到一個天資比他還要高的人,他自然是要去試試手的!”

徐慶賀一臉得意的看了眼眾人,特地在提到第一天驕時抬高了聲音。

齊天宗踏空而行。

千年時間。

他已經突破到了聖皇境第八重境界,這等修行速度的確恐怖非常。

不過。

比之齊天宗卻還有人更先一步出手。

正是翔龍!翔龍比齊天宗更早一步踏入聖皇境,如今的修為也是聖皇境第七重,更是修行了佛門無上功法《金剛聖體》,周身金色光芒流轉間化作一尊黃金雕琢而成的身影。

隻見其雙拳橫空,拳掌之間震盪出來的能量,便是讓虛空浮現道道波紋。

“降龍伏虎!”

?翔?龍怒吼聲震空而響。

一拳橫空。

天地震盪。

恐怖巨拳直逼蕭逸而來。

蕭逸雙眸一凝,嘴角泛起一抹冷漠的弧度。

自己與這翔龍不曾有任何恩怨。

結果他一出手便是殺招。

既如此……蕭逸自然也不會有任何留情!“點星!”

?一?指點出。

寒星斑駁。

化作一道銀色鋒芒,撕裂虛空,爆射而去。

“不好!”

本是一臉風輕雲淡,等著自己麾下愛徒擊敗蕭逸的釋迦佛臉色大變,“翔龍快躲開!”

“嗯?”

翔龍一愣。

他看著蕭逸這一指,隻覺得平平無奇。

正覺得自己的師尊太過謹慎。

卻在這時……轟!一陣巨響聲震碎了耳膜。

隻見他那堅硬無雙的鐵拳,竟然是寸寸炸裂,恐怖的一指如星星之火捲起燎原之勢,恐怖的能量衝擊頃刻間籠罩了他的全身。

“不……”翔龍慘叫連連。

金身炸裂。

鮮血狂噴。

隻是眨眼之間……他已經是如墜落的星辰,從天穹之上跌落,轟的一聲狠狠砸在地上。

而蕭逸則是身形一閃,出現在翔龍頭頂之上,一腳落下。

轟!巨響迴盪天際之間。

大地沉淪。

天空之上,血雲翻滾。

大雷音寺第一天驕翔龍——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