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修行?

修心,修身,修神。

修心為何,任滄海桑田,我心如赤子。

修身為何,任時空變換,我之身不朽。

修神為何,任光陰洗滌,我神靈不滅。

而修自何起,人體有氣,隨之呼,隨之吸,以呼吸溝通外界的靈,自身的血肉,深處的神。

以神導氣,貫通肉身,則可修身與修神,此亦為修命。

而修心,心者,可言之唯心,唯心便要緊受自身之本心。

何為本心?

心者,氣貫心神,而將心神流於表麵,是以便有外魔入侵,令得心猿意馬。

而命打破桎梏,便令得其身淩駕於眾生萬物之上,規則已然無法束縛己身,如此,便令得欲被無限的放大。

**被放大,而且有這能力來實現這**,外慾,內欲?放縱其生長便可令得心氣被無限的放大。

或摧毀自我的性?或增強自我的性?

或好,或壞,無法評價。

貪念,嗔念,癡念,慾念,心念。

唯有明瞭自身之念,能掌控自身之念,才能算是修心,亦是修性。

三年之間,明心見性,其可以由內而及外,修為雖未有上漲,但其精氣神前所唯有的精純。

雙眼之中甚至能隱約看到一絲神光。

“好,這三年來的時間你也未有白費。”周煜點點頭,麵上帶笑。

馮去疾缺的便是靜心,靜修,而今三年的禁閉令他真正的靜下心來。

遙想歸元宗這十多年來,幾乎是冇有安穩的時候,三絃門,竹葉宗,玄天宗,齊王,歸元大比,等等等等,一係列的事情令他這位大弟子壓力巨大。

他是門派的大弟子,是歸元宗的臉麵,是歸元宗的未來,但是在這些危機之中冇有絲毫的作為,甚至連本宗的大比都未有奪得頭籌過。

癡念纏身,便要明心見性。

顯然,馮去疾冇有讓周煜失望。

“這三年來弟子所思良多,也是因此於修行之道上有所疑惑,還望師父賜教。”他說道。

“好,但有疑問,皆可道來。”周煜盤膝坐下,示意馮去疾言明。

如此,兩人交流著,馮去疾問,周煜答。

夕陽西下,月亮高掛,此一授課便至深夜。

“今日且先到此吧。”周煜止住了還欲再問的馮去疾。

“你先回去歇息,明日與們中師兄弟們多做交流,待得暮時再來歸元殿中講課。”

“待得三日之後你便收拾行囊,天下行走。”周煜說道。

“是,師父。”馮去疾應道。

天下行走是早已定下的,是以,馮去疾並冇有什麼意外之色。

“此次天下行走,玉兒會與你一同前去。”周煜又說道。

“玉銘小師姐也要同去?”馮去疾一愣。

“不錯,她已經築基,本來在築基之後三年內便該出去行走天下的,但是她年齡尚幼,是以,為師並不放心。”

“是以,便讓她與你一同前去,有你在,她也不會遭奸人算計。”

力量強大,但是以周玉的力量還並不讓足以讓她無視一切算計,而且會因為力量強大而被人利用。

畢竟,在齊國之中以築基之境攪風攪雨的青葉公子可令人深刻。

他便是將元嬰境都算計進去了。

“此玉牌乃是你的。”周煜說著,將一塊玉牌遞給馮去疾。

“此為命牌,唯有門中內門弟子,被賜予了玉字的人才能擁有。”

“玉牌之間會相互吸引,倒時你們若是走散了便可根據玉牌的指引再次彙合。”

“還有這羅盤,有這羅盤的指引,四品之下的法陣你們都可以尋得一線生機。”說著他將一個羅盤塞給馮去疾。

“還有這十全靈氣丹,其中的靈氣充足,即使是玉兒服下都能藉著這靈氣衝上一個台階,你且先收下,待得遇到強敵之時,便可服下強行衝上築基期大圓滿。”

“你們二人皆是完成了五行輪轉,隻要有足夠的靈氣你們便可毫無阻礙的達到一個大關口,因此即使是用這靈氣丹強行衝關也不會有什麼損傷。”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修行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然後還有這根竹蕭。”說著,周煜再掏出一根墨竹蕭。

“我請了人給我弄來了這根珍貴的墨竹,將其煉製為一根竹蕭,品階為法寶,此便賜予你。”

這竹蕭乃是竹葉宗的那根,在月靈的幫助下他將這不清楚品級的寶物給煉成了一杆竹蕭。

自然,這杆竹蕭品級是遠遠不止法寶等級的。

但是,周煜不說,誰知道呢,而且法寶等級已經是足夠高了。

“這,是否太過珍貴。”馮去疾會吹簫,而且還頗為擅長,是以這柄竹蕭著實令他心動,但是太過珍貴了,一時間他還不敢接。

“你乃門中大師兄,這些年來為門中勞心儘力,因此在天下行走之時賜予這杆竹蕭是理所應當的。”

“你且收下,日後還請謹記自身的身份,出門在外便是代表著我歸元宗的臉麵,可不能落了下乘。”

如此,馮去疾也隻能將其收下。

“此外,還有這組飛劍。”見馮去疾收下,周煜滿意的點點頭,而後拿出了一組小臂一般長短的飛劍。

“品級具在三品法器級彆,隻需一點靈光寄宿其中,便可令其千裡之外取敵首級。”

“其鋒刃,鋒利無比,便是金丹也能被其輕易斬開,不過也是因此,這些飛劍都是一次用品,你且小心使用。”

馮去疾深深的吸了口氣。

有著十全元氣丹和竹蕭他都敢和金丹叫板了,再加上這一組飛劍……

馮去疾感覺自己隻要不傻到去招惹元嬰,那這天下之大便可任他來去了。

“還有這一組陣盤。”冇等馮去疾回過神來,周煜再拿出一組陣盤。

“此為五行靈陣陣盤,在其中放入靈石則可展開大陣,雖然都隻有區區兩品的陣法,但是也能拖延一些時間了。”

“木係水係乃是困陣,土係那是守陣,火金那是殺伐之陣。”周煜絮絮叨叨的,而馮去疾有些無語。

兩品陣盤,插入靈石便可展開成兩品靈陣,而現在整個齊國除了周煜之外也就竹葉宗有一個二品地師……

眼見著周煜還在往外掏東西,馮去疾有些麻木了。

這是兩個築基孩子帶著一堆金丹級的殺器啊。

“這是儲物袋,你可以將這些東西都放在裡麵,免得掉了……”

“這是煉神丹,服下之後可以引出神魂的力量……”

“這是三十種精心挑選的術法,你和玉兒在路上修行,都是二品三品的,一品的話,你想學就這幾天去藏經閣自己背上一些吧……”

馮去疾感覺被周煜武裝到神魂的自己貌似麵對元嬰修士都敢大聲說話了。

而他便是如此,那被周煜當成寶貝的小師姐身上該是何等的武裝……